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调查 > 正文

水乡的终结?

2012-03-28 15:33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3期
高楼与祠堂、老屋并置,看似一个城中村改造中的“岭南水乡”的理想未来。可是,在现行的“以土地换资金”的改造逻辑下,这样的图景或许只是想象。

最后的祠堂

“今年正月十五,我们在这座祠堂里连摆两天宴席,每天摆170桌,总共3000多卫氏宗亲来这里赴宴,大多数是广州周边的,最远的从山西来,那里是开创了沥滘村近900年历史的第一代宁远公的祖籍。”看护祠堂的卫本立为我们打开了这座“卫氏大宗祠”的侧门,平时这座宗族象征的宏大建筑是不轻易打开的,只有正月十五的这场“贤寿宴”、端午节的“龙船宴”,还有春节和清明的祭祖时除外。

“贤寿宴”终于在中断多年后又将族人聚拢而来,这让原卫氏大宗祠管委会负责人卫本立很欣慰。这是沥滘村绵延数百年的一项传统,因为当初大祠堂拥有6万亩“太公田”,收获所得每年都会分给族人,比如每个男丁分50斤谷子,1斤猪肉,同时邀请60岁以上的老人或者有功名的人来大祠堂赴宴,也以此教育族人尊老爱幼。“当时规定70岁以上的老人可带一个小孩来,80岁以上的可以带两个,90岁以上的可带4个,或者把宴席送到家里。100岁以上的,能捧多少白银就捧多少回家。现在没这么多规矩了,有钱出钱,有力出力,重要的是族人有机会聚在一起。”正堂中央的12座紫檀木屏风也与此有关,几百年过去,屏风欧体字的金水依稀还在。卫本立说,这是乾隆御赐的祝寿屏风,由清初三朝重臣、一代名相张廷玉撰文,刑部尚书、大书法家汪由敦书写。卫氏第十九世祖卫廷璞是雍正年间进士,官至太仆少卿,乾隆从他口中得知沥滘村当时有103名60岁以上的老人,以此祝贺老寿翁寿辰。 

水乡的终结?

残存的水乡元素——祠堂、老屋、河涌、榕树、码头,都已经是沥滘村里的非典型景观

这座明代大祠堂保留了完整的仪门、门楼、前廊、主殿、厢廊结构,占地1900多平方米,如此面积也彰显了当年卫氏家族的地位。“广州有俗语称‘未有河南,先有沥滘’,清代时这里流传着‘五百年祖德,十三代书香’的美名,当时比民国时才出名的黄埔村更兴盛。”82岁的卫浩然是卫氏第二十三世孙,村里辈分最高的老人。他对本刊记者强调:“单个姓氏在一个村子里曾集中兴建了31座祠堂,足以说明家族实力,现在还剩下12座。”更能彰显地位的是主堂匾额“百世周宗”下的“燕子斗拱”,一层叠着另一层的架构,形如飞翔的燕子。在等级森严的封建社会里,这种“燕子斗拱”是规格相当高的一种建筑形式,只有皇亲国戚或皇帝钦点才能采用,否则就是违反礼制。卫氏大宗祠为什么可以用?卫浩然说,据祖辈口耳相传,它与卫氏十二世祖卫西樵有关,据说他是明代嘉靖皇帝的外孙婿,也算得上是皇亲国戚。卫浩然小时候见过西樵祖的祠堂,前面就是这种燕子斗拱牌坊,而且建在仪门的位置上,可惜那祠堂在“文革”时被毁了。

卫氏大宗祠的历史沧桑已被抚平。卫浩然说,在它1993年被确定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时,已经破败不堪,面临倒塌。不过,被确立为文物也给了他们信心:这座祠堂应该不会拆了!于是1996年起,香港卫氏宗亲会捐资20多万元修复,可惜这笔钱只够修复燕子斗拱和祠堂二门,祠堂中座和后座内部依然破旧。卫浩然开始牵头筹钱,他了解到旧时广州市粮食局曾用此地做过粮仓,和年迈的叔伯找到粮食局筹到5万元,又找到新滘镇筹到3万元,沥滘村4万元。资金仍然远远不够,他联合卫氏大宗祠管理委员会、卫氏宗亲会,动员村内村外卫氏后人筹款,历时5年筹得200万元。2004年初,卫氏大宗祠开始了大规模的祠堂修复工程,中断多年的“贤寿宴”也随之恢复。

卫氏大宗祠的幸运只是个特例。仰望它起伏的锅耳墙、龙船脊,东西两翼精美的青龙、白虎像,一面让人感叹祠堂背后的宗族荣光,一面感叹它被城中村内杂乱的“握手楼”包围的格格不入。祠堂门口高挂一副对联“爱江海汪洋陷入番禺开沥滘,羡峰峦秀丽再过东莞辟茶山”,显示了这里曾经紧邻珠江口的山水风光。卫浩然说,大祠堂前本来是一条河涌,因为古人认为“水”为财,祠堂是全村风水最好的地方。可是后来村里几乎所有的河涌都被填了,修路建房。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