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禁烟、戒烟和控烟

2012-04-05 13:39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4期
二手烟到底有害吗?低害香烟靠谱吗?光凭毅力能戒烟吗?本文将告诉你答案。

控烟大会

“假如当年那个哥本哈根气候大会设立了吸烟室,也许就会讨论出一个好结果了。”澳大利亚著名环保作家、哥本哈根气候委员会主席蒂姆·富兰纳瑞(Tim Flannery)博士在接受本刊记者独家专访时笑着说,“当时天气很冷,从会场到室外的距离又远,很多发展中国家的代表抽不到烟,大家火气都很大,最后果然谈崩了。”

禁烟、戒烟和控烟

虽然这是个笑话,但却也反映了两个现实:一、吸烟者大部分集中在发展中国家;二、不让烟民吸烟会引发各种生理和心理问题,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如果富兰纳瑞博士能抽出点时间来新加坡参加第15届世界吸烟或健康大会(WCTOH),他肯定就不会抱怨了。据本刊记者观察,不但参加会议的2000多名控烟人士和学者代表没有一个抽烟的,而且新加坡市中心的绝大部分室内公共场所和餐馆也都禁止吸烟。

提起这个大会,很多人将其简称为禁烟大会或者戒烟大会,但“无烟草青少年运动”中国项目法律顾问于秀艳告诉本刊记者,禁烟、戒烟和控烟这三个词有着完全不同的定义和内涵。戒烟是个人行为,烟草目前还是合法制品,政府不能禁止个人使用合法制品。禁烟指的是公共场所禁烟,为的是不伤害其他人。所以这个大会应该叫做控烟大会,也就是采用各种经济和行政手段,控制烟草的流行,尽可能降低危害。从这个意义讲,控烟和气候变化是很像的,都是妥协的艺术。

不过,有一点肯定会让富兰纳瑞博士感到陌生。与气候大会针锋相对的气氛相比,本届控烟大会的与会者全都是同一个阵营的,大家齐心协力声讨烟草公司,会场里充斥着“团结起来共同奋斗”或者“坚持不懈继续努力”这类豪言壮语,毫无商讨的余地。就连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陈冯富珍也受到了感染,在大会开幕式上做了一次极有鼓动性的演讲,不少与会者称赞说,这是她上任以来最富激情的一次公开讲话。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作为一个极富争议的问题,气候变化谈判刚刚准备庆祝它的20岁生日,而关于控烟的讨论已经持续了50年,吸烟有害健康几乎成为全人类的共识,很少有人敢于公开反驳。这就是为什么作为气候变化谈判的基础文本——《IPCC气候评估报告》花费了大量笔墨讨论气候变化的科学原理,而作为控烟谈判的基础文本,由WHO负责编纂的《世界成人烟草调查报告》(GATS)全都是各国烟民的现状分析,更像是一份单纯的敌情调查。

GATS报告全是冷冰冰的数据,很难阅读。于是,美国癌症协会和世界肺健基金会今年共同出版了《世界烟草图册》(The Tobacco Atlas)第四版,将GATS的数据和各种医学期刊上发表的最新研究成果汇总起来,制作成一张张精美的图表,方便政治家们以此作为制定政策的依据。

这本图册里列出的一些数据还是相当令人震撼的。比如,20世纪一共有1亿人死于烟草制品,死于烟草的总人口数量超过了战争。2001年死于烟草制品的人数上升到了210万,2011年这个数字又增加到了将近600万人。目前全世界每10个死亡者中就有1人与烟草有关,长期吸烟者有一半人最终将会死于烟草,吸烟已经成为成年人可避免死亡原因当中最大的一个,其危害程度超过了酗酒和不良饮食习惯。

这600万死于烟草的人中有80%来自低收入和中等收入国家,其中的120万人来自中国。如果这个趋势不加制止,2030年时每年将有350万中国人死于烟草制品,而整个21世纪全球将有10亿人被烟草毒杀。

禁烟、戒烟和控烟

意大利一家餐厅制作的禁烟提示牌

死亡原因中,癌症、心血管疾病和呼吸道疾病大约各占1/3,也有少数人死于吸烟引发的消化系统疾病、糖尿病和肺结核。癌症中尤以肺癌居首,全世界80%的男性肺癌患者和50%的女性肺癌患者得病的原因来自烟草。总的来说,全世界15%的男性和7%的女性死于烟草引发的各种疾病,原因在于燃烧的烟草中含有超过7000种化学物质,其中至少有69种已被证明能够致癌。

但是,制造这些有害物质的公司却都发了大财。烟草业是高度垄断的行业,2010年世界前六大烟草公司的市场份额约占全世界烟草市场的82%,纯利润加起来达到了351亿美元,约等于可口可乐、微软和麦当劳这三家跨国巨头的利润总和。其中中国烟草总公司排名第一,2010年的纯利润为160亿美元。而根据兴业银行最近披露的数据,中国烟草总公司2010年净利润为1177亿元人民币,和中石油相当,算下来该公司平均每天净赚3.2亿元,其消费者,也就是中国3.5亿烟民平均每人每年为它贡献336元的利润。

“烟草公司喊得最响的一定是他们最疼的地方,也就是说,他们抱怨得最厉害的控烟措施,一定是最有效的,这就是控烟界的‘尖叫法则’(Scream Test)。”英国医生麦龙诗迪(Judith Mackay)在《世界烟草图册》新闻发布会上对记者说,“据我所知,过去这三年来他们抱怨得最厉害的领域主要是加税、扩大无烟区和修改包装警示标识。相比之下,他们对青少年禁烟和在学校开展无烟宣传等措施则表现得无所谓,因为大家都知道,这两条措施是没用的。”

麦龙诗迪医生自1967年开始即在香港地区行医,退休后致力于公共卫生领域,被烟草工业界视为三大最危险的敌人之一。据她介绍,目前全世界公认的最好的控烟措施有4条,分别是加税(逼迫烟草公司提价)、室内公共场所和工作场所全面禁烟(包括餐馆和酒吧)、法律强制烟草公司在烟盒上加印健康警告(最好是大幅警示图片)、禁止烟草公司做广告(促销和赞助也不行)。这4条措施显然都需要政府的配合才能实现,这就是为什么WHO搞了一个《烟草控制框架公约》(FCTC),并于2003年正式生效的原因。目前该公约已在全球174个国家生效,其中就包括中国。但是中国疾控中心前副主任、国家控烟办主任杨功焕在大会上向各国代表们透露,中国的实际行动很糟糕,履约总评分只有37.3分(满分100)。

“中国的公共场所禁烟法形同虚设,香烟盒上的健康警示做得极小,‘低焦油’香烟的广告宣传完全不合法,全国各地都出现了由烟草公司赞助的希望小学,甚至还出过一个‘烟草院士’谢剑平,这些都是公然违反控烟框架公约的行为。”中国对外经贸大学教授郑榕补充了一些关于税收的细节,“中国政府曾经在2009年宣布对烟草行业加税,但都被各地的烟草企业以减少利润的方式内部消化了,一点也没反映到价格上来。因为中国烟草总公司本身就是国企,反正最后都进了国库。烟草税占中央政府税收总额的7%~8%,地位相当重要,而中国的公共健康支出则由中央政府、地方政府和个人分摊,压力就没那么大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