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乐观主义的两面(2)

2012-04-06 12:04 作者:陆晶靖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4期
也许悲观主义的价值恰恰在于,它是作为乐观主义的对立面存在的。乐观和信心可以让人们更快地做出行动,促使更多的改变发生;而悲观和怀疑的意义就在于思考:这些改变究竟应不应该发生?

另外,记忆力也会欺骗我们。人脑不是电脑硬盘那样绝对客观的存储器,它会让我们更积极,同时隐瞒一些东西。简单地说,在一段时间后,我们的大脑会倾向于记住令人愉快的假期,忘记我们为此所付的钱。不好的经验总是更快会被忘记,这可能是一种着眼未来的需要。弗洛伊德的心理学也从侧面证明了这一点:纠结于过去的创伤经验是导致精神疾患的最大病因。在安慰悲观失望的人时,我们最常说的一句话也是:“向前看。”在主流话语里,我们都相信明天会更好,这可能是人类独有的一种感觉,动物不知道“未来”为何物,而人类由于自己的忧虑,偶尔也会羡慕动物的这种状态。庄子与惠子游于濠梁之上。庄子曰:“儵鱼出游从容,是鱼之乐也?”正是因为小动物不会考虑生老病死,所以才会在人的眼睛里显得快乐。人类意识到自己生命的有限性和世界的无限,觉得自己渺小可怜,如果没有一点儿乐观精神的支持,真是要哀叹终日。这种精神对人最直接的好处就是自信心增强。研究进化论的美国生物学家罗伯特·特里弗斯甚至说,我们总是过高地估计自己,这样就能更好地欺骗别人。他说一个人越是自信,别人就越容易相信他。如果不是那么自信的人,要当骗子就很困难,要把谎说得天衣无缝,可是个力气活。德国前国防部长古腾堡在自己的博士论文里抄袭,被揭发后不得不辞职,《明镜》周刊评论说,他其实根本没必要抄袭,可能是他真的觉得那些东西自己也写得出来,于是就当成自己写的了。作为一个国防部长,他的自信可能真的异于一般人。

乐观主义的两面

戴尔·卡内基靠写励志书籍获得了很大的成功,他在全世界有大量崇拜者

我们真的可以吗?

政客们总是有超强的自信,他们相信自己对国家前途的乐观能够感染自己的每个选民。2008年,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后,他那篇名为《Yes,we can》的获胜演讲是这样开头的:

如果还有人对美国是否凡事都有可能存疑,还有人怀疑美国奠基者的梦想在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否依然鲜活,还有人质疑我们的民主制度的力量,那么今晚,这些问题都有了答案。

用更简单的话说就是:你们什么都不用怀疑。我会解决一切问题。这篇演讲洋溢着美国式的乐观精神,美国梦会重现,我们会做到一切。这篇演讲被广泛引用,奥巴马靠它征服了很多美国人的心。乐观主义曾经在欧洲盛行,但如今美国早已是它在全世界的大本营。美国自从在19世纪末成为世界GDP第一后,从来没有跌落到第二位,如今它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也依然首屈一指。稳如磐石的国际地位保证了它的国民在某些方面能够拥有最大限度的乐观。这个国家也正在简明快速地向全世界推销自己的乐观,热情洋溢的拉拉队长、正义总是胜出的好莱坞电影,甚至一度被歧视的黑人都可以当上总统……“成功学”极度盛行,好像它真的成了一门学科。写《人性的优点》、《积极的人生》、《美好的人生》的卡耐基被称为“心灵导师”,他的书被翻译成几十种语言,还在中国开办了培训机构。大大小小的励志班也开办起来,它们都在宣扬一个观念:你需要转变观念,用乐观和积极的眼光去看待人生,你会成功的,你也会有钱的。

“积极的眼光”这个概念好像具有一种排他性的力量,它预设了一个前提,世界上只有非此即彼的两种眼光,和“积极”不一样的当然就是消极的了。谁会喜欢消极呢?是不是那些无家可归的穷人、反应迟钝的蠢人,还是一些屡败屡战的小职员?美国人用“Loser”(失败者)这个词来概括他们,在成功学的范畴里,他们之所以成为站在“Winner”(成功者)对面的人,是因为他们不懂得积极思考,不知道如何乐观地工作。他们都陷在思想的牢笼里。而只要换一种眼光和思路,每个人都将获得解放自己的神奇力量。

许多知识分子对此表示了怀疑——这在逻辑上很难说通,只靠某种思想真的能够健康、快乐和富有吗?从成功学提供的范例看,又如何证明那些人的人生变化是观念改变的结果?同样在美国,有人试图通过长期的调查来探寻这个问题的真相。有人在大量资料中翻出20世纪30年代的修女日记,按照内容把它们分为乐观和悲观两类,结果,乐观者一组的平均寿命比另一组要长7年。我们经常会发现科学家自相矛盾的调查结果,下面就是又一个例子:90年前的心理学家以1000多名儿童为调查样本,在几十年内定期记录他们的健康和情况,结果乐观者没有呈现出什么优势,反倒是那些凡事小心翼翼的、勤奋的样本活得更长。

这说明了什么?至少在相当的范围内,乐观主义的作用不像宣传的那么大和直接。或者,有更多的因素在决定一个人的生活情况,至少在寿命和健康方面如此。某人有什么样的生活状态,其实没有一个因素能起决定性作用。

尽管如此,美国心理学家马丁·塞里格曼还是在上世纪90年代末提出了一个“积极心理学”。他的口号是,心理学总是讨论病人和不幸的人,现在让我们谈谈如何让健康人过得更好。马丁·塞里格曼因此变得非常有名,他在接受德国《焦点》杂志的采访时说,根据他的研究,乐观是可以被后天习得的。与其说这是一种持续的心理状态,不如说是一种找到幸福的能力。同样,人们的幸福程度也和其他一些事情有关,比如,结了婚的人就比单身的人要快乐8到15个百分点——很难想象他是怎么得出这个看似准确的数字的。他帮助人们幸福的方法似乎不怎么稀奇:比如坚持写“感恩日记”。塞里格曼教授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大学开设了世界上最早的积极心理学课程。在课上,他要求学生做一项感恩练习:每天临睡前,写下3件值得感恩的事情,经常翻看,坚持8周。照着做的人就会有好的心情,并对未来充满信心——这看起来是每天忏悔就能洗清罪恶的另一种说法。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