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旅游 > 正文

与苏格拉底晨跑(2)

2012-02-28 15:08 作者:张宇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这些人热爱火山口,热爱不稳定,热爱与失控临界的地方。每天在鱼腥肉臭、身体丛林和众声喧哗中思考哲学、戏剧和艺术。难怪他们当时能在一个君王独裁盛行的世界上,以至今令人吃惊的想象力,发明了全民做主的直接民主政体,可谓是一群古代的集体先锋。

这时候我们还能找到一个无与伦比的导游:苏格拉底。他此时正当48岁的盛年,已经从对几何学的兴趣完全转移到伦理学上,智能而且幽默,天生喜欢交游,是个热血话痨。这个几乎不旅行的雅典人,只参加过两次作战,余生都在家乡度过(或许要除去几次和小伙子去海岛的暧昧之旅)。在雅典的日子里,30岁前是个在市集内开作坊的石匠。30岁后是个在市集内与人专职“聊天”的哲人,所以市集是他最熟悉的地方。

苏格拉底 古希腊

苏格拉底

苏格拉底虽然常常被后人敬为民主制度的先锋,但是我更喜欢认他为异议分子的老祖宗。他真诚地帮助遇到的每个人去发展自己的公民生活和责任,自己也严格尊重民主的基本原则,比如他认为不可以逃避城邦判给他的死刑,是因为“法律是我们的爹娘”。但是雅典城邦却从来不把他当成有助于稳定发展的好公民。因为他总是以真理之名来挑战已有的权威,他对雅典“多数专制”的质问撼动了根基。异议立场是政治和社会进展的重要元素,这个立场中的人通常最熟悉已有的制度,也最开放向“他者”,虽然苏格拉底以他那套绕人的提问法著称,但从他那里听到的意见其实是直接和无忌的。

记得第一次在梦中见面,他眯着眼睛盯了我一会儿,说:

“哈哈,没想到,一个中国女人。”

“苏格拉底吗?你死了还是不闲着,四处找人梦里聊天?”我见了他不知为何说起话来也直愣愣的。顺便说一句,在梦里似乎跟任何时空的人交流都没有语言问题。

“也没有重新开始多久,基督教认为我们希腊人的话都是异端邪说呢。我躲了很久,鬼魂最害怕梦中的利剑了。9世纪一直在哈里发的城池里,文艺复兴到了佛罗伦萨,发现那里的人更喜欢我的学生柏拉图。直到从你们的19世纪开始,从那些重新信仰‘古典学’的人群中开始,我才能四处溜达。

我特别喜欢强烈梦想着Agora的人的梦境,因为那是我最喜欢回去的老地方。但做这种梦的大多数都是英国人,那些拜伦、雪莱和王尔德的传人;或者德国人,那些尼采、瓦格纳的信徒,甚至还有迷恋多利安血统的纳粹分子;除了欧洲人之外,后来也有了日本人,很少几个中国男人,我从他们那里多少了解了后来的世界。

可是还从没碰到过一个中国女人……”

古希腊人参加每年在雅典城举行的泛雅典娜节


古希腊人参加每年在雅典城举行的泛雅典娜节,这是庆祝丰收及新年的节日。届时,人们要向雅典娜奉献一件崭新的绣袍和动物祭品,并举行盛大的体育竞技和音乐比赛

苏格拉底日常去市集的时间都是天不亮的时候,因为他要先在那里锻炼身体,以待上午9点开集后,再去和各类人讨论问题。所以作为“废墟控”的终极幻想,就是跟着苏格拉底的鬼魂来一段晨跑,在安静的黎明重构市集的精华。

这里作为锻炼的环境其实不错,公元前479年雅典从波斯人手中解放后,奇蒙(Kimon)将军为了给来市集参与城邦公共生活的人群遮荫,于其中种植了高大的塞浦路斯悬铃木。所以到公元前421年,树木已然成荫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网络编辑:晓晨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