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流民小偷石柏魁

2012-03-28 11:39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3期
石柏魁直奔总闸切断电源造成故宫安保系统失灵,但是却在案发现场留下大量指纹和脚印而迅速被锁定抓获,他为财宝而去,并从高高的宫墙全身而退,却把偷来的展品一路走一路扔。

颠三倒四的石柏魁只上到小学三年级,不怎么识字,在路边烧烤店打零工为生,也经常在网吧里过夜,他生活得没有痕迹,连跟他打过交道的人在警方指认时对他也没印象。“庭审到最后,法官问他有什么要说的,他都想不出来,还是在我的提醒下道了一个歉,还说不知道偷故宫的事情这么大。”石柏魁的律师张永红告诉记者。如果不是偷了故宫,他还一直游荡在城市的边缘,不在社会规范之内。

石柏魁

3月19日上午,故宫失窃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正式宣判,法院以盗窃罪判处石柏魁有期徒刑13年

偷窃之后

“我当时就觉得有人追来了,心里很害怕,怕被人抓住,这时候发现墙外的树,冲着树跳了下去。”石柏魁纵身一跃创造了故宫逃脱的纪录,他之前的故宫窃贼韩吉林摔伤了腿,而他只跳掉了鞋。穿好鞋,他安然无恙地离开故宫。张永红告诉记者,宫外的摄像头只录下了他一个模糊不清的影像,如果不是他2008年4月来北京的时候因为在马连道附近携带管制刀具被宣武分局行政拘留3天留下指纹,故宫失窃的案子也许还要费些周折才能抓到他。

石柏魁找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把从故宫偷的东西放了进去,可是,塑料袋太大了,这几件东西在里面总是滚来滚去,他又捡了一个小的白色塑料袋,把白色的套在黑色的外面,然后拿着东西找了一家网吧过夜。根据石柏魁对警方的交代,大约在网吧睡到凌晨三四点钟,他醒来去厕所,无意中碰到别人搭在椅子背上的衣服。“挺硬的,趁这个人不注意,我就把他的手机,连着充电器、耳机一起偷了。”从这个网吧出来,石柏魁又找了另外一家网吧,看见有人正在睡觉,他又偷了一部黑色的手机。

偷完故宫,石柏魁的生活还像往常一样按部就班地游荡。“从网吧出来我又走,不知道走了多远,走到了圆明园。我用偷来的手机拍了几张相,然后又去了颐和园,就没有路了。”石柏魁往回走,他感觉很累,在海淀区颐和园路西侧,距离海淀桥不远的地方歇了下来。“我从袋子里拿出了一件方形的展品,玩儿了一会儿之后装进裤兜里了,我觉得我忙活了半天,偷的还是假的,越想越生气,正好走到一个垃圾桶边上,就连着袋子和袋子里的几件展品扔了。”根据石柏魁对警方的交代,他曾经上过故宫的网站,看到过玉器、瓷器的图片,他从故宫偷出的奢侈品同他认为值钱的东西差别很大,他不认识。石柏魁又继续沿着马路闲逛,走到知春路大钟寺东路北口附近,想着偷到的展品没什么用处,顺手又扔进了路边的树丛里。

前一晚的收入最后来自他顺手牵羊偷来的手机。他走过一座天桥,在路边遇到一个人。“我把偷到的黑色手机给他,他说不值钱也就几十块钱。我就又把红色的手机给他看,他说200元,我要300元,他就同意了。我把充电器和耳机一起给了他。”

拿到钱,石柏魁走到了菜户营,随便坐了一趟公交车,在一个市场下了车,买了一件上衣、一条裤子。他换了衣服之后又找了一个网吧过夜。偷盗故宫的事情在他的生活里翻过了一页,第二天睡醒之后,他把旧衣服扔掉了。离开网吧去找新的工作,可是,那一天并没有收获。他在丰台区孟家桥附近又找到了一个网吧栖身,在那里被警察抓获。

流民生活

石柏魁是山东菏泽曹县人,生于1983年,他被抓半个月之后,他哥哥辗转通过同乡的关系找到北京中同律师事务所法律援助。石柏魁的代理律师张永红告诉记者,石柏魁的父亲不识字,只能放手儿女们自己闯荡,石柏魁出事之后,他也并没有出面,开庭也没有来,也许是经济原因,只有石柏魁的哥哥和姐姐到了现场。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觉得脸上无光,特意叮嘱律师不能透露他们的行踪。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