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旁观 > 正文

人类是盖亚的大脑——专访蒂姆·富兰纳瑞(2)

2012-03-22 15:17 作者:袁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2期
“如今几乎所有的科学流派都可以归为达尔文派,强调细节,忽视整体。直到地球科学兴起之后,尤其是当气候变化成为一个真问题的时候,强调整体的研究思路才逐渐开始在学术界出现。”

日前,借此富兰纳瑞来北京参加澳大利亚文学周活动的机会,本刊记者对他做了一次专访。

三联生活周刊:《是你,制造了天气》这本书的文字非常通俗优美,道理讲得特别清楚,这一点给我们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请问你作为一个科学家,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

富兰纳瑞:我本来不是理科生。我在上中学的时候是个差生,上不了理科班,只能修了个英语学位,因此有机会阅读了大量英语古典文学作品。这个专业的毕业生一般都是去做中学老师,但我不想立即回到学校里去,我想趁年轻去世界各地冒险,尝试不一样的生活,于是毕业后换了专业,去读了一个地质学硕士学位。当时澳大利亚矿业缺人,任何人只要想读地质学都可以入学。毕业后我又去读了一个生物学博士学位,然后去南澳博物馆当了馆长,开始研究古生物学,相继在《自然》和《科学》等科学期刊上发表了130多篇经过同行评议的科学论文。但是因为我的文科背景,我和其他那些一开始就读理科的人很不一样,我具备很好的交流能力。对于人类来说,还有什么比交流能力更重要的呢?我意识到科学之所以还不那么普及,问题就出在科学家所用的语言太专业了,科学专业术语是为了方便科学家互相交流而发明出来的,普通老百姓很难听懂。当我开始写书的时候,我决定回到大学时代,重拾当年学过的那些写作技巧,把我学到的科学知识进行重新包装,写出让普通读者容易理解的作品。

2010年9月21日,斯洛文尼亚利普洪水持续泛滥,近2/3的地区受到洪水袭击

2010年9月21日,斯洛文尼亚利普洪水持续泛滥,近2/3的地区受到洪水袭击

三联生活周刊:这本书给我们留下的另一个印象就是内容非常庞杂,涵盖了天文、地理、考古、生物、健康、新能源等很多个不同的领域,但都写得非常专业,用了大量专业论文作为讨论依据。请问你是如何成为那么多领域的专家的?

富兰纳瑞:我不是专家,我是边学边写的。我发现写作的过程其实就是学习的过程,真正的好书往往不是作者写自己早已精通的领域,而是作者边学习边写出来的,因为作者自学的过程和读者阅读的过程是很相似的,只要把这个过程如实地写出来,对于读者而言就是一本非常棒的书了。为了写《是你,制造了天气》这本书,我花了5年的时间,这是我这辈子所做的最为艰难的一项工作,为此我阅读了大量专业文献,并在这个过程中丰富了自己的知识,非常值得。

三联生活周刊:在写《是你,制造了天气》之前你还写过一本非常有名的书叫做《未来的食者》,这本书是怎么写出来的呢?

富兰纳瑞:这本书的主题源自我研究生时代一直纠结的一个问题。当时我问我的博士导师,为什么澳大利亚人口密度这么低,却没有大型肉食动物呢?我的导师不知道答案,而当时的普遍观点认为这是由于澳大利亚缺水的缘故,但我经过调查后发现事实不是这样。1993年的某一天,大约在凌晨两点的时候,我灵光一现,突然就意识到了问题所在。澳大利亚的土壤太贫瘠了,这就是原因!澳大利亚是一个地质上非常安静的大陆,没有地震,没有火山,也没有冰川,地表的土壤没有机会翻新,非常古老,早已失去了活力。正因为如此,几乎所有澳大利亚植物的叶子都是细长型的(他随手在纸上画了个类似柳叶的图案),而其他大陆的植物叶片多半是宽型的,而且多棱角(他又画了一个类似枫叶的图案)。树木之所以长出长条形叶子,是因为叶子是非常宝贵的资源,树不想失去它。而阔叶更适合光合作用,但必须随季更换。另外,澳大利亚的树叶大都充满了各种毒素,防止动物吃它们。总之,这些原因造成了澳大利亚的食草型哺乳动物非常少,因此也就缺乏大型肉食动物。

另外,澳大利亚有六七种分属不同科的植物分别单独进化出了长条形叶片,而欧亚大陆则有十几种科的植物分别进化出了枫叶的形状,这说明这两种形状都非常适合当地的生态环境,这就是“趋同进化”(Convergent Evolution)的经典案例。当年的欧洲殖民者没能意识到这个小区别背后的原因,以为在澳大利亚能够像在欧洲那样开荒种地,依靠农牧业变成富翁,结果让他们失望了,贫瘠的土壤严重限制了澳大利亚的经济发展。

三联生活周刊:让我们再回到《是你,制造了天气》。你在这本书里列举了很多关于气候变化和普通老百姓生活关系的案例,但是众所周知,气候变化是个漫长而又复杂的自然过程,这么早就举这么多例子,很容易犯错误。比如有人指责你误报了澳大利亚的干旱,以及误报了金蟾蜍的死亡原因等等。请问6年后的今天你回过头来再看这本书的时候,认为这些指责有道理吗?

富兰纳瑞:我以前说过,这本书写的是2005年的科学状态,自那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又出现了很多新的证据,正反都有,这是科学发展的常态,一点都不奇怪。说到改错,我现在最想改的地方有两个:一个是气候变化与热带飓风的关系,我写这本书的时候科学家都认为气候变化会引发更多的飓风,但随后的研究发现两者的因果关系是不确定的,很大原因在于飓风发生的频率太低了,目前所掌握的数据有限,很难得出肯定的结论。另一个就是气候变化与洪水的关系,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气候变化确实和洪水有着直接的关系,最近几年欧洲洪水的频率增高几乎可以肯定与气候变化有关系,如果再版的话我会更加强调这一点。另外,金蟾蜍灭绝的原因也需要修正,当时科学界认为哥斯达黎加金蟾蜍是死于气候变化带来的云层升高、湿度下降,但后来有研究认为更可能的原因是霉菌传染,不过这方面还没有定论。当然,关于新能源的那部分也需要修改,这个领域这几年发展得太快了。

关于我对澳大利亚干旱的预言,现在看来仍是对的。但是由于拉尼娜现象和印度洋偶极子(Indian Ocean Dipole,印度洋局部气候的周期性变化)的变化,导致南澳地区出现了洪水,结果被澳大利亚媒体无限放大,说我预测错了,这些媒体的背后都能看到澳大利亚煤炭公司的影子。实际上,如果只看澳大利亚西南部和西部,这两个地方不受拉尼娜和印度洋偶极子的影响,这些年干旱的情况愈演愈烈,有座水库只剩下了不到2%的水,情况相当严重。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