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发现 > 正文

瑜伽的科学

2012-03-08 13:28 作者:鲁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0期

瑜伽的科学

“别练瑜伽。”

当你从一个上世纪70年代初就开始练习瑜伽、两度荣获普利策奖的科学记者的文章中看到这样的建议,你会怎么想?

接下来,你还会看到,有人在修习瑜伽的过程中遭遇了坐骨神经损伤、下肢神经坏死、急性肺痿陷、肋骨骨折、腰椎骨折、中风……

你会不会马上把家里的瑜伽垫和瑜伽DVD扔到垃圾桶里?

且慢。因为,只要你稍稍耐心一点,就会发现,事情其实并没有那么简单。

今年初,刊登在《纽约时报》上的一篇名为《瑜伽如何伤害你的身体》的文章,在美国的瑜伽界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的恶战。在这篇长文中,《纽约时报》资深记者威廉·布拉德(William J.Broad)现身说法,披露了他耳闻目睹的众多负面案例。他指出,瑜伽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么安全,练习特定姿势存在潜在受伤风险,可能导致中风。他甚至引用一位采访对象的话做出结论:“绝大多数人都不该练习瑜伽,因为太容易受伤。”

《瑜伽的科学》 封面

《瑜伽的科学》

这篇引发激烈争论的文章,节选自布拉德历时5年写成的新书《瑜伽的科学》(The Science of Yoga:The Risksand Rewards)。但事实上,在这本336页的书中,在媒体上吸引了大量眼球的关于瑜伽有害的内容,只占其中一章,不足全书1/10。而在其他章节中,布拉德投注了极大的热情,对瑜伽从印度流传至美国的历史加以详细阐述。他引用了大量科学研究结果,指出修习瑜伽的种种此前很少被宣传的健康益处——降低体内压力激素皮质醇的水平,增强大脑神经传导物质的活力,消除抑郁,提升创造力。经常练习瑜伽呼吸甚至可以有助于性唤起和性高潮。有趣的是,如果略去争议最大的第四章不看,文字中呈现的布拉德俨然一个急于用科学主义为瑜伽正本清源,从而保持瑜伽的正统性和纯粹性的护法使者。于是,此前所有的批判与揭露,原来都不过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情意结。

从2001年开始,美国的瑜伽产业经历了黄金十年,修习者人数从400万激增到2000万,由此催生了一个年产值高达60亿美元的庞大市场。毫无疑问,如此汹涌大潮,难免泥沙俱下。瑜伽师群体良莠不齐,瑜伽馆里谣言蛊惑,对这些乱象猛加抨击,其实并不自布拉德始。在这一背景下,他的激烈发言,更像是一种出自良好意愿的以毒攻毒的霹雳手段。

然而,好的初衷并不能赋予有瑕疵的传播手段以正义。正如《瑜伽解剖学》作者莱斯利·卡米诺夫(Leslie Kamin off)所批评的,在列出这些严重负面案例的同时,布拉德并没能令人信服地对照给出非瑜伽练习者人群中类似伤害和疾病的发生率,也没能深入分析,它们与修习瑜伽之间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洛杉矶时报》书评作家康妮·斯图尔特(Connie Stewart)为此调侃道,在她修习瑜伽的6年中,也曾受过重伤:回家路上摔到坑里,牙掉了,嘴唇也破了。

布拉德引用美国消费品安全委员会的报告指出,与练习瑜伽有关的急诊室就诊案例从2000年的13例上升到2001年的20例,然后又增加到2002年的46例。他一方面自己承认,同当时400万瑜伽练习者的基数相比,这些只不过是“极其罕见的例子”,另一方面又自圆其说,认为也存在受伤较轻的人不去医院看病的可能。但他似乎全然忘了,就在这之前,他刚刚提到,2001年前后,瑜伽修习者的人数几乎每年成倍增长。如果考虑到分母增长的因素,这个本来就没什么统计学意义的数字,是否会显得更加不靠谱?是什么让一个专业的科学记者犯下如此明显的逻辑错误?

布拉德希望瑜伽成为一种科学,被主流医学界接受,纳入政府监管之下,清除那些靠忽悠蒙事的瑜伽师。这当然是一个科学主义瑜伽练习者的良好意愿,但这并不成为要求所有人都必须基于科学事实而修习瑜伽的理由。1989年,杜克大学医学中心进行过一次有趣的实验。志愿者被分成三组,一组什么运动都不做,一组骑动感单车,另一组练习瑜伽。坚持4个月后,骑动感单车的一组各项健康指标有了显著改善,而练习瑜伽的一组没有变化。但耐人寻味的是,那些瑜伽练习者比骑动感单车的人更相信,自己变健康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