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娄烨,“作者电影”导演

2012-03-02 11:01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9期
3月,娄烨导演的“个展”将在尤伦斯艺术中心拉开序幕,娄烨电影将首次在影院与内地观众见面。7月,新片《谜》也将在内地公映,这是娄烨阔别内地电影市场9年后的回归。

娄烨 春风沉醉的夜晚

电影《春风沉醉的夜晚》剧照

5年内,娄烨有《春风沉醉的夜晚》和《花》两部新片,皆入围三大电影节,其中《春风沉醉的夜晚》还把戛纳电影节最佳剧本奖这一含金量颇高的奖项收入囊中。此外,从来没有离开过胶片的他,也尝试了用家用DV创作。“豁然找到了新的可能性,在眼下这个拿个手机都能创作的年代,真的要一个拍电影的人停下来,其实也不那么容易。总的说,这5年对我还算是很扎实的。”

由此就有了“反而禁得自由自在”的说法。娄烨自己不否认:“决定拍就拍了,临时改就改了,所有障碍是创作本身的技术性障碍,创作回归到最本真,充满了乐趣。”但他更强调:“我当然希望自己的电影不会被禁,只有傻瓜才觉得禁得舒服,一个中国导演拍的电影在自己的国家上不了片儿,是遗憾的事,特别遗憾的事。”

娄烨

导演娄烨

娄烨说自己“人生的每一步都不是原先想好的、设计好的”。最初是学画儿出身,素描,静物,人像,打基础,又一门心思学了三年动画,毕业后顺理成章在美影厂工作。干了两年,却还是想再考中央美院,抱着好不容易来一趟北京、何不再报个学校试试的心情,才另又考了个北京电影学院,那年北电动画系不招生,选导演系是出于无奈。

误打误撞成了“85届”的一员。同学是王小帅、张元、路学长、唐大年等人,所谓的“第六代”正由那里源起。“那一届实际是北京电影学院教学改革的一年,整个教学手法变了。后来所谓的‘地下电影’、‘独立电影’,其实真的是和当时学校的改革有关系。那时候我们做作业就是,布置10分钟的短片,但什么都不管,也不给钱,仅提供一点设备。这么四年出了学校,我们发现一切都好办,没钱找钱,没场景谈场景,于是自然而然就形成了脱离体制的状况。电影学院是‘罪魁祸首’。”

娄烨在学校里拍的第一个短片作业叫《控制》,没有故事,没有情节,作业要当着全班放片并讨论,所以还和老师吵了一架。“老师觉得你得说点什么事儿啊,我说,电影语言问题还没有解决,没法儿说事儿。”

后来的一个10分钟作业,娄烨又拍了20分钟,还分两部分:一部分纪实方式,拍了在超市里购物付款的全过程;另一部分拍在一个画室里,说一个女人千方百计想把鸡蛋竖在一张椅子上,终于要竖成功时,蛋碎了。“现在看,前部分是《火车进站》,后面就是梅里爱。实际上这是对两种电影可能性的尝试。”娄烨告诉本刊记者。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