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法国大选胜负难料

2012-04-05 14:06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4期
4月22日即将举行的大选几乎将无可避免地拖入第二轮。萨科齐和社会党人奥朗德虽然在民调中领先,但支持率都难以超过30%。

被枪声打乱的选举

就在民意调查连续落后5个月后,萨科齐的竞选阵营终于迎来了一剂强心针。上个月他们还落后社会党人奥朗德8个百分点,而现在,若干不同机构的民调结果均显示,两人之间的差距正变得越来越小,在许多调查中,萨科齐甚至开始超越奥朗德。

是什么帮助了萨科齐?“如果处理得当,总统总是能从国家危机中获得政治红利。无论如何,危机事件已经帮助萨科齐在竞争中处于了领跑者的位置,他不再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失败者。”耶鲁大学政治与国家事务教授乔利恩·豪沃斯告诉本刊,“枪击事件发生后,我一直待在巴黎,好些人在谈到萨科齐的时候都说,他再次成为一个真正的‘冠军争夺者’。”

3月19日,法国宪法委员会确认10名候选人的参选资格,正式拉开总统竞选的帷幕。可就在同一天,南部城市图卢兹一所犹太学校里传来的枪声却打乱了一切:4名犹太人被枪杀,其中3名是10岁以下的学童。

法国大选胜负难料

3月30日,在法国东部的贝桑松,法国总统选举候选人、现任总统萨科齐在竞选集会上发表演讲

案件已经水落石出。来自阿尔及利亚移民家庭的24岁的穆罕默德·莫拉在逮捕行动中被击毙。他在此前还用同样方式枪杀了3名少数族裔士兵。莫拉声称,他所做的一切是要为巴勒斯坦加沙地区的儿童报仇,因此将复仇目标瞄准了法国军方和犹太人。作为欧洲最大的犹太人和穆斯林聚居区,在法国,反犹太攻击案件每年都时有发生。2006年,23岁的伊兰·哈利米被虐致死,成为60年来第一个因为犹太人身份而遭杀害的受害者。但像当前这样针对儿童的残酷屠杀还是令法国震惊。

穆斯林、犹太人、移民,所有候选人都知道这起案件的敏感性。民调领先的4名候选人中,有3人在事发后立刻就赶到了图卢兹:除了萨科齐外,民望最高的社会党左翼候选人奥朗德宣布取消3月20日在雷恩举行的竞选造势,悼念死者。中间派候选人贝鲁拜访了当地的犹太组织。

但没人能比总统更引人注目。“萨科齐从总统身份里受益,他完美地展现了自己。而奥朗德除了复制萨科齐的做法外并没有别的选择,他只是一名候选人,做出更多的表示并不恰当。”英国阿斯顿大学欧洲研究中心主任约翰·加夫尼告诉本刊记者。

总统牢牢地抓住了机会。枪案发生后,萨科齐立刻宣布暂停三天竞选活动。3月21日,在法国电视新闻频道BFMTV的报道里,屏幕被分成了两部分。出现在右边的总统作为国家保护者,号召国人坚持共和国的核心价值“团结”;屏幕右边播放着一段录像资料,展示萨科齐参加三位被莫拉杀害的法国士兵的葬礼。当他面对棺木的时候,法国国旗在他身后飘扬。“这个人(莫拉)想要让整个共和国向他屈膝,但共和国不会屈服!”萨科齐铿锵有力地说。第二天,法国特种部队就击毙了莫拉。总统于是宣布:“嫌犯已经死亡,他不会再伤害孩子们了。”

在之后一次关于大选的媒体采访中,萨科齐特意提到法国伊斯兰组织联盟即将召开一次国际会议。“一些被邀请的人并不被法国欢迎。”他宣布,他将阻止生活在卡塔尔的埃及逊尼派神职人员卡拉达维入境,因为此人曾经为发生在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肉炸弹袭击辩护。萨科齐强调说,由于卡拉达维持有外交护照,将不需要获得签证入境,但他特地和卡塔尔方面打了招呼,卡拉达维将不被允许离开卡塔尔前往法国。

几天后,3月30日,萨科齐又一次宣布好消息:法国警方当天上午展开行动,抓捕了19名伊斯兰极端分子,并缴获一些冲锋枪。“此次行动表明在法国领土上不允许任何形式的伊斯兰极端组织存在。”

