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新书推荐 > 合订本 > 大国的游戏(套装全4册)三联生活周刊专题合订本 [平装]
404
大国的游戏(套装全4册)三联生活周刊专题合订本 [平装]

大国的游戏合订了三联生活周刊在2011年推出的有关国际政治的四本刊物,分别是《中东的形成》、《入埃及记》、《美国模式如何持续》和《抛弃卡扎菲》。阿拉伯之春被评为2011年世界十大新闻之首,谙熟互联网、要求和世界其它大部分地区一样享有基本民主权利的年轻一代走上街头,要求推翻本国的专制政体,形成了一场规模空前的民众反政府运动,这场运动以北非国家突尼斯的本·阿里政权被民众抗议推翻为肇始,形成一场规模空前的民众反政府运动,如潮水般席卷整个阿拉伯世界,稳坐江山数十年之久的政治强人如多米诺骨牌般接二连三地倒下,而这场运动中以及在世界范围内美国所扮演角色的微妙演变更是值得玩味。

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将要发生什么?如何看待政治?如何看待国家与地区、国家与国家、政府与人民、强与弱之间的对立与关系?在大国的游戏里,我们看到了“革命”的希望、看到了“霸权”的博弈、看到了“独裁”的灭亡……在这个时代、这个时刻的中东、这样的历史进程、我们视野里的那些纷乱,认识它理解它,最重要的途径之一就是寻溯其历史根源。这一系列精彩的文字,将会帮助我们更好的认识世界。

 

大国游戏之《中东的形成》:一般史论将1869年苏伊士运河的通航认定是近代中东形成的一个标致性事件。大航海时代所“发现”的东方,因为这一河道的开通,格局变得崭新——现代化先发区域的“西方”,与遥远而资源丰富的“东方”,其货运线路整整缩短了40%。即使140年后的今天,经苏伊士运河完成的货运量仍占欧亚两洲海运货物的80%。世界因这条运河而迅捷相连,是那个时代的伟大事件,即使现在,它仍为事实。但这只是现代化西方的胜利?英国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早有洞见:“(东方和西方之间的中东)握有使两极之间直接交往的通道畅通无阻,予以封闭或迫使重新开放的权力。”这种权力,或者将导致灿烂的古埃及、古巴比伦文化,以及阿拉伯文化因这条运河而兴?这当然是后世读史者并无意外的想象。只是,历史的进程,断无如此浪漫之想象。苏伊士运河开通后,中东发现了储量达全世界总量2/3的石油——如果说现代化的西方全球征战史,无不以资源争夺为核心,而这种争夺又以石油为甚。正如基辛格所说,“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那么,中东的价值,岂可能只是通道之便?如果深入梳理两次世界大战,以及此后的中东各场战争,石油的争夺无不深藏其间,成为关键因素,各种权力也因此深刻介入中东。如此剧烈争夺,中东的复杂由此而如被打乱结构的线团,处处有线索与头绪,却任何一处也难清晰。在现代意义上开始形成的中东,只是将其视为区域史——这当然不够,它几乎是一部全球现代化史的缩写版。只是,它还处在历史过程之中,成型尚远。

 

大国游戏之《入埃及记》独立后埃及面临着全面的现代化与全球化的挑战。从国家资本主义到自由市场经济,从战争到和平,从亲苏到亲美,从泛阿拉伯主义的旗手到阿拉伯世界的“叛徒”……埃及成为这个动荡世界的缩影。民族、宗教、帝国主义、石油美元,各种力量左右着埃及的发展。革命果真能够解决一切问题?我们的考察发现,受制于各种外部因素干扰的埃及,很难按照自己的意愿设计发展道路和模式。这也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面临的相似困境。现代性意味着稳定,现代化则意味着动乱。也就是说,“现代化”本身就是一个充满变数、矛盾的动乱过程。而问题的核心恰恰在于,对包括埃及在内的发展中国家而言,稳定又是推进现代化的必要前提,没有稳定的政治和社会环境,经济和社会建设无从谈起,“现代化”不可能成功。

 

大国游戏之《美国模式如何持续》:由于美国头号经济大国的地位,以及发行全球货币储备货币的特权,美国可以不用从事辛苦的实业生产,就可以过上好日子。除了军事工业、高新技术以及华尔街的金融服务业等重要领域,以及美国具有比较优势的产业之外,其他商品都可以从全球购买。而其他国家比如中国或日本,将商品出口到美国之后,获得的美元形成本国的外汇储备,这些外汇储备的作用在于国际清算和维护外汇市场的稳定,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这些国家在保留巨额外汇储备的同时,还要负担起保值增值的责任,于是,这些外汇储备中的相当部分又回到美国,形成美国的国债、“两房”债券之类的资产,美国再将这些钱投入到国防军事、社会保障、购买住房甚至日常消费。对美国人而言,既然有取之不尽的资金为我所用,过度消费的习惯也就愈演愈烈。美国人消费的资金再度从美国流出到其他国家,兑换成美国需要的商品,最后又通过美国债务回流到美国,然后周而复始地循环不止。对美国而言,在这场游戏中的成本只是按期付清利息,但是由于美国可以无节制地滥发货币,利息成本也可以最大限度地被稀释,如果美国可以永远借新债还旧债,相当于可以永远不用偿还本金,只要美元的全球储备货币地位不动摇,美元霸权依然存在,这个游戏就可以一直运转下去。在过去几十年里,美国乃至世界经济就是这么运转,在这场游戏中,美国当然是最大的赢家,自己只需要开动印钞机就可以得到全球的商品,但美国付出的代价就是产业空心化,在30多年里找不到实体经济的支撑,最终一次次被泡沫经济所伤。当美元霸权还在、债务经济模式还可以运转的时候,美国即使没有找到自己的经济引擎也还可以暂时维持,但是一旦美国失去了美元霸权的地位,实体经济空心化的美国就将不可避免地步入衰落。

 

大国游戏之《抛弃卡扎菲》:与其把卡扎菲看做一个国家领袖,实际上他更像一个放大版的贝都因传统部落的酋长。卡扎菲对这个世界的所有现存制度都表示不满,否定资本主义,否定社会主义,认为只有他的人民直接执政最好,但是他建立的“民众国”却是个人高度集权的国家,与现代政治制度逆向而行。新政权直到1970年12月才发布了它的一个施政纲领。确切地说,它并没有说明国家的发展方向,其中的主要内容包括驱逐外国军事基地,国家团结,取缔所有政党——所有这些措施都被小心翼翼地和伊斯兰精神挂钩。在执政的40多年里,卡扎菲一直支配,并乐于不断调整利比亚社会的财富分配。在“黄金10年”,他向民众慷慨解囊。政府在住房、医疗卫生以及教育等公共领域的投资大大增加。但是随着卡扎菲家族和相关部落的权力建构,利比亚的政治制度越来越成为经济社会发展的牢笼,家族和小利益集团成为石油财富的最大受益者。卡扎菲被本国民众抛弃,正是他用原始办法管理现代国家的后果。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