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索霍广场:《艰难时世》

2012-02-20 13:28 作者:王星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7期
《艰难时世》是1838年狄更斯到英国北部工业区曼彻斯特等地参观后写成的,似乎它的时区原本不该属于伦敦,但它与伦敦的关系却不可断裂地连接在另一个纽带上。自七晷区的日晷向西望,会闪现出另一个名字:马克思。

就小说故事的发生地点论,从七晷区的日晷处需要一直望向西北的天边外,因为众所周知,《艰难时世》是1838年狄更斯到英国北部工业区曼彻斯特等地参观后才写成的。尽管小说中的“焦煤镇”只是个虚构地名,但没人怀疑这个地点会距离曼彻斯特太远。作为狄更斯小说中唯一不以伦敦为背景的一部,似乎它的时区原本不该属于伦敦,但它与伦敦的关系却不可断裂地连接在另一个纽带上。自七晷区的日晷向西望,会闪现出另一个名字:马克思。

如今回想起来有些诧异的是,我最早完整读过的狄更斯小说是《艰难时世》。小时家中书架上放着狄更斯的这本著作,倒也符合那个年代的潮流。至今我能回想起那本书的封面:暗灰的底色,右上方留出一块白底,上面是一脸大胡子、表情严肃的狄更斯肖像。那时没有人告诉我,狄更斯当年留这把胡子是为了要在业余剧团舞台上扮演一位船长,综合其他书籍上的印象,我很自然地将他与另一个大胡子联系在了一起,何况在全书的译者前言中也提到:马克思把《简·爱》的作者与狄更斯、萨克雷列在一起,给予了高度评价。马克思认为:“现代英国的一派出色的小说家,以他们那明白晓畅和令人感动的描写,向世界揭示了政治的和社会的真理,比起政治家、政论家和道德家合起来所做的还多。”

马克思 狄更斯 艰难时世 索霍区

熟谙索霍区的马克思将狄更斯列入他赞赏的英国小说家之列:“现代英国的一派出色的小说家,以他们那明白晓畅和令人感动的描写,向世界揭示了政治的和社会的真理,比起政治家、政论家和道德家合起来所做的还多”。图为索霍区的一条街道

从七晷区的日晷出发,比较好辨识的走法是:选择七点钟方向的厄汉姆街(Earlham Street),到沙夫特斯柏瑞大道(Shaftesbury Avenue)的交会处连穿它和查灵十字路(Charing Cross Road)两条大路的夹角,选择第一条小路继续向西直奔老康普顿街(Old Compton Street),再沿街向西南七点钟方向走一段,见到偏北向迪安街(Dean Street)路牌转向这条街的11点方向,经过第一个路口、也即巴特曼大街(Bateman Street)交会处再向前走一点,在右手路边抬头看,你就会发现墙上一面英国用来标志名人故居的圆形“蓝徽章”,上面写着:“卡尔·马克思(1818~1883)/1851~1856年曾居此处。”

这里就是传说中马克思在大英博物馆阅读室脚印的出发点。在我找到它的那个阳光明媚的冬日午后,徽章边间隔一扇窗户处飘扬着一面英国国旗,再间隔一扇窗户,立着楼下一层意大利餐馆的霓虹灯招牌,它怪异的柱状造型和荧光红-荧光蓝搭配的色调不仅一时很难让人想起餐馆,更增添了理解拉丁文店名“Quo Vadis”(主往何处去)的难度。据记载,当年马克思就是和他的妻子燕妮、女仆以及三个孩子住在餐厅上面两隔间的楼层里,而他也就是从这里每天步行前往大英博物馆去写作《资本论》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