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陈卫民之死:影视以及赌业

2012-04-12 14:50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5期
3月22日,杭州雅缘影视公司老总陈卫民迫于债主讨债压力,开枪自尽。

缘信实业和雅缘影视

位于杭州市中心高档写字楼钛合国际18层的缘信实业公司,在陈卫民自杀的风波之后已经易名。一位知情人告诉本刊记者,公司现在的其中两位股东仍然是原来缘信实业的股东。“自去年10月份起,常有债主上门讨债。为了不影响其他人正常工作,春节之前陈卫民就已经不在那里办公。接着新的股东迁了进去,陈卫民便陆续搬出了属于自己的物品。”

缘信实业是2008年9月注册的一家公司,注册资本2000万元,法人就是陈卫民。在公司对外招聘的简介上,这是一家以投资和贸易为主的商业公司:内部设有贸易部、财务部、人力资源部、公关策划部、技术教育部、业务拓展部、化妆品部等七个部门,共有员工100多名。知情人说,事实上公司自成立以来,只有化妆品部一直存在并保持微利状态。“主要是做国内小的化妆品牌的代理,从化妆品公司拿到江浙地区的代理权之后寻找加盟商,赚一个差价。”化妆品部一直坚持到去年底。”

回到2008年,陈卫民在另外两位股东的提携下才办了这家公司。当时陈卫民38岁,刚刚结束了在监狱中的7年时光,那也是对常人来讲,最好的创业年华。2000年底,作为杭州永翔集团公司业务员,陈卫民挪用公款45.6万元,借给他人去澳门赌博,因此被判了7年有期徒刑。“当年陈卫民在杭州参与地下赌博,也借钱给人家去赌,这个过程中积累了不少人脉关系。其实出狱之后的陈卫民手中并没有太多钱来注册公司,而有资金的人又不方便自己注册为法人,因此就让陈卫民坐了这个位置。公司真正的核心业务是做民间借贷,既有受法律保护的银行利率4倍之内的贷款,也有高利贷。他先从别人手中以每月2分到4分利息回报的许诺吸收资金,再根据亲疏程度、借款时间、紧急程度或者对方的资产情况来决定放贷的利息。那两位股东在澳门的一家赌场都有股份,陈卫民也被赠予了一部分干股。一些人在那家澳门的赌场玩,缺钱,陈卫民就会放贷出去。每个月陈卫民都要去澳门一次,了解那边的财务情况。另外,当然也不乏一些中小企业主因为银行申请贷款困难,正常来缘信这里借钱的情况。”

影视以及赌业

制图 老牛

按照知情人所说,陈卫民还会用放贷回收的资金以及澳门赌场的分红,再去物色更好的投资项目。“他曾经成功倒手过一批矿,因而有过买下矿山来开采的想法。”他还积极拓展公司在实业领域的项目,“像国外红酒代理,和礼品的分销,公司都短暂地做过一段时间”。还有更多的投资项目在陈卫民的脑海里没有付诸实践。“代理红酒时,他提过要做酒庄。后来还听朋友动员他投资一家私人医院。他对典当行的买卖也很感兴趣,只是注册资金太高了。”

本地一家礼品公司的经理徐凤英(化名),就是在陈卫民想做礼品生意时被介绍给他认识的。“陈卫民的父亲一辈子都从事财政税务工作,我和他父亲很早就熟悉了,他还帮过我忙。”徐凤英说,“礼品这个行业用来起步还可以,发展却没有大的空间。礼品公司只是我交朋友的平台,每年从这里得到的钱也就占我年收入的1/10,我大部分的钱来自炒房、私募和基金,借钱给陈卫民也是一笔很稳定的收益。他一直以每月3分利的利息返还。”

徐凤英手里一共积攒了6张借条,每笔从280万到850万元不等。“他上一笔没还我,我还是不断借给了他。一是基于我和他父亲的关系,我因此信任他儿子;二是他带我去过他开的娱乐城,我以为他还有这样的不动产,事实证明他只是在那里拥有一些干股。周围的朋友也有很多经常去他那家澳门赌场赌钱的。我还见识过他花钱的手笔。”陈卫民的员工反映,陈总很爱面子,请朋友唱歌,两三万元的消费只是起点。“他很喜欢玩电脑游戏,曾经有个游戏,他为里面的人物购买装备就花了近100万元。”

