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阅读 > 正文

阿兰·德波顿的乌托邦(2)

2012-03-28 15:52 作者:薛巍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3期
阿兰·德波顿对当前的文化病症做了诊断,他提出的一些具体建议则被认为不着边际。

大卫·布鲁克斯在《纽约时报书评周刊》上说:“德波顿的提议中,我尤其喜欢的是博物馆应该按照主题而非年代来加以组织。如果博物馆真的想成为我们新的教堂,其中的艺术不需要变,只需改变其布局和展览方式。每一个展厅集中展现一种重要的情感。他建议各层分别设立痛苦展厅、同情展厅、恐惧展厅、爱心展厅、自知展厅。大学应该开设如何择偶等课程,把文学、心理学和神经科学等资源用于解决这类问题。但他的很多主意显得很傻。比如,在城市中到处竖起宽恕的广告牌,这不太可能改善人们的行为。德波顿的书在诊断当前的文化病症方面很有挑衅性。但它使无神论显得无聊,是精神缺陷、大众的鸦片。”

阿兰·德波顿的乌托邦

《无神论者的宗教》

人性化的宗教

德波顿承认,他并非第一个试图调和宗教的超自然一面与它的观念和习俗的人。19世纪的法国社会学家奥古斯特·孔德就曾坚决地要创立无神论者的宗教。孔德计划征召一大批教士,单是在法国就需要1万人。这些教士不同于天主教会的教士:他们会结婚,融入社区和世俗生活,集哲学家、作家和心理治疗师的技巧于一身。他们的使命是培育公民追求幸福生活的能力和道德感。他们会跟在工作、爱情方面遇到问题的人做治疗性谈话,做世俗布道,撰写关于生活的艺术的论文。

柏拉图在《理想国》中阐述了孤单的知识分子的局限性,他说只有当哲学家当上国王,或者国王成为哲学家时才能解决世界的问题。换言之,如果一个人想改变世界,写书是不够的。思想家要学会掌握机构的力量,以便使他们的思想产生影响。孔德知道,传统信仰向信徒提供他们每天甚至每小时该想些什么的日程表强化他们的权威,因此在他的人性化宗教中,每个月都正式地划给某一个领域,从婚姻、父母到艺术、科学、农业和木工,每个月的每一天都纪念一位在那个领域做出突出贡献的人。无神论者和信仰者都指责孔德的计划,大众对他不加理会,报纸嘲笑他。临终前,绝望、虚弱的他给欧洲的皇室和企业家(包括路易·拿破仑、维多利亚女王、丹麦王子、奥地利皇帝、200位银行家和巴黎排污系统的负责人)写很长的有些威胁意味的信,为他自己的宗教做辩护,但没几个人回复他,提供资助的就更少了。59岁的孔德还没看到他的理想实现,就在1857年9月5日去世了。根据他的历法,那个月是哲学月,那一天要纪念在好望角发现了南天1万多颗恒星、月球背面有一个火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法国天文学家拉卡伊。

德波顿感谢了许多英国学者,包括特里·伊格尔顿。而伊格尔顿在《卫报》上的书评并不客气:“德波顿声称无神论者也会发现宗教有时很有用、有趣、能提供慰藉。由于基督教邀请人为陌生人牺牲自己的生命,德波顿对慰藉的理解一定很奇怪。跟很多无神论者一样,他的神学相当保守、老派。他说宗教能教我们礼貌、相互尊重、忠实、清醒,教导我们群体的吸引力。这听上去美妙、有教养到乏味的地步。这可不是由于高谈正义而受到折磨和被处死的教士传播的福音。在德波顿修剪得齐整的手中,流血的事情成了抚慰人的精神治疗,能够促进道德和带来群体感。这本书绑架他人的信念,掏空其内容,以道德秩序、社会共识与审美愉悦的名义重新使用它们。这是相当无礼的举动。这也不新鲜,本性分离的自由资本主义社会总是寻找一剂共同体主义整合它们自己。”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