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台湾摄影师林添福:我所记录的爱情

2012-02-27 13:28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8期
花费20年时间,踏遍了几乎全部56个民族的村落,台湾摄影师林添福将记录下的200多对金婚老人的合照,会聚成展览《半个世纪的爱》。“记录正在消失的东西”,是他踏入纪实摄影行当时所感到的使命。如今看,不仅他记录的奇特婚俗在今天难以寻觅,那些恒久的婚姻和爱情也显得弥足珍贵。

林添福 摄影 爱情

艾力·窝扎孜、玛依娜·希亚日夫妇,哈萨克族,1952年结婚

1987年,27岁的林添福成了刚创刊的台湾大地地理杂志社的专职摄影。“由于在本岛上能拍到的题材有限,杂志社把目光投向了原住民的世界。原住民多生活在环境艰险的地带,去采访他们被认为是苦差,但我年轻、体力好,从来不推托这样的选题,有时还会主动申请去。”林添福对我说。那一次,林添福和另一位文字记者要去记录太鲁阁族的生活。他们居住在太鲁阁国家公园内,地形特色是峡谷和断崖。“政府为扶持他们发展经济,也出于方便管理的目的,陆续在将他们从高山上迁移到平缓地带。我们找到已经搬下来的一个村落,村民告诉我们,只有一对80多岁的老夫妇还不愿意搬下来,于是我们决定上山一探究竟。”

具体情形林添福已经淡忘了。他说,他只记得夜晚在木屋里留宿,微弱的火光中这对老人开始讲述他们的过去。“老奶奶在年轻时长得美貌,结果被邻村族人看上,有过被抢亲的经历。在太鲁阁族中存在这样的婚俗,但她坚决不从,逃了出来,几年后和身边那位老爷爷恋爱结合。”林添福说,打动他的是老奶奶追求真爱的信念,以及夫妻俩在之后岁月里相濡以沫的恩爱细节。就在那个瞬间,他的脑海里萌生了一个念头:去拍摄一系列经历过漫长婚姻的老年夫妇。“他们像这个世界上的绝大部分人一样,默默无闻地出生、成长、结婚、生育,最后也将默默无闻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见。他们自己没有能力,也没有什么渠道能讲述他们的故事。我觉得应该为他们,也为我们自己,真正去做点什么。”

林添福那时已经是台湾小有名气的摄影师,为他奠定声誉的是24岁那年在台北爵士摄影艺廊举办的《风与燕尾》展览,拍摄的是金门岛上自然及人文风物。此前由于金门是军事重地,没有任何那里的影像信息。“风是造成当地独特气候环境最主要因素,从而影响了当地的地貌和植被。燕尾指岛上民居中的燕尾山墙,金门岛上一度文风鼎盛,培养出不少朝廷中的要员,燕尾山墙则是为官的人家中才能采用的建筑形式。”林添福1981到1983年曾在金门服兵役。“金门和马祖一度属于作战前线,去那里服兵役叫抽到‘金马奖’,家人要和你哭着送别的。”但林添福服役时,两岸局势已经缓和,他说:“我在复兴美术工艺学校学的是设计,服役期间负责画些阵地火网图或者防卫编制图。闲暇能够去照相馆借部照相机四处拍照。”

林添福

林添福

等到兵役结束,林添福在80年代中期做自由摄影师的时候,摄影风格又有变化。“‘党外运动’兴起,纪实摄影师开始把镜头对准弱势群体和政治事件。”林添福说,他对少数民族的兴趣就是在那个时期产生的。“岛上的原住民文化独特,却不断受到汉族文化的冲击和同化。我由此产生了一种强烈的使命感。”

关于爱情的拍摄计划直到1992年才在杂志上以专题单元的形式得以实现。之所以搁置,多半是由于作为专职摄影的身不由己,以及拍摄对象的匮乏。1987至1989年,林添福在《大地》工作了三年。在外人看来,他是令人羡慕的旅者,一年可以踏访数个国家或者大陆的若干省份;但林添福却有自己的苦恼。“就像第一次出国拍摄是去埃及,图片加上文字,一共发了100多页,在编辑看来,这个题目已经穷尽,在很长的时间内都没有可能再去。所以从创作来讲,并不能对某个有偏爱的题材积累资料。每次接到任务,我都会考虑得相当周全。按下快门之前,我就要想这张将来要做专题的第一页,那张将来又要去备选封面,这种拍摄是为了谋生,拍摄前的杂念都会影响作品的纯粹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