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鞍钢“2·20”铸钢厂重大喷爆事故

2012-03-02 11:55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9期
发生在2月20深夜的喷爆事故造成了13人死亡、17人受伤的惨烈结果。专家组初步分析认为,这与砂型型腔内部和底部残余过多水分有关,但水分的来源还未有定论。

转机来临前的事故

“如果不出事,浇铸结束后,相关的领导和工人是要聚餐庆祝的,连餐馆都已经预订好了。”一位鞍钢重型机械公司铸钢厂的工人告诉本刊记者。当天晚上双罐合浇的产品叫做下环,是一个毛重95吨的环形不锈钢铸件,未来将用于三峡某水电项目中的大型水轮机转轮。当天白天,同样是在铸钢厂的铸造车间,工人们才完成了上冠部分的浇铸。“那是四罐合浇的过程,需要接近200吨的钢水。上冠比下环还要重,两者共同构成一套完整的构件。”

2月21日,鞍钢重型机械公司铸钢厂事故现场

2月21日,鞍钢重型机械公司铸钢厂事故现场

对于铸钢厂来说,这是今年开年以来难得的一份大订单。2008年之后,受金融危机以及环保人士谏言水电站对环境的破坏影响,国家放缓了对水电站的审批力度。铸钢厂能拿到这样的订单非常不易。铸钢厂位于重机公司在灵山的厂区大院内。灵山厂区又包括铆焊厂、五加工和锻造厂。另外,在鞍山市内的鞍钢厂区中,还有北部二加工、西部一加工以及轧辊厂也属于重机公司。一位来自铸钢厂连铸车间的工人向本刊记者介绍,去年公司亏损在两个亿左右,给员工开工资都是借的钱。“公司是否盈利主要就看铸钢厂,铸钢厂里则主要看铸造车间的订单情况。连铸车间内生产的成品是圆坯。最近废钢价格高,连铸成品价格低,就在前一段时间,连铸车间干脆还停止生产,因为只要开工,就要亏钱。而铸造车间以生产大型铸件见长,多为水利水电、军工、核电领域提供产品,一旦接到大订单,公司盈利就有保证。除了上冠、下环外,铸钢厂马上还要生产一批921型号的军工钢,这些特殊产品质量要求高,不是随便一家铸造企业就可以承接,重机公司的铸钢厂很有优势。”

2月22日,“2·20”事故受伤人员接受治疗

2月22日,“2·20”事故受伤人员接受治疗

也是由于铸钢厂内对这套大型水电铸件的重视,在2月20日23时36分左右发生喷爆事故的浇铸现场,聚集了超过30名工作人员。“一般的浇铸现场只会有浇铸和铸锭两个班组的工人。筑锭是铸钢厂的另一个车间,也就是浇铸钢锭,这与铸造车间的浇铸过程相似,但是比它简单。除此以外,筑锭人员还要负责铸造车间内钢水从炼钢炉到钢水罐以后的所有操作,包括运送钢水,浇铸时控制钢水罐的开关和钢水流出的速度。”一位铸钢厂的工人向本刊记者解释,“于洋是筑锭车间的大班长,另一位平时被叫做‘梁三’的是铸造车间的大班长。大班长是仅次于车间正副主任的职务,如果不是非常重要的浇铸任务,大班长不必在场。”于洋当时在浇铸地坑北侧护栏旁边,那是一个放置沙斗和移动混沙机的细长条区域。“喷爆发生后,喷溅出的钢水以及燃烧的火焰向北侧蔓延,地坑南边相对安全。有一位叫杜金波的专门到场进行监督的生产厂长,就是慌乱中躲到南边已经停止浇铸的钢水罐后逃过一劫。于洋全身100%烧伤,梁三则在事故中遇难。”当天有从沈阳过来的甲方两位女性监理人员,正在天车走台上给现场拍照,也不幸被火焰吞噬。最终事故造成13人死亡,17人受伤,其中有6人重伤,烧伤面积达65%以上。制型组的工人,来自动检车间的电工、钳工等维护人员,一般完成常规浇铸任务时都不应该出现在现场,但在事故中都有伤亡。截至发稿之前,本刊记者接触到的两批遇难者家属都还在等待DNA认定的消息。

浇铸组里5位工人中,唯一的幸存者是韩寿春。他的烧伤并不严重,“只是头部、双手和脚面有伤。爆炸的冲击波非常厉害,30多米高的厂房屋顶都被破坏。受冲击波的影响,他肋骨断了一根,脾脏也刚刚做了摘除手术”。守护在重症监护室门口的同事陈星(化名)告诉本刊记者。韩寿春当天是值16点至24点的中班,陈星应该接替他值第二天8点至16点的白班。“当时浇铸马上结束,韩寿春和其他几个工人已经在往冒口里扔保温剂,好让钢水逐渐冷却补缩。他的反应比其他同事要快,咬牙扶着滚烫的护栏翻了过去才没被钢水盖住。”同时陈星也很庆幸自己没有当班:“我一般是站在离冒口不到1米的地方来指挥,看到冒口的钢水上来就要喊停。那个位置是必死无疑的了。”

事故后,铸钢厂已经停止了生产。工人仍旧每天去签到,做些准备性工作。一位工人告诉本刊记者,让他感到惋惜的除了工友逝去的生命,还有这个自己已经工作了十几年的工厂的命运。“前两任厂长的名字已经记不得了,都不如去年底从粉材厂过来上任的新厂长翟铁南给人印象深刻。他在大会上说过,他是带着棺材来上任的,可见改革决心之大。”在上任后,翟铁南最大一项举措就是成立第九车间。“第九车间容纳了一些从其他各个车间裁减下来的冗余工人,统一安排他们来做一些生产辅助工作。比如厂里原来有个质控科,任务就是从炼钢到浇铸结束全程记录钢水情况,但基层工人都认为这个岗位没有存在的必要,因为即使没有他们,生产人员也是要做相关记录的。那么这些人到了第九车间就会重新来分配任务。另外,在各个车间都有挂名的人,有的人通过工伤证明不来上班,同时享受工资、五险一金,又能在工厂外来接活。这些员工的真实状况以前都是糊涂账,但在决定是否裁减到第九车间的过程中就会一一核实。”这位工人说。事故发生前,各车间才刚刚确定好裁减人员名单,但第九车间还未真正运转起来。“新厂长的改革措施,配合着几笔铸造的大订单,眼看今年的状况能强过往年,却又被突然的灾祸打乱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相关文章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