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2012-04-05 16:17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4期
巴黎两大博物馆——奥塞和橘园正在联手举办画展“德彪西:艺术和音乐”,纪念这位法国作曲家诞辰150年。“在作曲家里,我还未见过有谁像他一样,如此深受绘画艺术的影响。”策展人之一、法国著名音乐学家让-米歇尔·奈克图接受本刊采访时说。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1916年,德彪西与女儿爱玛在一起

展览中有德彪西私人收藏的绘画、雕塑和古董,但并非全部。让-米歇尔·奈克图(Jean-Michel Nectoux)说,大部分艺术品是他和其他两位策展人从多家博物馆挑选借展的。作为法国国家科学研究院艺术史领域的首席研究员,奈克图可以查阅到德彪西和家人朋友的大量通信原件及旧照,他对德彪西当年常去的画廊、古董行以及朋友家中的艺术收藏品做出摘录,再逐一去寻访那些曾被作曲家喜爱并反复谈论过的艺术品。他想做一个这样的展览:每一件挑选出来的艺术品,都意味着一段深刻的关系,直接或间接地印记于德彪西的音乐里。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雷诺阿的《钢琴边的伊沃娜和克里斯蒂娜》(1897),巴黎橘园博物馆收藏

橘园(L'Orangerie)博物馆的展览收入了4件女雕塑家卡米耶·克劳岱尔(Camille Claudel)的作品,其中包括德彪西的私人藏品《华尔兹》,这是为数不多的几件雕塑。1890年前后,德彪西在朋友高德(Robert Godet)家中认识了卡米耶。“他们很谈得来,成了亲近的朋友,不过绝非情人。”奈克图告诉我,德彪西声称“从卡米耶身上发现了音乐”,非常喜欢她的作品,卡米耶于是送了他一件《华尔兹》。德彪西毕生珍藏着这件青铜雕塑直到去世。那时的卡米耶是个恋爱中的女人,在雕塑大师罗丹身边做助手,成为他的情人,正处在一段缠杂数年并最终将她毁灭掉的激情之中。德彪西和他同时代的大多数人一样,对罗丹也心存敬慕,通过卡米耶,德彪西曾专程去拜访罗丹,并当场为他演奏了几首自己的作品。“不过罗丹并没有以欣赏和赞美来回应他:这位大师只爱古典音乐,现代主义的德彪西不太合他心意。”展览中没有罗丹的作品。在那次见面后,作曲家和雕塑大师未再建立什么私人交往,艺术观念上也没有产生过交集。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克劳岱尔的雕塑《华尔兹》(1893~1895),德彪西私人藏品 

德彪西和马拉美等象征派诗人的交往,因为有管弦乐《牧神午后》而为人熟知。而同一时期,德彪西身边还有这么一帮画家朋友:亨利·勒罗尔(Henry Leroll)是这个小圈子的圆心,围绕在周边的有德加(Edgar Degas)、雷诺阿、拉方丹、莫里斯等。勒罗尔堪称巴黎那个“美好时代”的美好生活之代言。作为画家,他是一个被巴黎官方沙龙展欢欣接纳的上流艺术阶层代表者,巴黎市政厅和索邦大学都邀他登堂作画,画作被美国大都会博物馆、巴黎奥塞(Orsay)博物馆收藏。作为朋友,他有丰厚的身家、名闻巴黎的收藏品以及慷慨的美德,德加他们像家人一样自由出入他的豪宅并得到他的资助,纳比派画家莫里斯·德尼(Maurice Denis)更是因为有勒罗尔全力购藏他的作品才有了后来的名气。勒罗尔的两个女儿是画家们常用的模特,他们用绘画肖像来表达对这一家人的亲密和谢意。1897年,雷诺阿画下名作《钢琴边的伊沃娜和克里斯蒂娜·勒罗尔》。同一年莫里斯也画了《伊沃娜·勒罗尔的三种肖像》。德彪西和莫里斯是由伊沃娜介绍认识的,两个年轻艺术家在不同的艺术领域上升,对象征主义都充满兴趣。他们同时倾慕优雅的伊沃娜,也彼此心仪:1893年,德彪西取材自英国诗人罗塞蒂(Rossetti)诗歌的清唱剧《中选的小姐》发行首版唱片,他请来莫里斯为唱片绘制了封套。

奈克图认为,从《中选的小姐》到《伊沃娜的三种肖像》,莫里斯在两幅画里所采用的柔美线条以及画中对女性优雅魅力的音乐般的色彩表现,很难否认没有来自德彪西的影响。德彪西在1887年开始着手写这部清唱剧的时候,和莫里斯正有着频繁的书信交谈,那个时期,他们和共同喜爱的伊沃娜都不会想到,两位曾经心意相通的艺术家会在15年后变得疏离冷淡,德彪西在给另一位朋友的信中甚至毫不留情地评价莫里斯后期的粉红色调是他所见过的“最拙劣的安格尔式画法”。而对伊沃娜,德彪西倒是和画家一样,也以作品来致心意。《被遗忘的意象集》作于1894年,德彪西将它题献给伊沃娜,这本是他三组《意象集》中最早完成的一组,但当时没有发表,直到他去世后才作为遗作出版。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从名画中“听见”德彪西

莫里斯·德尼的《缪斯们》(1893)、《绿树林》(1893)和《伊沃娜·勒罗尔的三种肖像》(1897),奥塞博物馆收藏

在德彪西的作品中,奈克图个人偏爱歌剧《佩里亚斯与梅丽桑德》(Pelleaset Melisande),其次是管弦乐《大海》(La Mer),钢琴套曲《版画集》(Estampes)、《意象集》(Images),以及艺术歌曲《献给华斯尼夫人的优雅庆典》(Fetes Galantes)。他说:“在聆听德彪西的时候,我倒未必会想起某幅画,但每当我看到透纳(William Turner)和德加的画,或者那些来自中国、日本的古董艺术品,这些作品中的某一部就必定会‘出现’。”对德彪西来说,东方艺术和古希腊文化是激发他创作的重要灵感,比如《前奏曲》之《德尔菲的舞女》(Danseusesde Delphes)、四手联弹《古代墓志铭》,都与他甚为沉迷的古典文化有关系。德彪西对与古希腊文化相关的意象敏感而富幻想。1894年,他的朋友、法国诗人皮埃尔·路易(Pierre Louis)发表了拟古希腊体的《比利提斯之歌》,这位先锋派假称自己是发现并翻译了古希腊女诗人比利提斯的诗作,吟颂女子间的同性恋爱。真相后来为公众所知,反而更助诗集在法国成为热议话题,超现实主义导演路易·布努埃尔将它改编成电影,德彪西也为其中三首诗谱写了钢琴和人声作品。多年后,《古代墓志铭》仍和《比利提斯之歌》有着某种关联。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