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旅游 > 正文

与苏格拉底晨跑(5)

2012-02-28 15:08 作者:张宇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这些人热爱火山口,热爱不稳定,热爱与失控临界的地方。每天在鱼腥肉臭、身体丛林和众声喧哗中思考哲学、戏剧和艺术。难怪他们当时能在一个君王独裁盛行的世界上,以至今令人吃惊的想象力,发明了全民做主的直接民主政体,可谓是一群古代的集体先锋。

最常使用的法院在市集南部的赫联联(Helialia),是市集中唯一的露天建筑,足以容纳1500人,陪审团的下限是201人,正常规模是501人,最多可达1500人。法院的围墙高不足1米,里面的人随时可以和站在墙边的路人讨论审判情况。伯利克里时代,每个陪审人在进入法庭前,被授予一根出庭杖和一枚证章,凭着二者可以领取2个欧布尔(Obol,1个欧布尔相当于人民币进制中的1毛钱)的津贴,后来涨到3个欧布尔。其实法庭就是一个给公民上法律与政治课的地方,这个课堂上,“学生”可以发表决定性意见,而且还可以领钱。

位于雅典古市集的阿塔罗斯柱廊,是阿塔罗斯二世赠送给雅典城的礼物,柱廊内设有雅典古市集博物馆,展品大多与雅典民主有关

位于雅典古市集的阿塔罗斯柱廊,是阿塔罗斯二世赠送给雅典城的礼物,柱廊内设有雅典古市集博物馆,展品大多与雅典民主有关

再往前是宙斯柱廊(StoaofZeus),这个柱廊比前一个大,是献给解放雅典的宙斯神的,他帮助雅典人打败了波斯的进攻。三面墙上悬挂着为雅典而死的战士的盔甲。“嘿,这算是我的地盘儿。”苏格拉底停在它浅灰色大理石的平台上说,“这是大家都来碰头聊天儿的地方,我在这个台子上回答朋友学生们。如果累了,还有凳子可以坐会儿。”他指着靠西墙和南墙的一长溜大理石凳子说。看来他才是在柱廊中讲哲学的开创者,不过这个老师跟斯多亚的芝诺可差别大了,他最喜欢人堆儿里热闹。与其说是热闹,不如说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吵闹,阿里斯多芬创造了一个在这里买香肠的人物,名字就叫“市集吵闹声中长大的”。

苏格拉底著名的口头禅“我指着宙斯神发誓”,就是从这里来的:柱廊里有一尊宙斯的青铜像。可这尊老神从来都不青睐异议分子。苏格拉底发言直指痛处,生冷不忌,常常在这里被人揪着头发暴打一顿。更别提公元前339年,雅典民主政体终于通过他最熟悉的公开审判判处他死刑,给民主的起源画下了最耻辱的一笔。

继续向前,太阳刚刚升起,市场里开始涌入摊贩。在每条有树荫的路旁,他们在悬铃木下面,用木板和柳条迅速搭起排挡。路上出现了几个匆匆前进的男人,苏格拉底告诉我:“他们都是赶去托伦斯(Tholos)值班的人。”

我们先经过右手边的议事会堂(Bouleuterion)。它此时已经经过扩建,靠山麓一边拓展出一个更宽广的新会堂。这座多边形的石灰岩建筑宽深都大约有23米,是500人议事会办公的地方,也是储存城邦重要文件的地方,室内的北墙和西墙都有好几层木椅子提供给工作者。它的名字来源于雅典的10个部落,它们每月都要随机抽签选出50个人来,合起来组成城邦的500人议事会,管理日常事务,作为公民大会的预备会。因为需要全体公民裁决的事务太多,所以需要有预备会来分类,先期调查以及召集全体公民大会等工作。

在任期间,这500人不得离开城邦,不得出售他们的财产。起初他们都是义务的,后来由于雅典经济的发展,伯利克里为了鼓励生活无保障的贫穷公民也积极参与公共事务,给议事会的官员每人每天1个德拉克玛,足够5口之家一天的消费。他们在这个时期还获得另一个表彰:去剧院有权坐到靠前的大理石椅背的VIP专座上去。

会堂的建筑形式和市集其他部分的开放性迥异。墙高顶重,外人完全无法窥伺。内部结构类似阶梯教室,斜坡状的席位有利于全体官员倾听站在底部的一个人的发言,而不是如市集讨论和法院辩论一样众声喧嚣。整个市集的建设没有一个规划,而这个扇形建筑却是经过精密设计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晓晨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