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人物 > 正文

江维杰:来自围棋道场的世界冠军

2012-03-05 13:17 作者:李翊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9期
2012年2月零封李昌镐拿到第16届LG杯世界围棋棋王赛冠军时,江维杰20岁,是最年轻的围棋世界冠军。然而,国家男子围棋队主教练俞斌九段说,要不了3年,比江维杰这代棋手更强、更职业的“95后”杀手将会涌现出来。

江维杰

江维杰

一波三折

2004年7月,四川成都全国定段赛,江维杰赢4盘输5盘,在小组赛被淘汰。向本刊记者回忆最后被淘汰的那盘棋,江维杰唯一记得的细节是,“陪我去的老师刘轶说,我的手有点抖。投子认输的时候,脑子有点空白。出来时,父亲发了点脾气”。

这是一场预料之外的惨败。“2003年他第一次去武汉参加定段赛,实力差一点,虽然最后没定上段,但是本赛赢了9盘。第二次去,我们是志在必得的,没想到江维杰心态出了问题,发挥失常。”刘轶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说。

这一年江维杰12岁,棋龄5年,性格内向,不爱说话,没什么同龄朋友,虽然半天学棋,半天读书,但是在班里成绩名列前茅。江维杰说,第二次定段失败,父亲第一次表现出强烈的失望,并开始考虑是否让他放弃职业棋手的梦想,回学校过一个普通孩子的生活。

“我和他父亲就此事交流了很长时间,觉得半途放弃太可惜。”刘轶说。他第一次见到江维杰时,江维杰读小学二年级。“我和5个孩子同时下棋,江维杰是其中一个,下棋很稳健。后来跟我学棋,在8个孩子里是最拔尖的一个。”

刘轶建议江维杰的父亲带着孩子去北京的道场学棋,走纯职业化道路。江维杰的父亲有些犹豫。刘轶说,江家家境不好,江维杰父亲下岗了,家里全靠母亲一人的经济收入维持。江维杰能坚持学棋,多亏了来自社会各方面的资助。“有个叫陈磊的棋友曾经资助过他一年多,他去北京学棋时候还得到了春兰集团扶持围棋儿童的5000元赞助基金。”刘轶说,即使如此,父子俩在北京依然过得很艰辛。

职业棋手跟其他项目专业运动员的培养之路不同,棋手在未能进入职业行列之前,几乎不可能入选地方专业队,拿到编制。正因为这个特殊性,参加定段赛就成了所有棋手的必经之路。北京的围棋道场就是集中突击冲段的地方,它在小棋手及家长心目中的地位很像外语培训机构新东方,如果不到那里进行针对性训练,那么参加定段赛几乎就是陪衬。

2004年,江维杰跟着父亲来到北京,进入卫平围棋道场学棋,半年后,父子俩转入位于通州的马晓春道场。这个时期马道的学生并不多。“一共20多人,10个左右的职业棋手,剩下的都是冲段的。在这些孩子里,江维杰基本功最好,已经具备职业棋手的水平。”马道的老师李君凯告诉本刊记者,“他没有明显的弱项,漏洞少,情绪稳定,来的时候我教他已经很勉强了。”

在马道,江维杰父子认识了来自甘肃的业余五段棋手葛玉宏。葛玉宏19岁开始从事围棋少儿教学,2005年,受冲段棋童父母之托,他带着来自西北的十几名棋童来到北京,最开始在聂道附近租房训练,后来辗转进入马道工作,并在2008年成立了葛玉宏围棋道场。在葛玉宏看来,江维杰的成功和父亲的严格管理密不可分。“在陪读的父母里,江维杰的父亲懂棋,此外,他对江维杰的时间抓得很紧。”江维杰在道场学棋之余,喜欢在网上下棋“加练”。虽然他是道场老师们公认的“自控能力比较强”的孩子,依然难以抵挡网络玄幻小说的诱惑。但是,他很腼腆地告诉本刊记者,在父亲“如影随形”的“监控”下,他并没有太多机会在网络上做“下棋”之外的事。葛玉宏告诉本刊记者,有一次他跟江维杰父亲吃饭,听到江维杰给父亲打电话,说的是赢棋的事,江父当时就回应儿子要好好总结,等他回家的时候一起复盘琢磨。

输棋的时候,父子俩也很默契。马道的老师们都记得,一旦输棋,这父子俩就会绕着道场转圈,“也不说话,就是一圈一圈地散步,不管刮风下雨”。

2005年的定段赛江维杰打得比较轻松,和马道的另两个孩子以9胜1负的战绩并列第一,通杀其他道场,升为职业初段棋手。江维杰说,这是他职业棋手成长经历中很关键的一步。因为定段成功,他得以在职业棋手的道路上继续向前;也正是因为这段波折,才让他更珍惜来之不易的职业生涯。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