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封神”、“西游”疑难辨(2)

2012-02-28 14:42 作者:汪昭羽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8期
《封神演义》和《西游记》一脉相承,互参互证,一定是要放在一起读,以前看《西游记》的时候没看《封神演义》,看《封神演义》的时候没看《西游记》,所以有很多人物、典故线索就此中断了,但是放到一起来看,确是一点也不突兀。从故事发生的年代上讲,《封神演义》在前,《西游记》在后;从写作人物的年代上却是颠倒过来了——但是,从情节看,是《西游记》在解释《封神榜》,以前读《西游记》的谜题,都是在《封神演义》中解决的。

从菩提老祖的名字、住所和“广大智慧真如性海颖悟元觉”弟子顺序来看,我们可以猜想他的功法是佛道双修,但是主要是佛门一脉的。证明如下:如果他是道门的,他没有升天就是地仙,必然受地仙之祖镇元子的制约,但是那镇元子虽然自我感觉良好,牛气冲天,但是用尽法力也奈何不了孙悟空;而菩提祖师在悟空出山的时候就已经把话说绝了:“你这去,定生不良。凭你怎么惹祸行凶,却不许说是我的徒弟。你说出半个字来,我就知之,把你这猢狲剥皮锉骨,将神魂贬在九幽之处,教你万劫不得翻身!”

显然,菩提老祖的水平远远高于镇元大仙,放眼世界,或许只有如来佛祖能够一较高下。

新西游记 剧照 孙悟空 菩提老祖

新版电视剧《西游记》剧照

菩提老祖是谁?答案已经呼之欲出了。《封神演义》里面的西方教,接引道人便是如来佛祖,那么另外一个就是菩提老祖的真身,孙悟空的师傅——准提道人。此人无论是神通还是手段,和如来佛祖一般无二,更有铁证如下:

《封神演义》第六十一回:

文殊广法天尊听得脑后有人叫曰:“道兄剑下留人!”广法天尊回顾,认不得此人是谁;头挽双髻,身穿道袍,面黄微须,道人曰:“稽首了!”广法天尊答礼,曰称:“道友何处来,有甚事见谕?”道人曰:“原来道兄认不得我,吾有一律说出,便知端的:

大觉金仙不二时。西方妙法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道人曰:“贫道乃西方教下准提道人是也。”

《西游记》第一回:

见那菩提祖师端坐在台上,两边有三十个小仙侍立台下。果然是:

大觉金仙没垢姿,西方妙相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又是同一首诗,分别在《封神演义》和《西游记》里面描述准提道人和菩提老祖,这难道还有什么疑问?

谁是陆压?

陆压在《封神演义》里是一个不得了的人物,见势不妙就可以化彩虹,不怕赵公明的金皎剪,不怕孔雀明王的五色神光,一个宝贝葫芦更是见神杀神,见鬼杀鬼。他是谁呢?依然从书中找线索。

一矮道人,戴鱼尾冠,大红袍,异相长须,作歌而来:

“烟霞深处访玄真,坐向沙头洗幻尘;

七情六欲消磨尽,且把功名付水流。

任逍遥自在闲身,寻野叟同垂钓;

觅诗人共赋吟,乐陶陶别是乾坤。”

赵公明认不得,问曰:“来的道者何人?”陆压曰:“赵公明!你竟也不认得我,我也非仙也非圣,你听我道来:

性似浮云意似风,飘流四海不定踪;

或在东洋观皓月,或临南海又乘龙。

叁山虎豹俱骑尽,五岳青鸾足下从;

不富贵不簪缨,玉虚宫内亦无名。

玄都观里桃千树,自酌叁任我行:

喜将棋局邀玄术,闷坐山听鹿鸣。

闲吟诗句惊天地,静理瑶琴乐性情;

不识高名空费力,吾今到此绝公明。

贫道乃西昆仑散人陆压是也。”

他不知陆压乃火内之珍,离地之精,三昧之灵。三火攒绕,共在一家,焉能坏得此人。陆压被三烧有两个时辰,在火内作歌,歌曰:

燧人曾炼火中阴,三昧攒来用意深。

烈焰空烧吾秘授,何劳白礼费其心?

火内之珍,离地之精,三昧之灵,当得起这个名号的,恐怕只有天地之内的三盏灯和太阳,首先说三盏灯:八景宫灯、灵鹫宫灯和玉虚宫灯,但是灵鹫宫的灯下凡变成马善,打不死倒是打不死,但是武功法术皆很烂,和陆压那种飘逸洒脱不是一个档次的。

太阳是什么?当年后羿射日,射了九个金乌鸦,只留下来了一个,陆压,压者,鸦也。陆压更有可能是金乌的灵气凝结。

无独有偶,《西游记》里有一个神秘的乌巢禅师,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是法力高强,连孙悟空也不能怎么着他。

三众进西路途,有个月平稳。行过了乌斯藏界,猛抬头见一座高山。三藏停鞭勒马道:“悟空、悟能,前面山高,须索仔细,仔细。”八戒道:“没事。这山唤做浮屠山,山中有一个乌巢禅师,在此修行,老猪也曾会他。”三藏道:“他有些甚么勾当?”

八戒道:“他倒也有些道行。他曾劝我跟他修行,我不曾去罢了。”师徒们说着话,不多时,到了山上。好山!但见那:山南有青松碧桧,山北有绿柳红桃。闹聒聒,山禽对语;舞翩翩,仙鹤齐飞。香馥馥,诸花千样色;青冉冉,杂草万般奇。涧下有滔滔绿水,崖前有朵朵祥云。真个是景致非常幽雅处,寂然不见往来人。那师父在马上遥观,见香桧树前,有一柴草窝。左边有麋鹿衔花,右边有山猴献果。树梢头,有青鸾彩凤齐鸣,玄鹤锦鸡咸集。八戒指道:“那不是乌巢禅师!”三藏纵马加鞭,直至树下。

那禅师化作金光,径上乌巢而去。长老往上拜谢,行者心中大怒,举铁棒望上乱捣,只见莲花生万朵,祥雾护千层。行者纵有搅海翻江力,莫想挽着乌巢一缕藤。

仔细对比一下陆压的诗词和这段景色描述,是否似曾相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