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音乐 > 正文

爵士岁月的欢乐与哀伤

2012-03-16 11:06 作者:黑麦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1期
“卡里·纪伯伦(KhalilGibran)说过,欢乐与哀伤不可分离,在我充满爵士音乐的生活中,我真实地感受到这些情感。”——戴安·索尔

戴安·索尔

戴安·索尔

著名的盲人歌手戴安·索尔(Diane Schuur)自称是黛娜·华盛顿(Dinah Washington)的门徒,在她的新专辑《收获》(The Gathering)里,她尝试把“乡村”元素加入到自己的爵士演奏中。“我试图用这张专辑来总结自己的过去,从我的第一张唱片问世到今天的40年里,我的音乐仍在随着爵士潮流而变,从蓝调(Blues)、酷派爵士乐(Cool Jazz)到融合爵士乐(Jazz Fusion),已经没人会再提到‘我是第二个埃拉·菲兹杰拉德(Ella Fitzgerald)’这样的看法了。”就像《Music Hound》系列丛书中的编辑斯蒂夫·霍尔特杰(Steve Holtjie)说的那样,没有人知道应该如何给爵士下定义,但每个人都能辨析出某段音乐是否属于爵士——尽管人们在聆听同一段演奏时常常持有不同的看法。

2月末,戴安来到北京的华彬费尔蒙酒店,这是她的“费尔蒙之声”(Sounds of Fairmont)全球巡演的其中一站。当天,戴安特意翻唱了一首《你教我用心歌唱》(You Taught My Heart to Sing)。“这首歌的歌词就像是在讲我的故事。”戴安告诉本刊记者,“每当我唱起这首歌,我总会想起我和我的音乐经历过的‘欢乐与哀伤’,它甚至让我想起了我在年幼时第一次张口唱歌的情形。”

“父亲喜欢乡村音乐,母亲则偏爱爵士。”戴安这样介绍自己。两岁时,她曾经把自家的衣柜当做舞台,站在里面唱起黛娜·华盛顿的《一天能改变些什么》(What A Diff'rence A Day Makes),或是任何一首曾经在电台、电视里听到过的歌曲。戴安经常在半夜吵醒父母,她说:“几个月后,父亲开始教我学习钢琴,起初,我只用三个手指按动琴键,直到6岁时才学会用两只手弹琴。”

1964年1月4日,刚满10岁的戴安初次登台,那是在家乡的假日酒店,今天,她仍旧记得当年她翻唱纳·金·科尔(Nat King Cole)的《难忘》(Unforgettable)忘记歌词时的情景。“母亲说她在台下紧张得张大了嘴,因为我用自己的方式把整首歌唱完,当我听到台下观众的掌声时,第一次感受到爵士乐带给我的快乐。14岁时,我错过了成为一名童星的机会。”那一年,她参加了太浩湖区的哈拉斯俱乐部歌手海选,并成功入围。恰好,父亲在同一天也收到了华盛顿奥本市警察局长的录用书。“最后,‘家庭观念’让我们选择了与父亲同往,因此我也放弃了每周3500美元的收入。”戴安回忆道,“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思考,如何成为一名爵士乐手。”

迪兹·吉莱斯皮

迪兹·吉莱斯皮

1973年12月,戴安的事业有了转机。史蒂维·汪达(Stevie Wonder)来到西雅图,邀请同为“盲人歌手”的戴安与他一同演出为电视节目录制现场。“电视转播后,我一下子变得小有名气。”6年后,戴安迎来了真正的“好运”,被人们称作“眩晕”的波普爵士小号手迪兹·吉莱斯皮(Dizzy Gillespie)邀请她参加蒙特瑞爵士节(Monterey Jazz Festival),并同台演出。演出当天,戴安的歌声让很多人想起了埃拉·菲兹杰拉德,也正由此,戴安在后台结识了西岸爵士乐大师斯坦·盖兹(StanGenz)。戴安说:“1979年,真正的好运才刚刚开始。”

斯坦·盖兹

斯坦·盖兹

1982年,美国公共电视(PBS)播出了肯·波恩斯(Ken Burns)制作的爵士乐历史纪录片而掀起一轮“爵士乐潮流”,之后,电视台又制作了《白宫音乐会》(In Performance at the White House)系列,斯坦·盖兹邀请戴安一起演出。“由此,公众开始认识了我,并开始接受我的声音。”戴安说,“一年后,我便与保罗·西蒙(Paul Simon)的制作人戴夫·格鲁辛(Dave Grusin)和拉里·罗森(Larry Rosen)创立的爵士唱片厂牌GRP签了约。”1987年,戴安凭借一张被命名为《永恒》(Timeless)的传统爵士专辑获得了当年的格莱美最佳爵士女歌手奖,并在一年后以一张《戴安·索尔与康特贝丝大乐团》专辑蝉联该奖项。在两次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她分别与B.B.King和萨拉·沃恩(Sarah Vaughan)演唱了《How High the Moon》和《How Deep the Ocean》。“在萨拉演唱到一半时,她开始用‘嗒拉嗒拉’来演唱,我听出来她是忘了歌词,于是大笑起来,就那样和她一起唱完演出。”戴安说,“迈尔斯·戴维斯(Miles Davis)说,如果你在爵士舞台上犯了错,那就干脆犯两次或是将错就错。因为,其实没人会计较你是否真的唱错了,你可以用你的即兴和幽默把它掩饰过去。”

雷·查尔斯

雷·查尔斯

“在肯尼迪中心致敬史蒂维·汪达的演出让我记忆犹新,我与雷·查尔斯(Ray Charles)一起演唱了他的歌曲,那天演出后我们突然意识到,爵士音乐一直在听众的鲜花和掌声中小步前行。”戴安说,“史蒂维和雷也是盲人,但是他们一直在告诉我:‘人可以有缺陷,但那意味着你会学到更多,如果你真的学到了,那你自然明白了天赋的含义。’”

2012年第54届格莱美音乐奖项从原来的109个减为78个,其中爵士类的奖项由先前的5个减为3个。戴安认为,几十年来,爵士乐一直是美国人共同的记忆,当人们无话可说时,音乐仍旧是最好的话题,因为音乐应该是生活的一部分。“有些人说,爵士乐的宿命就是短暂的欢愉和忧伤,事实上,无论是爵士音乐或是任何一种音乐,都不会随着奖项的消失而消失,因为爵士乐早已融入到各种音乐形式中去,就像很多音乐元素已经成为爵士乐的一部分。威廉·布莱克(William Blake)说过,那些在欢乐离别时仍旧亲吻它的人,会在日出的永恒中翱翔。”戴安说。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