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俄罗斯大选现场观察

2012-03-14 14:31 作者:徐菁菁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1期
“整体来看,各位候选人得票率跟官方的公布是基本一致的。我们选举委员会的主席是位女数学老师,她的责任重大,如果选区出问题,她都会受处分。”亚历山大说。

斯科当地时间3月4日晚,庆祝普京当选的音乐会正在进行。军警排起人墙防止过多的人群涌入马涅什广场。当天莫斯科市共动用了3.65万名军警

斯科当地时间3月4日晚,庆祝普京当选的音乐会正在进行。军警排起人墙防止过多的人群涌入马涅什广场。当天莫斯科市共动用了3.65万名军警

马涅什的狂欢

3月4日傍晚19点半,莫斯科飘着小雪。我拜访完《新时代》杂志主编叶甫盖尼娜·阿尔巴茨,从红场西北方向的普希金广场坐地铁返回红场地区。地铁地下通道的每一个入口都多了三四名身着绿制服或迷彩装的军警把守。这并不令我感到惊讶。这天白天,莫斯科的大街上经常能看到成排的运输士兵的装甲车队。最多的一次,我曾经看到过10辆。根据俄罗斯内务部第二天公布的信息,这天政府一共动用了3.65万名军警。

这时,距离莫斯科地区大选投票结束还有半小时。整个莫斯科有3000多个投票点。投票从早晨8点开始,到晚上20点结束。上午10点,我们曾拜访过163号投票站。它设在一座金色屋顶的小教堂对面。在这个不寻常的周日早晨,凛冽的晨风中,裹着头巾的老妇人和穿着时髦的年轻人依旧安静地排在教堂门口。

一座体操学校的大厅临时被改成了投票站。选举委员会的委员们排起一溜长桌,选民们拿着自己的护照、纳税证明或其他有效身份证件在这里登记信息,并领取选票和细则说明。屋子里并排放着4个挂了白布帘的方形小隔间。拿定主意的选民到小隔间里秘密填写选票,最后将它们投入屋子中央两个半透明的票箱里。

小小的投票站里,在三四家媒体的长枪短炮前,每个人都显得从容不迫。绝大多数人显然相当了解投票的规则。屋子里专门设有一块展板,介绍各位候选人的资质,公开财产状况。但对它感兴趣的人寥寥无几。与这种淡定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投票站外,我们拦住一家人,问他们把选票投给了谁。上了年纪的父母表情立刻严肃起来,躲避开去,年轻女孩子笑得很灿烂:“这是个秘密。”同样的问题抛向一对父女,女儿惶恐地想把父亲拉走,年迈的父亲迟疑一会儿,给出答案:“普京。我还有别的选择吗?”

军车运输的士兵并不是为这些投票站而准备的。自这天早晨起,整个红场地区已经被戒严。卫兵们告诉我,克里姆林宫闭门谢客,一直要关闭到3月10日,这是为了保障总统的安全。下午16点,红场周边的街道出现了50步一岗的密集警力,所有建筑的大门口都有军警执勤。这并不是选前的常态。

傍晚19点半,我的目的地是马涅什广场。

这是莫斯科城最中心的枢纽。三条地铁线在此交汇,将人流从四面八方运送到克里姆林宫的红墙之外。

平日,没人留意这块并不开阔的空地。游客们直奔马涅什的东南面,掠过镇守在列宁中央博物馆和国立历史博物馆前的朱可夫元帅铜像,穿过博物馆之间的铁门,进入红场。打扮成列宁和斯大林模样的俄罗斯人在那里守候他们,热情地招揽着合影生意。再向前,国立百货公司的临时咖啡屋和溜冰场占据了小半个红场。游客们驻足围观,然后奔向顶着“洋葱头”屋顶的瓦西里大教堂前拍照留念。

在马涅什广场的西侧,奥克霍亚德街向南北延伸开去。著名的莫斯科宾馆在路东与广场比肩。据说,当年设计者将两套设计方案提交斯大林审阅,斯大林并不知道他应当二选一,而是同时批准了两套方案。于是该宾馆被建设成了风格古怪的混合体,还被印在苏联红牌伏特加的标签上。

2003年,莫斯科宾馆被拆除重建,交由四季酒店集团管理。但不知何故,这栋庞大的新大楼依然在用硬朗的线条展示苏联时代的审美品位。令人奇怪的是,经过将近10年的改造,新宾馆还是没能开门迎客。除了底层稀稀拉拉的皮具店,黑洞洞的窗口显出一种孤零零的沉沉死气。一些过往的俄罗斯人甚至说不上这栋大楼的来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