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专栏 > 正文

希腊,好难!

2012-02-15 13:45 作者:张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6期

去年7月29日,那晚在上海采访世界游泳锦标赛的记者们,无一例外地都是在游泳比赛结束后狂奔至水球馆的。中国女子水球队杀进决赛,且对手是最强阵营之外的希腊,天赐良机,时不再来。容纳1600人的小小水球馆,那一晚杀声震天,只恨比赛不能再多延续哪怕两分钟,8比9,输掉了中国水球的最佳战机。大家夜色中匆匆离场,下次再看水球比赛不知何年何月了。

获得2011年世界游泳锦标赛冠军的希腊女子水球队

获得2011年世界游泳锦标赛冠军的希腊女子水球队

关于这场比赛的记忆越来越淡漠了,但与1999年中国女足输给美国队那一瞬间愈加重合在一起了。错过了,也就永远错过了。突然将这场比赛拉回到现实中,皆是因为在《纽约时报》上我看到了希腊女子水球队的一张最新合影,还有一个陌生的名字——阿尔吉斯蒂·阿乌拉米多。网络无所不能,从陌生到知其大概也就只需要几下点击而已。我找寻到中希去年夏天那场决赛的官方技术统计,阿尔吉斯蒂确曾出场,戴6号泳帽,不过她在泳池中出现不过5分46秒,仅完成了一次射门,显然不是一线主力球员。但是,在一个有关希腊体育最新故事中,她则是主要的讲述人之一,而这个故事的主题居然是,“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诞生国度无力制造奥运选手”。

主题未免有些耸人听闻了,堂堂希腊古国,自1896年本土第一届现代奥运会以来,从未缺席任何一届奥运盛会。哪怕1932年大萧条时代,也曾从债务危机的泥沼中起身,派出代表团远渡大西洋参赛。80年过去了,时下的“欧元区危机”与大萧条时代也许无从比较,但是希腊这个具有巨大象征意义的奥林匹克国度在迈向伦敦的征途中,一路坎坷,心酸异常啊。

希腊早就债台高筑,2009年即开始靠缩减公共开支,祈求可以暂渡难关,这一举措触及每个希腊人的日常生活。希腊奥委会自然也是重伤者之一,原本政府许诺在伦敦奥运会周期每年拨付1000万美元的训练经费,但是连续两年了,这笔宝贵的经费从未按时足额到位过。大家常议论,中国竞技体育为“举国体制”,国家包办一切。在希腊,体育则是另外一幅景象,大多数运动员必须在运动和个人职业之间做出选择,只要不是职业运动员,大多都要依靠政府补贴度日,也只有如此才不必为稻粱谋。在这一点上,希腊与美国和英国颇为相似,奥委会为了让那些在国际比赛中有出色表现的业余运动员专心备战,会每月支付津贴,英国奥委会给出的平均水平是每年1.6万英镑,基本源自国家博彩基金。美国奥委会的支付能力略高一些,大约每月津贴能达到近3000美元。希腊的水平偏低,每月不到1500美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