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2012-04-06 13:30 作者:魏一平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4期
如果说经济学家尤努斯创建的孟加拉“穷人银行”模式主要针对贫困的农村地区,那么,深圳的小额贷款试验则是努力摸索城市里的“金融死角”。相比来说,后者是中国经济当下所面临的更严峻的挑战:一方面是雄厚的民间资本找不到投资出口,另一方面却是小微企业叫苦连天的融资难。

金融业的毛细血管

深圳,华强北路商业街,只有短短500多米长,却是亚洲最大的电子市场,每日客流量超过50万人次。按照这里惯常的经营模式,每栋大厦的一至五层是商场,商家一般会租下上面的楼层做仓库,无论是进货、提货,还是资金往来,一部电话,一台验钞机,一辆手推板车,足不出楼,即可搞定。

去年底刚刚成立的赛格小额贷款公司,干脆把办公室放在了赛格广场旁边宝华大厦的11楼。每天早晨8点多,施小军都会挤在一帮搬运工人中间来上班。他皮肤黝黑,眼神机灵,以前是一家大型商业银行驻深圳某支行行长,现在的角色则是赛格小额贷款公司的总裁。“虽然在银行时经常跟中小企业打交道,但真正自己搞小额贷款,还是觉得换了一番天地。”刚刚见面,施小军就向我们感慨道,“以前是企业主动找银行,现在是我们主动找企业。”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中恒泰总经理李俊(左)正在与业务员小罗(右)讨论一笔贷款业务

眼下,施小军最主要的任务是让数千个商铺老板尽快认识小额贷款。“小额贷款的概念还没有普及,一说主动贷款给他,人家第一反应就是高利贷。”施小军告诉本刊。赛格拥有的5000多个商户,小的只拥有1平方米的柜台,一年销售几十万元,大的上亿元,已经扩张到十几个铺位,虽然规模不等,时间长短不一,但却有一个共通之处——“缺钱,基本上都有借钱的经历。”

来自潮州的赵老板向我们解释了“缺钱”的原因。6年前,他在一楼的手机卖场租下一间铺面的一半,大约3平方米,月租金就要1万多元,“这是第三道转租的价格”。随着华强北电子商圈的红火,商铺租金扶摇直上,加价转租已经成为普遍现象。“别看我这么小个地方,日常的压货也得几十万元,有时候出来个新型号手机,就得紧急借钱备货,不冒点风险哪有钱赚!”边跟我们聊着,赵老板转身从密码保险柜里取出一部最新款的三星手机递给顾客。“水货、欧行、港行、陆行,想要什么价位的,都有。”现金流,仍然是这种传统贸易行业中的杀手锏。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深圳华南城来自潮汕地区的个体工商户,他们融资渠道有限,是小额贷款的潜在客户

快,急,灵活,是赵老板们最迫切的融资需求。他解释说:“大批量进货,厂家可以给返点,有时为了开拓品牌关系,就是借高利贷也得进。”可让他们苦恼的是,因为没有固定资产抵押,甚至没有完整的纳税记录和账本,从银行拿到贷款几乎不可能,“就是批准贷款,拿到钱也要一两个月之后,电子产品型号一更新,黄花菜都凉了”。无奈,最主要的融资渠道只能是老乡和朋友间的相互拆借。“利息高低,看关系好坏,一般月利率不会低于2%。”

赛格小额贷款公司开出的月利率基本维持在1.5%左右,为了打消大家的疑虑,公司与集团旗下的市场部门合作,发动每个楼层的管理员去向老板们解释。“这是赛格独特的优势,楼层管理员与商铺老板很熟悉,是最合适的中间关系人。”施小军深知,单靠说教还不够,他干脆给那些信用记录比较好的商户主动授信。“共有3000多家商铺拿到了我们的信用额度,也就是说,只要他们想,随时可以在限定额度内贷款。”施小军给这一类型的贷款取了个名字叫“贷易得”——跟字面意思一样,“无须抵押、无须担保,一旦需要,一天之内发放到账”。商铺老板只需要带上自己的身份证、租约合同、租金缴纳发票和住宅的水电费单据,就可以到11楼的赛格小额贷款公司直接办理。“我们的宗旨是只让客户来一次,当天申请,当天提钱。”施小军说。

据施小军介绍,这种授信额度从几万元到上百万元不等的贷款类型,已经成为赛格商户们最受欢迎的产品。“关键是个快字!”不单是贷款快,还款也可以快。接受我们采访的商铺老板都在强调,对于周转速度按天计算的电子贸易来说,有时候耽误一天就贻误了战机,甚至满盘皆输,赛格小额贷款最短的计息时间只有10天(不满10天的按10天计算)。“这在银行是不可想象的,他们通常按月算,甚至慢的时候按季度结算。”施小军提供给我们的数据,现在赛格小额贷款公司发放出去的4000多万元资金中,绝大部分介于10万到30万元之间,还款期限大多在3个月之内。

小额贷款的深圳试验

深圳华强北商业区内的个体工商户仍延续着传统的贸易模式

灵活是小额贷款公司的另一大竞争力。如果商户第一次贷款信用记录良好,第二次就可以追加授信额度。面对强势的商场,租户们往往会预交半年到一年的租金,以前这部分钱大多躺在集团的账户上,现在可以拿出剩余的部分贷款,供应给急需的商户。除了额度较小的“贷易得”,赛格小额贷款公司还开发出两种额度较大的贷款——“乐贷多”和“联保贷”,前者只需提供部分抵(质)押物,可以是房子、车子,也可以是公司股份、货品单据,就可以将贷款额度放大数倍;后者则只需找到一个第三方作为担保人,或者几家商户一起互保。

小且快,灵活多样,成为小额贷款公司区别于银行的最明显之处。“只要商户够得着银行的贷款门槛,我们都积极支持他们去找银行,我们与银行没有竞争关系,只是他们的补充。”有着18年银行工作经历的施小军如此总结道。据他了解,随着银行间竞争加剧,在深圳,有些商业银行或外资银行也开始对小额贷款跃跃欲试,但操作成本太高,风险成本太大。“毕竟对于行长来说,不良率就是一条红线,他宁肯少贷点,也不会冒险。”

“立足于小,谋求于大。”这是深圳市政府给予小额贷款行业的角色定位。深圳小额贷款行业协会秘书长王泽云告诉本刊,相关市领导明确强调,小额贷款公司要甘于做小,“不要求大求全,不要想着去办银行”。

让王泽云印象深刻的一则故事来自他跟随一个信贷员去考察市场时。一对来自湖南的夫妻,在华强北经营着一间小格子铺卖电脑耗材,信贷员去检查资料,没有纳税记录,没有账本,没有财务报表,甚至没有详细流水单据,看起来不符合贷款的基本条件。信贷员追问,到底怎样才能证明你有偿还能力。无奈之下,老板只好带他来到楼上的仓库,穿过两道防盗门之后,一屋子凌乱的纸箱子堆在眼前,老板随手指指角落里那三个,“喏,那是上个月的流水!”信贷员走过去打开纸箱一看,傻眼了,满满三箱子现金,至少有500万元。最后,这位小老板很顺利地贷出了200万元。“银行系统是死的,没有材料审核就通不过,而我们的小贷公司是活的,事在人为。”

“做银行不愿意做的。”这是接受采访的小贷公司老板们常说的一句话。王泽云则有一个更形象的比喻:“如果说银行是大动脉,那么小额贷款公司就是金融体系中的毛细血管,看似微小,但不可缺少。”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