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旅游 > 正文

与苏格拉底晨跑(6)

2012-02-28 15:08 作者:张宇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这些人热爱火山口,热爱不稳定,热爱与失控临界的地方。每天在鱼腥肉臭、身体丛林和众声喧哗中思考哲学、戏剧和艺术。难怪他们当时能在一个君王独裁盛行的世界上,以至今令人吃惊的想象力,发明了全民做主的直接民主政体,可谓是一群古代的集体先锋。

苏格拉底每天到市集比他们还早,锻炼完了就可以跟这帮熟稔近期城邦生活大事的人讨教了。我问苏格拉底人家不会嫌他烦吗?他告诉我,首先,这些人不是专业当官的,雅典没有专业官僚集团。在伯利克里时代,对议事会员只有两条要求:30岁以上的雅典公民;拥有两头牛或等价财产(中农)。根据不得连选连任的条件看,1/3的雅典公民一生都有机会入选。苏格拉底也曾入选,还担任了公民大会会长。这里必须解释一下,公民指属于城邦的人。不包括妇女、奴隶、边区居民、外邦人,还必须可以自备武装和马匹参加公民军。而伯利克里时代,由于公民参政津贴的发布,更加限制了公民的人数,要求“其父母皆为雅典人者,始能为雅典人”。

雅典人鄙视专业化。在希腊词汇中,男人最重要的品质是“arete”,最好的翻译是“excellence”,意思是一种整体性上的勇气与杰出,包括精神和肉体两方面。而这个品质的外在体现,就是成为参与城邦公共生活的负责任的人。雅典公民一生中,总有机会成为公民军的一员,执干戈以卫社稷,也有机会在法庭陪审,定夺他人生死,还有机会在议事会中做出与城邦存亡相关的重大政治决策。在做这所有事的同时,他仍然是一个每日养家糊口的人,是农民、商贩、工匠、哲学家、戏剧家……Arete就是古希腊人追求的整体性,是城邦提供的生活方式的核心价值。最讽刺的是,伯利克里时代,由于城邦的发展膨胀,难免需要一些常任专职行政人员,比如管理文件的人、警察等等,这些职务都由奴隶来担任。这些货真价实的国家奴隶,是我们熟悉的“人民公仆”的发端。

而且,不要执著于雅典人在他们的作品中表现得多么理性和平衡,他们其实是非常外向和热爱交流的人群。他们户外生活的时间远远多于世界上任何大都市的居民,而且把交谈当做呼吸。苏格拉底说,他的朋友伊斯克玛古斯(Ischomachus)的一天曾有幸被记载下来:他一定要在天亮前起床,先步行去自己马场看看有什么要照料的,跟照顾农场的人聊聊,骑骑马,跟马聊聊;然后再步行去城里,要赶在市场9点钟开始之前,去他要找的人家中商讨事务,无非是聊了走,走了聊。最后在午饭前,来一个油刮调理:用香油按摩身体,然后用刮板(非常像我们常用的刮痧板)将油和着身上的汗和泥刮下来。午餐后就是自由时间了,除了处理私人事务,苏老师自豪地告诉我,非常重要的内容就是“和苏格拉底这样的人聊天儿”。

由于不可能500人都扔下日常事务来现场当班,苏格拉底指着议事会堂西南的一个圆底锥顶的建筑说:“从500人中,让每个部族的50人轮流成为议事会长,每年有1/10的时间这50人是最高决策者,他们每天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抽签选出一个主席,如果当天需要召开公民大会,就由他召集。”

这个圆锥型建筑叫托伦斯(Tholos),它还是雅典度量衡标准的储存地,这些标准器上都刻有“Demosion”字样以确立它的城邦属性。

雅典人认为,托伦斯作为直接民主的中心机构,必须日以继夜地运作,所以50名议事会长再分为10个组,35天要实行三班倒,以24小时保证议事会堂的物质设备和文件的安全,保证托伦斯大厅中心雅典圣火的燃烧,保证雅典公民权益在睡梦中也不受损害。我们在路上看见的男人们就是来接早班的,他们必须在日出时到达这里。

所以这个260多平方米的圆形大厅也是执政官的餐厅兼卧室,最多能容纳25人进餐。而北边接出一间小屋,正是最高行政官员的厨房,厨师每天清晨一出门,过条小路就可以买菜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晓晨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