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阿兰·德波顿的乌托邦(3)

2012-03-28 15:52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3期
阿兰·德波顿对当前的文化病症做了诊断,他提出的一些具体建议则被认为不着边际。

书中有些段落介绍了德波顿自己的体悟,他说:“宗教首先是那些超越我们的东西的象征,它教育我们认识自己的卑微。它天然会与那些压倒我们的东西产生共鸣:冰川、海洋、微生物、新生儿。被置于比我们更大的东西旁边并非耻辱,我们应该因此放下自己不切实际的雄心壮志。世俗世界缺少这样的时刻:我们想象自己脱离地面之上的城市,根据更大的、宇宙的尺度来规划我们的生活。”他提出,无神论者和信仰者都可以借以重新规划人生的是《约伯记》和斯宾诺莎的《伦理学》都说的东西:星空。我们应该每天思考1光年的距离——9.5万亿公里,或者银河系中已知最大的发光体船底座伊塔星(Eta Carinae),距地球7500光年,其体积是太阳的400倍,亮度是太阳的400万倍。晚上我们应该静静地观察一下银河系中的2000亿到4000亿颗恒星,宇宙中有1000亿个银河系这样的星系以及20万亿亿颗恒星。不管这些形象对科学有什么价值,它们对化解我们的自大、自怜和焦虑抑郁一样有价值。

德波顿的一些观察非常细致:“现代婚姻表现了缺乏道德氛围造成的问题。起初我们得到了众人最衷心的祝福和最大程度的支持,所有的目光都落在我们身上:家人、朋友和政府工作人员都全身心地投入到我们共同的幸福之上,但不久我们就发现我们孤零零地守着结婚礼物和我们冲突的性格,因为我们是意志薄弱的动物,我们真心想进入的围城开始破败。我们变得不体谅对方、相互欺骗。我们对自己的粗鲁感到惊讶。我们变得不诚实、怀恨在心。”

他孜孜不倦地在西方思想宝库中寻找慰藉:“法国哲学家帕斯卡尔在他写于1658和1662年之间的《思想录》中没有放过任何一个让读者面对人类的反常、可怜和卑微的机会。他告诉我们,幸福是幻想,苦难是常态,真爱是妄想,但读他的书却一点也不让人感到压抑。这部书让人感到安慰、温暖甚至高兴。对那些处于绝望边缘的人来说,没有比这个驱逐最后的希望的书更好的了。《思想录》能哄得想自杀的人走下绝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