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急诊室女超人 乐观主义的偏见

2012-04-05 11:43 作者:陈赛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4期
除了社会系统的问题和无可避免的个人灾难之外,日常生活中绝大部分的快乐与不快乐、机会与挫折,都是由我们对世界的解释、焦点和行为习惯导致的。——罗素
几年前,于莺申请从内科调到急诊室,因为喜欢这里的节奏:干脆、利索、不拖泥带水。

对她来说,医生的职业,不确定性是最大的乐趣所在:每天上班,有自杀的,有砍人的,有老年人突发心脏病,每天都是新的一天。

血肉模糊的肉体,别人觉得难以直视,她却相反。

对此,她的解释是,急诊室医生都有点轻度躁狂症。

轻度躁狂症是一种轻微的癫狂症。最普遍的症状是一种异常的乐观情绪,对自己、未来以及整个世界充满信心。他们通常精力旺盛,思维活跃,在强烈的躁动与雄心壮志驱动下,表现出异于常人的生命能量和创造力。

美国有一本畅销书叫《轻度躁狂症边缘》,作者约翰·加特纳(John Gartner)说,许多美国企业家实际上都患有轻度躁狂症。美国过去200年来的商业成功,很大程度上应归功于这些人,尤其是新兴的IT业。比如乔布斯,他相信世界是一群乐观的疯子创造的,包括他自己,因为这些人有改变世界的冲动。

在这些人眼中,现实在很大程度上是被扭曲的,却给了想象力发挥的空间。所以,当我们看他们的传记时,会发现有太多愚蠢、冲动的错误。当他们成功时,我们称他们是天才;当他们惨败时,我们问:这些家伙是怎么想的?
乐观主义的偏见
1956年5月,一群年轻人在聚会上玩射箭游戏
乐观是一种认知偏见

科学家说,乐观在本质上是一种认知偏见,或者说一定程度的“自我膨胀”。它普遍存在于每一个种族、宗教与社会经济阶层。

就对未来的预期而言,世界上绝大部分人都是乐观的。

总体来说,我们都期待明天会更好。我们总是低估自己离婚、失业或者患癌症的可能性。我们期待自己的孩子是个天才,预设自己比同事更有前途,高估自己的寿命(多上20年)。大多数人都在潜意识里认为自己会中大奖,80%的出租车司机都以为自己的技术比别的司机更高明。

作为一种具有进化优势的认知偏见,它在一定程度上保护和激励我们——因为相信明天会更好,我们才会提前计划,储存食物和资源以备不时之需,忍受痛苦以期待未来。如果不能构想100年后的世界,我们还会关心全球变暖吗?我们还会养育孩子吗?

在《乐观:希望的生物学》中,人类学家赖诺尔·泰格(Linoel Tiger)提出,人类之所以在进化中生存下来,正是因为我们对真实世界有着乐观的幻觉。相信现实会变得比它原来更好的希望驱使着人类去超越自己,发挥潜能。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为这种偏见付出代价。对未来过于积极的预设,可能导致灾难性的错误估计,比如你相信自己是个好司机,便可能会因此不系安全带而一路飞车;你相信自己不会得心脏病,便可能因此放弃锻炼,暴饮暴食;你相信自己一定会赚钱,从而做出糟糕的投资。
乐观主义的偏见
医生经常面对伤痛和死亡,但在于莺的微博里洋溢的是乐观和豁达
于莺不愿意给自己贴上“乐观主义”的标签,虽然她看起来如此阳光灿烂,快乐得不着调。

协和医院的急诊室,她现在每天工作的地方,大概是世界上负能量最集中的地方,紧张、拥挤、各种凄惨痛苦、焦虑绝望,但她真心喜欢这里,每天在上班路上走着都是笑着的。

她在微博上把急诊科的日常见闻写得趣味盎然,生老病死陡然呈现温暖的底色:

一个月前刚发现肿瘤就已是晚期。两天前突然无尿,肿瘤转移压迫输尿管。初见老奶奶,坐在轮椅上,整齐的衣服,笔直的腰板,缓缓地说话。看过病历,和家属交代病情,需要插管透析,家属很认真地聆听,也理解。整个插管过程老奶奶非常配合,临时租来的床被褥铺得整整齐齐。我很感动,还有什么可以抱怨的呢……

什么是坚持?几年前一农村小女孩带着CT片子来找我,当地诊断为卵巢癌晚期。我拿了片子找癌组的教授,也认为是肿瘤晚期。片子上肿块遍布盆腔、网膜、肠道。手术及化疗需要一大笔钱,父亲想了想,还是要坚持做手术。手术的结果出人意料,是盆腔结核而非肿瘤。最困难的时候再坚持一下,就有可能柳暗花明!

夜班,太平无事。半夜1点,抢救室门开,一老头一路小跑进来,边跑边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然后一头栽倒在抢救床上,呼吸、心跳停止,3分钟后抢救成功。心电图提示大面积心梗。总结:第一,要有自救意识;第二,要熟悉医院的地形;第三,简明扼要的有效沟通异常重要,尤其在生死攸关时!

她对医院最早的回忆,是母亲患乳腺癌那一年。当时她才读初中,第一次走到医院,井井有条的,弥漫着消毒水的气味……女医生们看着都像《人到中年》里的潘虹。也许那只是一个被时间美化了的幻觉。

她没有改变世界的冲动。把一个人救活了,就是一个医生最具体的成就感。
作为一名严谨的医学工作者,她更愿意把自己放在一个悲观主义者的视角,这样她能更清楚地意识到,医学既有的知识和医生的目标之间,永远有一段巨大的落差。

她说:“从根本上,你知道很多事情是不可为的。你救不回每个人。有时候看到一些很年轻的生命就这样没了,会很无助。明明是无能为力的事情,别人却对你寄予很高的期望。你做不到,很难受,但又必须做一些事情去帮助他们。在这种矛盾的关系中,你必须坚持,没有一个强大的内心是坚持不下来的。”

“我不考虑未来,尤其对急诊科医生来说。你看了太多的生死,你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我们很少设想10年20年以后会怎么样。我们只会想最近这段时间工作能不能承受,是不是太累了,是否需要休假。四五月份带孩子到哪里去玩。”
乐观主义的偏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