陈卫民在不断寻找能快速积累财富的捷径,“仅仅靠发展实业部分,时间太漫长了”。这时有人给他推荐了创办影视公司、投资电视剧的办法。“缘信公司的另外两位股东不同意他这样做,都认为这行水深。但不断有影视公司上市融资的消息激励着他。那两位股东在外面都有做得很大的实业,在缘信只是进行民间借贷的生意。3个股东对手下的员工都是各自结算工资。他们一个扫地阿姨,一个月都能发出3次奖金,杂七杂八加起来能有5000多块钱。陈总期望通过影视公司的发展能够壮大自己这块的实力。于是干脆在2010年初注资组建了雅缘影视制作公司,和那两个股东没有关系。”

雅缘公司的发展规划中这样写道:公司制定“一三五”战略规划,计划每年投资制作6部有社会影响力的优质电视连续剧;3年内将公司打造成行业内享有盛誉,有社会影响力的影视文化传播集团;力争5年内在资本市场上市,实现集团规模化、产业化、资本化运营。

电视剧投资:行外人的失败尝试

雅缘公司将办公地点设在杭州市郊一个叫新加坡科技园的经济开发区中。这在和陈卫民有过合作的影视圈内投资伙伴赵冉平(化名)看来,是他进军影视界后的第一处失败。“在科技园内,最大的问题是,雅缘享受不到税收上的优惠。许多影视公司都会在横店影视产业实验区那里,就是因为能够得到当地政府在财政上的扶持以及上市融资政策方面的照顾。比如,横店实验区内影视文化企业,从入区之年起可享受文化产业发展专项基金奖励10年,前两年企业营业税、城建税留市部分按100%,后8年按60%每年度财政分两次给予奖励。这就使得雅缘在实际运作中,需要根据具体影视剧项目来寻找有税收优惠政策的交易发生地,来做营业税的合理避税。”

当然,陈卫民做出这样的选择也有原因。一位雅缘的员工告诉本刊记者:“注册资金上,陈卫民占20%,他的妻子则占80%,就是考虑到她是江西人,园区对引进外资方面是有特殊政策的。”但这也许是杯水车薪。赵冉平说,陈卫民后来曾多次和他抱怨,被园区的招商负责人给骗了。“本来签的合同,说公司装修的全部费用能在第二年返还,这也就相当于一年的大部分租金了,结果却一分都没有得到。”过分信任这位招商负责人,还导致了另一件事情的发生。“负责人推荐了自己妹妹写的剧本。不久大家就发现,它的架构完全抄袭了另外一部韩剧《灿烂的遗产》。于是陈卫民炒掉了这位编剧,另找了两个人来修改,换掉了许多太雷同的情节和桥段。依照这个剧本,雅缘投拍了第一部电视剧《没有承诺的爱》。”这部剧在拍完之后申请发行许可证时遇到了麻烦。“也是之前陈卫民与那位负责人之间的矛盾,使得有人提示浙江省广电局在批证时需要注意抄袭问题。”赵冉平说,“总局发回一张纸,又提到十几处剧情相似的地方要一一改正。否则,无论是拍摄之前的立项审查,或是批发行证之前的审查,都是属于行政审片的范畴,它和之后电视台购片部门进行的购片审片精确到字幕错别字的严苛,是不一样的,它只是注意一些大原则,比如不要触碰到敏感话题、不要有色情暴力情节等等。广电局对电视剧是遵循宽进(立项容易)严出(播出困难)的政策。国家广电总局对于翻拍剧的限制,也只是说四大名著的翻拍立项,和这种翻拍,不是一个意思。”

在明知不是原创剧本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投资拍摄,这也就说明了雅缘在成立之时好剧本乏善可陈的境况。选择《没有承诺的爱》这种青春偶像剧来拍摄,也不是明智之举。中国电视剧制作中心的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本刊记者:“以25岁以下青少年为受众的偶像剧,播出平台很窄,只有湖南卫视有这方面明确的定位。在对黄金时间的‘限娱令’之前,湖南卫视的电视剧都是安排在22点以后,就是考虑到年轻人的作息时间。但它的22点档,也以低成本的自制剧和定制剧为主,很难消化其他没有合作关系的影视公司生产的作品。那些风格不太明确的卫视,也会播偶像剧,但基本会安排在学生的寒暑假来播出,因此每年对这种剧不会有太大需求。”

《没有承诺的爱》原本叫做《富二代》。“当时开剧本研讨会的时候,也请过我。我一听这名字,就觉得立项不能通过,就好比一部剧叫‘官二代’,你觉得审查能过么?陈总本来也叫我一起参与这部剧,我一是考虑到它的市场前景不明朗,二是觉得他请来的团队不够专业。他聘请的制片人郝文海在圈内的口碑是擅长50万左右小成本数字电影的制作。”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