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阳泉警察“涉黑”案:煤的背景

2012-04-16 12:1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5期
曾经轰动全国的阳泉警察关建军“涉黑”案,现在进入胶着阶段。一审判定的三个“黑社会性质团伙”的组织、领导者——关建军(15年)、关建民(20年)、王红玉(10年),全部提起上诉,等待二审开庭。“黑社会团伙”,目标是煤矿——少为人知的村庄小煤矿。

村矿变身

本以为时隔一年多再次见到李兴华,他的情绪能够稍稍平复一些,可是,我错了。4月4日下午,在阳泉市平定县冠山镇西锁簧村他家小院里见面时,他并没有多少惊讶,开门见山道:“我要开新闻发布会,等了你们一年多,为啥不来?”

2010年12月底,也就是山西省公安厅“5·6专案组”召开新闻发布会公布关建军“涉黑”案之后没几天,我曾经在平定县城与李兴华有过一次短暂会面。当时,在县城中心一间破旧的旅社,李兴华警惕地从棉袄里掏出厚厚一包材料,可是,他并不打算给我看,而是提出一个要求:“你帮我找到这个记者,我要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事实,恢复名誉。”原来,在我们见面前几天,北京某报的记者曾去村里采访,报道指出李兴华是关家兄弟竞拍西锁簧煤矿的代理人,并从中得到2万元好处费。“他根本就没采访我。”这让他很是气愤,态度强硬而执拗:“除非开新闻发布会,最好在人民大会堂,否则我一个字都不说。”

阳泉警察“涉黑”案:煤的背景

这里是关建军自行挂牌成立的阳泉市犬业协会所在地,当地人称之为“狗场”,是关建军发号施令的指挥部(摄于2010年12月)

李兴华一眼就认出我。他还是那般执拗,径直拉我进屋,从抽屉里又取出那包材料。不同的是,最上面几页信纸,用小楷工工整整记录下了上次“旅社会面”的对话。他顾自宣读了一遍,然后还是那句话:“我不相信任何记者,除非开新闻发布会。”说完,起身出屋,“送客”。

到底是什么,让这个50多岁的山西农民如此“受伤”?

西锁簧是一个有六七百年历史的村落,挖煤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民国时期,不过,解放前村里人自己开的小煤窑,在上世纪50年代改制成了国有煤矿,除了供应点自来水和家用烧煤外,从此跟村里没了瓜葛。1979年,村里又开办了一个集体矿,靠着人拉肩扛,每年生产1万多吨。“主要是解决劳动力就业,挣点钱补贴村里支出。”家家户户房前屋后的石砖小路,就是靠着当年的村矿收入铺起来的。

转折从2005年春天说起。当时,煤矿已经停产了大半年,时任矿长的张光辉回忆那时的处境:“省里要求,小煤矿要搞新式开采技术改造,普及安全生产许可证,光这一项就至少花费三四十万元,当时煤还不值钱,每吨不过几十元。”还有比这更大的一道坎——当时,刚刚新任山西省的领导,在全省掀起推动“产权明晰”的煤炭资源改革,提出“关小、并大、集团化”的方向,根据每座煤矿核定的储量需要缴纳一笔资源价款。西锁簧煤矿最后核定的储量是180万吨,需要缴纳资源价款380万元,“村里不可能交得起这笔钱”。

也是在这年春天,李继先回村了。之前他在乡办编织袋厂做厂长,此次回村担任了副书记,主持工作。上任一个多月后,“头脑灵活”的他提出一套方案——为了保住西锁簧煤矿不被关闭,干脆公开招标,转让其10年的经营权。

关家兄弟,准确地说,是关建民,就是这个时候真正走上煤炭之路的。当时,他拉来一个“特别会看山找矿的农民”甄海刚,又拉上在煤运公司干过的许建军给他把关,准备参加竞拍。在此之前,关家兄弟唯一与煤炭有过联系的经历,就是他们曾做过一段时间的贩煤生意。有熟悉这段历史的人士向我们讲述,关家有经商的传统,当时关建军已经当了警察,但骨子里不安分,他跟在煤运公司上班的许建军合作贩煤,主要供应河北市场。因为许建军信息灵通,生意越做越大,到2000年鼎盛时期,已经拥有一支30多辆大车的车队。弟弟关建民,早年追随外公一家做过屠宰生意,在阳泉铁路段停薪留职后,卖过汽车配件,后来也贩煤,还买了台挖机,跟人合伙偷偷挖过一段时间露天矿。据关家家属介绍,2002年关建军得了抑郁症,逐渐退出煤炭生意;而关建民相继投资了上岛咖啡、洗浴城和夜总会,“在阳泉的名气也慢慢大起来”。

虽然兄弟俩的第一桶金都来自贩煤,但真正拥有一座煤矿,西锁簧是起点。关建民满怀信心,决定不惜代价拿下西锁簧矿。2005年4月29日,一场热闹的招标会在西锁簧村委会那座古式小楼里举行,县里和镇政府都派了人,还有公证处的两位公证员。参加竞拍的有三个人,一个叫李新江,一个叫李海鹏,还有一个就是李兴华。因为按照规定,只有本村户口的村民才有资格参加竞标,所以,当时各路老板找到村民合作,已是公开的秘密。坐在李兴华旁边的人,就是关建民的合伙人甄海刚。

有见证者回忆当时的场面:“村民们聚集在大街上、广场上,屋子里的招标会通过大喇叭现场直播,各路陌生的老板们则坐在外面的车里电话指挥。”起拍价500万元,叫了几轮,很快,李新江退出,只剩李海鹏和李兴华,以10万到50万元不等的幅度,轮番加价。

“650万元。”

“已经不错了,那矿也就值500万元,再开个5年就没得采了。”村民们嘀咕着。

“800万元。”

“到顶了,到顶了,这下可赚了。”村民们乐开了怀。

“1000万元。”

“啊?他们疯了吗?”村民们嚷嚷起来。

“1500万元!”

“散了,散了,回家吧。真疯了,玩笑开大了。”广场上炸开了锅。

最后,李兴华胜出,中标价是1760万元。在外面车里电话指挥竞拍的关建民,以“一个谁也没有想到的价格”,拥有了一座真正属于自己的煤矿。

他很快说服了村支书李继先,答应把先前规定的一次付清改为分期付款,先支付3年的承包款共528万元,代价是送出一辆价值18万元的欧蓝德轿车,“给村里用”。后来,李继先因为这辆轿车,以“非国家公务人员受贿罪”获刑6年。

李兴华在帮助签下合同后,就退出了这场“游戏”。他到底有没有从中得到好处费,看来只有等到他召开新闻发布会时才肯公开。不过,在第二次尝试采访他未果后,一位村民向我们解释了他“愤怒”的原因:之前李兴华在村里也算名人,还曾做过乡办煤矿的副矿长,经此一役,他在村里颜面扫地,“大伙难免不在背后埋怨,说是他招来了关家兄弟”。

关建民让甄海刚做西锁簧煤矿的法人代表,他缴纳了380万元的资源价款,还陆续投入了100多万元进行技术改造。当然,面对上千万元的投入,他自然不会不计较产出,为此,偷偷在矿井边上又开了一个“黑口子”。表面看关建民是想大干一场,可是,熟悉他的人却明白其中的隐患:“关建民的性格有点混不吝,没把矿当成正经生意用心做,他一个月也不去一次,管理跟不上,迟早要出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