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艺术 > 正文

托尼·克拉格:每件作品都有属于自己的体系

2012-03-13 12:10 作者:曾焱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0期
“在当下的艺术界,空间已经变得太具有领地性质,人们想方设法去‘占领’一些场地,这已经成了一种成功学策略,而我认为在艺术创作中引入‘成功学策略’并无帮助。”

2月29日,托尼·克拉格在布展现场

2月29日,托尼·克拉格在布展现场

访问托尼·克拉格(Tony Cragg)那天下午,中央美院美术馆的三层大厅还在布展中。一批作品刚从海外运到,克拉格带来的德国团队正在拆包安放。克拉格自己领着几个人在埋头“组装”那件获过特纳奖的著名作品——《大教堂》(Minster),地上一堆零件,《大教堂》“地基”刚起。他穿一套松垮的便服,撸起袖子,戴着工作手套,看起来就像一个和工人们一起干活的老工程师。

《大教堂》(Minster.钢铁,1988)

《大教堂》(Minster.钢铁,1988)

托尼·克拉格,英国当代艺术界极具影响力的人物。所读到的关于他的最高评价是这样的:亨利·摩尔(Henry Moore)之后“英国最伟大的艺术家”。不过英国人克拉格现在德国生活,是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的院长。这座学院对于西方当代艺术史来说有几分前卫堡垒的味道,当年保罗·克雷、博伊斯、库奈里斯等人都曾在这里执教。

3月2日开始的《托尼·克拉格:绘画与雕塑展》是他在中国以及亚洲的首次个展,也是英国大使馆文化教育处“艺述英伦”活动的首展。克拉格带来了49件雕塑以及127件纸本,规模很大了,不过据说他事先并没有对展场做设计方案,而是每天亲自到现场反复调整作品的位置。他自己玩笑说,布展过程就像是“雕塑在跳芭蕾”,他每天移动的距离也有二三十公里,“应该穿上轮滑鞋来跑”。

我在布展现场远远看到一个场景:空旷的展厅里,克拉格离开他的助手独自走到一条长凳边,躺下来休息了几分钟。在他头脚处,是两件静默的他的作品。

克拉格并非一开始就知道自己想做什么的那种人。他曾在一个橡胶实验室工作,等到发现了自己对艺术的喜爱,才决定进艺术院校学习。早年的职业经历和务实训练,让克拉格成了艺术家里的“理科生”,理性精神也最大体现在了他对雕塑的材料实验和形态赋予上,每件作品都有自己的体系。中央美院美术馆馆长王璜生说:“托尼·克拉格对艺术和社会问题的思考有很强的理性精神,这可能与他出身于一个电气工程师的家庭及他早年在天然橡胶研究所实验室工作的经历有关。他的作品,往往应用现成品、废弃物、工业社会制品,利用那些在当代社会环境中常见的物品和材料,也包括塑料、陶瓷、石膏、木材、钢铁、玻璃、聚氨酯、石头、铜、橡胶、水泥及新出现的材质,形成其艺术创造的新面貌和新观念。”

《麦科马克》(McCormack.青铜,2007)

《麦科马克》(McCormack.青铜,2007)

克拉格就坐在他刚才躺过的那条长凳上和我们谈话。当他开口讲述艺术问题,刚才那个随和的、甚至有点腼腆的工程师不见了,镜片后的目光变得严整而有力量,不时站起来走到自己的作品前面去援引例证:

《大教堂》的设计以重力作为“黏合剂”,所以需要特别细致谨严地摞叠,让不同大小的圆形零件丝丝契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