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生命甜美——回忆希腊导演安哲罗普洛斯

2012-02-14 13:24 作者:苌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6期
其实早在拍摄《永恒与一天》时,安哲罗普洛斯就探讨过人生主题的消逝,“不是失去什么,而是平稳地继续向前,开辟新的道路,向着平原和大海的方向”。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很想回到2009年5月,我在雅典的雅典酒店见到希腊当代最重要的电影导演安哲罗普洛斯的那个下午,到今年1月24日,那已经成了一个永远不可能再有的珍贵机会。也许我会“浅入深出”地重新把对他电影的问题问一遍,那次我的问题他每个都回答得很少,我坐在他对面,不禁想起《永恒与一天》里诗人妻子的抱怨——“你虽然在我身边,但人却总是不知道在哪里。”

安哲罗普洛斯

安哲罗普洛斯

在二楼典雅的咖啡座,安哲罗普洛斯由妻子陪同前来,当时74岁的他刚拍完电影生涯最后的“希腊三部曲”之二《时光之尘》。他的个子不高,低调,服务员和陪同的雅典文化部的工作人员都认得他,默默地对他致以超过寻常客人的敬意。我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他是希腊的文化名人,还是知晓他在世界范围内获得的尊敬,抑或是因为他一直在为电影史拍电影,为人类的历史拍电影。

安哲罗普洛斯并非对中国来的访问者不感兴趣。我感觉恰恰相反,正因为我们从中国来,他才在很短促的时间里答应接受采访。记得最清楚的是,他甚至希望通过我们传达一个信息——希望中国的电影人能够起来对抗美国。说这话之前我们谈到电影审查问题,问他是否有经验可以分享。安哲罗普洛斯说他认为一切都可以表现,不一定要借助话语。在他拍电影的很长时间,尤其是早期独裁统治下的希腊,他的观点也是不能直接发表的,渐渐地他成了使用间接手法的电影大师,常用的“道具”有浓雾、戏中戏,穿着黑衣散落站着的人群……

安哲罗普洛斯的生命和希腊现代史紧紧扣在一起。他生于1935年4月27日,1936年,希腊进入梅塔克萨斯的独裁时代,在他5岁时,德国占领希腊,9岁时雅典成为内战的战场。接下来是第二场内战,1952年,他经历右翼复活,那时便发现:“人们起初以为独裁总算结束了,但现实并没因此就好到哪儿去。”

安哲罗普洛斯早期的电影主题是关于独裁与民主,《1936年的岁月》拍摄于1972年,当时处于军管下的希腊仍不能畅谈1936年的事情,于是他借监狱的形式来反映希腊的历史现实,记录1936年,也诉说着当今社会。这是一部欲言又止的电影,在片中有一幕,挟持人质的囚犯在谈判时要求放音乐,优美的歌声流动在监狱上空,安哲罗普洛斯解释说,他想表达对权力的蔑视。这很容易让我想到一部好莱坞电影《肖申克的救赎》,监狱上空飘荡着《费加罗的婚礼》,连镜头运动的方式都和安氏如出一辙。也是讲自由,不过是在个人实现的层面,这还算好莱坞拍得有追求的电影,不过在当年奥斯卡奖上败给更加励志的《阿甘正传》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