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特别报道 > 正文

从增长驱动到创新驱动——专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

2012-03-09 10:52 作者:贾冬婷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制造业转型要靠两条腿走路。第一,要转到新要素增长,实际上主要通过设计、研发、软件、品牌这四个方面体现出来。第二,发展战略性新兴产业,跟全要素生产率脱离不开,这是一个全球性趋势,为经济增长提供新的产业驱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产业经济研究部部长冯飞

三联生活周刊:我们注意到,最近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国际工业化发展规律分析,认为目前中国经济即将由高速增长进入到中速增长阶段。在实际经济运行层面,也已经呈现转变迹象了吗?

冯飞:是的,目前中国经济中长期增长潜力已经呈现一些下降迹象。2003年左右中国进入新一轮高增长周期,最重要的特点一是靠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现在这一模式的潜力在下降。过去几年占投资比例大约30%左右的基础设施,已经降到20%左右。另外,这一轮高增长周期还带来消费需求升级,尤其是汽车、房地产成为新的消费热点,从而拉动经济增长。现在看,房地产泡沫问题比较严重,房价飙升,虽然需求还是有非常大的潜力,但是必须挤泡沫。汽车在过去5年有年均25%的增长,但汽车高速增长带来了环境、能源、交通等负面影响。再加上金融危机后,短期政策对消费市场的刺激,造成汽车市场的回落。由此,在过去几年支持中国经济高增长的两个行业和消费热点,拉动作用在减弱。

第二方面,人口红利逐渐在削弱。估计在“十二五”末、“十三五”初,中国劳动力增长的顶峰就会出现,之后劳动力的净增长开始下降。劳动力供应在前些年近似无限供给的局面将不复存在了。目前看,中国劳动力的矛盾还不是总量的矛盾,而是结构性矛盾。但是劳动力供求关系发生变化,必然导致劳动力成本上涨,意味过去凭借劳动力低成本以及其他要素带来的优势明显削弱了,需要形成新的比较优势。再加上老龄社会的加速,出现未富先老的情况,意味着储蓄率下降,进而影响投资率,以前维持高投资率的局面就会有所改变。

第三方面,从工业化发展阶段看,我判断在“十二五”和“十三五”期间,中国的工业化是由中级阶段向高级阶段过渡。主要依据是三次产业的比例有所调整,工业比例下降,农业占比将降至10%以下;三次产业就业结构随之调整;城市化比例提高。工业化中级阶段增长的驱动力是靠资本积累,也就是靠投资。到了高级阶段,发展驱动力不再靠资本积累,而是技术进步。我国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已经谈了20年,没有取得成效有阶段性的原因,就是没有形成转变的倒逼机制。现在经济潜在增长率在下降,工业化发展阶段性在转变,意味着倒逼机制形成了,企业转型压力的内生动力在形成中。

三联生活周刊:经济增长阶段转换后,经济结构和增长动力都会发生相应变化。对应这一阶段的发展模式是怎样的?动态比较优势如何随之变化?

冯飞:增长阶段转换能否成功,取决于增长动力向创新驱动为主的转换,关键在于形成与之相适应的动态比较优势。

中国动态比较优势的转变,首先体现在区域比较优势的变化上。在东南沿海外向型经济特点比较突出的地区,特别是长三角、珠三角,是中国经济的火车头。但从结构来看,加工出口型贸易比较突出,产业的平均增加值率比全国平均水平还要低,在国际纵向分工中处在低端的位置。本来毛利率就很低,目前劳动力、土地等一些要素成本短期内出现比较大的上涨,很多加工企业更是处于微利阶段。于是这些传统优势产业由沿海地区向内陆、中西部转移,甚至有些产业转移到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地方,这种梯度转移的趋势已经出现了。我们也做过研究,大概有三种梯度转移的驱动方式,一是成本驱动型,二是资源驱动型,还有市场驱动型。

此外,在这些地方,也出现了用资本代替劳动、用机器来替代人力的转变,从人口红利变为人才红利,进而拉动一些传统制造业的发展,就像日本在上世纪80年代的对策那样。尽管目前重化工业拉动经济增长的因素在下降,但也有一些结构性的变化不容忽视。重化工业发展的初期是以原材料的加速发展为特征,钢铁、建材、有色金属等,到了中后期装备制造业则会出现加速态势,机器、机床等,也是对应这种机器替代劳动的转变。

三联生活周刊:从动态比较优势的角度,中国形成什么样的产业体系才是有竞争力的?

冯飞:对应这样的发展阶段,从三种产业的比例来看,肯定是第一产业的比例下降,二产工业比例也在下降,上升的是第三产业。现在的主要问题是一产不稳,二产不强,三产不大。

二产不强。制造业我们已经是世界第一,但是制造业不强,工业大国不是工业强国。我国工业的平均增加值率只有26.6%,远低于发达国家的水平,比如美国是44.9%,日本是34.9%,升级空间巨大。一个要强调的问题是,未来中国工业特别是制造业应当关注和吸取部分发达国家过度“去制造业”而导致的产业“空心化”、实体经济力量减弱的经验教训。即使中国未来制造业比重下降,也不宜降幅过大,应保持在30%左右。

三产不大,实际是结构问题。服务业可以分为两大类,生产性服务业和生活性服务业。现在问题是研发、金融、物流、培训、信息服务、售后服务等生产性服务业发展不足,导致服务业总量也不行。比如说物流,中国是世界上少有的高成本国家,我们的物流占GDP的18%,比美国高一倍。商业成本过高,市场体系建设不足,导致CPI上涨等等一系列问题都出来了。服务业不足也影响了制造业的效率提高和产业升级,比如缺乏设计研发。国际上产业分工越来越细,设计、研发外部化的趋势很明显。比如说汽车,车身由独立的车身设计公司来做,发动机由发动机设计公司来做。研发外部化、设计外部化、软件外包、服务外包等等一系列的环节,我们都发育不足。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晓晨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