当嫌犯的身份被确定为伊斯兰主义者时,极右派别“国民阵线”候选人马琳·勒庞出现在电视上提醒法国人:是她率先警醒他们——在枪击案发生前几周,她刚刚挑起一场辩论。根据她的说法,巴黎大区的售卖的所有肉制品都符合清真标准,这意味着法国向“少数族群”妥协,是伊斯兰主义泛滥的表现。但说到防止伊斯兰化,在过去5年里,没人比萨科齐做得更多。

2007年萨科齐上台时,6000万人口的法国拥有490万移民,其中150万来自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三国。紧缩移民政策、防止伊斯兰化、加强国家认同一直是萨科齐执政的一副组合牌。2008年,法国成为欧盟轮值主席国。萨科齐提出并牵头通过了《欧洲移民与难民庇护公约》,促使整个欧洲都收紧大门,用“实用主义”取代“人道主义”。2011年4月,拥有600万穆斯林的法国正式实施新法律——禁止在公共场所佩戴把整个面部遮挡住的面纱,违者将被重罚——成了欧洲第一个正式实施这一法律的国家。也正是在萨科齐的倡议下,移民、融入、国家认同和共同发展部于2010年底发起了为期3个月的“国家认同大辩论”,辩论主题是国民身份的认同、法国的价值观和爱国主义。针对这一决策,巴黎高等社会科学研究院社会学分析与介入研究中心研究员纳乌费尔·布拉恩曾这样向本刊评价说:“萨科齐被认为是我们时代最出色的政治战略家之一,他在试图‘从政治上杀死’越来越具有竞争力的极右政党,保住那些右翼倾向的选民。”那时,法国正在举行地区选举。

极右派别候选人马琳·勒庞在总统大选的民意调查中一直处于第三或第四的位置,约有15个百分点的支持率。一旦选举进入第二轮,这些选票的流向将对胜负产生决定性的影响。枪击案发生前,萨科齐就被指为了赢得勒庞支持者的欢心而倒向“国民阵线”的右翼观点。在勒庞抛出“清真”食品问题后,他一面否认了所有肉制品均为清真食品,撇清政府责任,一面又强调自己正在推动规则制定,要求所有清真食品都要被标示出来。在3月中旬的一次7万人集会中,萨科齐宣布,如欧盟不能保证可以控制非法移民入境,法国将退出申根签证区。美国《华尔街日报》在评论中干脆将称尼古拉·萨科齐改称为“尼古拉·勒庞”。

现在,此前曾有过反犹太言论的勒庞很难从枪击案中获得更多政治红利,但萨科齐的处境则大不相同。“现在,枪击案占据了竞选的核心位置。这股势头虽会过去,但它已经改变了大选的天然形态。”阿斯顿大学教授约翰·加夫尼告诉本刊。萨科齐相信自己占了上风。在23日的一次竞选活动中,他转向左翼报纸《自由报》的一名记者,笑着问他:“你们还那么自信吗?”

不受欢迎的总统

4月22日即将举行的大选几乎将无可避免地拖入第二轮。萨科齐和社会党人奥朗德虽然在民调中领先,但支持率都难以超过30%。

2007年7月,新晋总统的支持率曾一度高达65%,但在一年后,就跌至一半。法国媒体称之为“一年来的自由落体”。从那以后,萨科齐的支持率就始终在30%左右徘徊。英国伦敦大学学院教授马利埃毫不客气地对本刊评价说:“萨科齐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历史上最不受欢迎的总统。对萨科齐任期的评价普遍都是‘灾难’性的。整个法国都弥漫着一股深刻的反萨科齐情绪,包括那些曾经在2007年投票给他的选民。”

如何解释这样的“自由落体”现象?近日,在法国《巴黎竞赛画报》的采访中,萨科齐坦言:“我会变。我担任了5年总统,不会重复所犯错误。作为总统,除了灵敏,你还要超脱、严肃。”耶鲁大学教授加夫尼的观点代表了许多观察家的看法:“萨科齐受困于自己的行事风格远远胜过决策安排。”“他的个人风格喜欢炫耀,模糊私人生活和公共生活的界限,在公共场合发表粗鲁的言论。而法国人青睐保守和风范正统的总统,两者背道而驰。”伦敦大学学院教授马利埃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