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戏剧 > 正文

《推销员之死》:中国味的美国梦

2012-04-13 11:40 作者:石鸣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5期
阿瑟·米勒获得美国戏剧托尼奖和普利策奖时33岁,获奖原因就是他的剧本《推销员之死》。这部剧讲述了住在纽约布鲁克林一个叫做威利·洛曼的老推销员生命中最后24小时里发生的故事,60多年以来,基本已经成为“美国梦”的同义词。然而,导演兼舞美设计李六乙说:“我把它当中国现代戏来排。”

此次人艺《推销员之死》上演之际,纽约百老汇也正在演出新一版的《推销员之死》。百老汇的这一版引人注目之处在于其舞台完全复古,1949年首演时的舞台设计被几乎原封不动地搬用,与阿瑟·米勒原剧本中的指示完全一致:“面对我们的是推销员的屋子。我们意识到屋子后面以及四周密密层层的都是高耸入云、有棱有角的大楼轮廓。只有天际泛出的蓝色清辉洒落在屋子和前台上,周围地区呈现出一种橙红的炽热灯光。随着灯光越来越强烈,我们看到一排公寓房子那结构坚实的拱顶围着这幢外表脆弱的小屋……厨房里有一张炊桌,三把椅子和一只冰箱。可是看不到别的厨房用具。厨房后面是门口,挂着门帘,通起居室。厨房右边,高出舞台平面两英尺的是间卧室,家具只有一张铜床和一把靠背椅。床头上方一个隔板上搁着一个体育比赛的银质奖杯。一扇窗子正好朝着公寓房子的侧面……”

这也基本描述了1983年“人艺”上演《推销员之死》时舞台的样子。那是中国人第一次尝试在舞台上“复制”美国梦。当年在阿瑟·米勒的指导下,人艺的工作人员一丝不苟地对布景和灯光做了种种校正以求逼真。事实上,在剧本完成之际,并没有这么详细的舞台指示,阿瑟·米勒不过将舞台想象成三个简单的黑色平台,以完成场景在不同时空间的顺畅转换。然而,舞台设计师乔·梅尔齐纳(Jo Mielziner)为这个剧做了堪称美国戏剧史上“标志性”的布景设计,并附上了一份设计说明。阿瑟·米勒对他的设计极为满意,据此重新撰写了剧本中的舞台指示,细化到规定了洛曼家的厨房用具应该是什么牌子,还修改了一些表演动作。

推销员之死

《推销员之死》剧照

“什么样的舞台奠定什么样的表演气氛。”人艺新版《推销员之死》的导演兼舞美李六乙说。这一次排这个戏,他完全摒弃了阿瑟·米勒原作中详尽的指示,采用了“空”的舞台:一堵高耸至屋顶的水泥墙将舞台斜向分割成明暗两片,所有表演都在明亮这一半完成。道具不过是一张桌子和散落的几把椅子,原本属于厨房的冰箱被远远地置于舞台深处。用上了剧院里所有能用上的灯,打出的光线方向专注,色彩单纯,不过红、蓝、白几色,将镂空的家具投影到墙上,加上演员的移动,在斜墙上形成了另一场戏中戏。乐池处被布置成前台,放满了巨大的白色圆球,左前方白球让出空间,放了一把木制花园长椅。“我们把所有能扔掉的外部手段都尽量扔掉了,这一切都是为了表演最大化,好的表演可以在舞台上创造一切。”李六乙说,他不否认中国戏曲的舞台美学给他的启示,“一桌二椅,变幻无穷,随时交叉共存,这是戏剧的蒙太奇,让观众来剪辑这个空间,比电影蒙太奇更加要求想象力。”

《推销员之死》是美国戏剧史上第一部大量运用“意识流”手法来做戏的作品。“我们今天是如此熟悉一个戏中某个人物在心理层面上时空来回跳跃的戏剧手法,以至于我们已经忘记了这个剧本当初的巨大贡献。”《纽约客》评论道。阿瑟·米勒写作这部戏缘于他与一个远亲的邂逅,那是1947年,他刚刚因《都是我的儿子》(All My Sons)一剧在百老汇崭露头角,一天晚上演出结束后,他在剧院外碰见了10多年未曾谋面的“曼尼叔叔”,其职业正是个推销员。他刚想寒暄几句,曼尼叔叔却谈论起自己的儿子、米勒的堂兄弟的现状。“我突然被击中了,这个人好像同一时刻生活在不同的时代。”米勒回忆道,“这么多年过去了,在他心里,我和他的儿子之间仍然存在竞争和比较,跟30年前一模一样。原来人的大脑能够如此运行在两条完全不同的时空轨道之上。”

于是,剧本就在这一点上架构起来了。主角威利·洛曼可以一边和邻居查理打牌,一边和25年前就已死去的某人对话。“在《推销员之死》中,现在时中充满了过去时。这些手法有时被误称为‘闪回’,但其实这部剧中并不存在闪回,而是过去和现在的‘共存’。这是不同的。”阿瑟·米勒在2001年的一次采访中说。按照他的说法,《推销员之死》就是对“时空共存性”的一次集中展演,“试图用刀切出一个时间流逝的横截面”。

这种“时空共存性”给导演在舞台表现上提出了巨大的挑战。“最多的时候有5个空间共存,首先要同时将这5个空间在舞台上建立起来,之后,还要找到每一个空间的表现方法。5个空间,有不同的态度,从而有不同的节奏,带来了不同的内容和变化,最后还原到真实的那一个层面。”导演李六乙说,“这要求在写实和抽象的边界进出得自由,和自由之后准确的表现手段。”

三联生活周刊:这是你第一次做一个戏的舞美设计,这次的舞台也非常特别,你一定有特别明确的表达意图?

李六乙:不知你有没有注意那面墙,其实是一边白色,一边黑色,舞台也因此被分成了黑白两个颜色。第一幕里所有的家具都是白色的,而第二幕又回到家里之后,所有的家具都变成黑色的了,冰箱也变成黑色。这是试图通过对色彩的感觉传达出一种戏剧的概念。我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过,这个戏当然是要中国味道,另外还有一个就是,到底什么是戏剧?这个戏,我觉得实际上是对这个问题的一个回应。

三联生活周刊:可以谈谈那把红椅子吗?它一直在那里。

李六乙:整个戏我都是选择非常单纯的颜色。红色或许会给观众很多不同的联想,这需要每个人根据自己的审美去确认。而那把红色椅子永远有个空间在那儿,随时有人进去打破它,随时又可以变成空间的一部分。有人说,研究李六乙的导演就是要研究他的椅子。餐馆那一场戏,不需要有人,其实每一个椅子上都是有人的,椅子的不同方向,也就是确定了人的不同方向,位置、方向变了,可能态度就变了。这个戏没有花里胡哨的导演的痕迹和处理,但是里面有很多有意思的变化。

三联生活周刊:这个戏尽管中国味儿非常浓,但是还是保留了很多美国元素,比如第一幕的收尾是美国国歌,第二幕全家人去看球赛时每人拿着一面美国国旗,这样一来,观众情感进入的同时也时时被提醒着保持距离,你似乎在有意追寻一种“间离”的效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