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桃姐》,更专注、更单纯

2012-02-22 14:26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7期
“《天水围的日与夜》对我而言,确实是一种尝试,试着把感情放得更加单纯、专注来面对自己习以为常的事物。我想这也是打动观众的原因,我发现,这好像真是自己所擅长的,《桃姐》不过就是想继续走走看而已。”

“因为我也老了”

“因为我也老了。64岁,单身,开始担心孤独,怕老得太潦倒。”许鞍华如此敞亮地解释自己初见《桃姐》剧本的一见钟情。

桃姐 许鞍华 刘德华

电影《桃姐》剧照

许鞍华说她最初看到这剧本时,还仅仅是个舞台剧或者电视单元剧的本子,写这个故事的编剧是曾与她合作过《女人四十》的李恩霖(Roger),故事主人公桃姐也就是他家里的老佣人,少女时送入李家,一生照顾了一家五代人。李恩霖有感而发,选择舞台剧和电视单元剧的形式,是出于故事商业预期的担心,虽然做成电影的希望渺茫,李恩霖还是约了许鞍华喝茶,想听听她的意见。

哪知道许鞍华竟用梦寐以求形容自己对这个剧本的兴趣,她说不仅拍,还要找大明星来演,比如李恩霖要找刘德华,配角最好全是漂亮的“卡斯”。她说:“桃姐的故事里,我觉得我自己既是李恩霖也是桃姐。比如我要拍电影的时候,没有时间陪我妈妈,老母亲是与我相依为命的,所以觉得很愧疚,所以我对李恩霖的经历感同身受。更不用说,我就是即将孤零零老去的女人,桃姐现实经历了我内心所有的恐惧。”

许鞍华入行超过30年,拍了23部电影,不乏名片。处女作《疯劫》(1979)便以大胆而敏锐的女性触觉讲了一个血腥赤裸疯癫的爱情故事,虽不尽善尽美,却全然跳脱常规,许鞍华便因此奠定了香港电影新浪潮旗手地位。接下来充满叙事刺激作者直感的《投奔怒海》(1982),悲歌慷慨的《胡越的故事》,在直面社会现实的同时,故事高度戏剧化,创下了香港“正经”电影的空前票房纪录,公认为是香港电影新浪潮时期的巅峰作品。列孚曾说:“那个时候的许氏作品,几乎是无可匹敌。要好评,有毫不吝啬的褒义;要票房,就算是重映,也会比不少有号召力导演的同期上映新作还要好。这在时至今日的香港电影中也属罕见。她是新浪潮中的宠儿。”

身为绝对少数的女性导演,围绕“为女性平反”的电影也拍了不少,《倾城之恋》(1984)、《女人四十》(1984)、《半生缘》(1997)、《千言万语》(1999)、《姨妈的后现代生活》(2009),现在回头看这一大类的作品,许鞍华的态度很是淡然:“虚荣心肯定有,甚至不可否认是我走上这条路的原动力之一,所以,其实还是不喜欢用什么女性主义之类的词语,很多话是说得太多太多了,而这个概念本来就是说得多了,它倒是消失不见了。”

许鞍华毫不讳言如今是放弃了很多大的命题。“比如说革命啊,社会反抗啊,我已经没什么兴趣了。如今反而是一个人的性格和与别人的关系更让我感兴趣。《桃姐》便是这样,首先她是很有性格的女人,我也比较了解她身处的关系,因为我自己家里也有一个老佣人,现在主仆关系比较像合同工,而以前主仆关系比较深,就像《桃姐》里的关系,更加复杂。本来是有上下之分的,不会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但佣人看着少爷长大,其实他们的关系十分密切,而当桃姐进入老人院后,这关系彻底发生了变化。表面看起来很平静的故事,其实暗波汹涌,往大处说,社会的巨变沧桑也都在这个普通人的内心层面上。”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