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往期内容 > 秀场后台 > 正文

编剧行业的“潜规则”

2012-02-14 12:57 作者:孟静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从来没做过“枪手”的编剧很少,同样的,没有几个成名编剧愿意承认自己曾做过“枪手”,“枪手”是大家默认的行业规则。

2000年左右,有位导演拍一部古装电视剧,剧本几次易手,换了许多编剧,其中有两个是刚毕业不久的学生。这两位不断追着导演要稿酬,导演通过妻子的关系找了黑道人士,把年轻人诱到某宾馆房间,殴打恐吓后,终于赖掉了这笔费用。

这是我在以前的一次采访中听业内人士讲的故事。那也是当时无名编剧们的生存状态。

五六年前,我参加过几次剧本策划会,话剧、电影、电视剧均有,其中有一些大同小异的地方。由投资人、导演或资深编剧组织,参与者是没有太多经验但有文字功底或做过相关行业的人,组织会议的人强调一定要多看片,看好莱坞大片,只有看片量上去了,才能掌握技巧。他们让每个新人讲段子,最好这个段子来源于某部大片,从中抽取可以用的结构和情节,再填上中国式血肉,混搭着网络笑料,就成了一部商业拼盘的雏形,各种无视知识产权的模仿和抄袭。确定了架构之后,每人分一个段落去写,弊端是讨论得热闹,拿出来的东西水平参差不齐,前后也不连贯。正如《黎明之前》的编剧黄珂所说,剧本和小说创作不一样,编剧更像是技术工种。

黎明之前 剧照 编剧

电视剧《黎明之前》剧照

因此,编剧不用担心像作家一样,写得太多会创意枯竭,市场上做得最风生水起的某些编剧,从TVB抄到美剧,移植在中国古代宫廷剧中,而且抄得很聪明,不是逮着一部戏猛抄,创意是TVB的,骨架是泰剧的,细节是美剧的,让失主都无从起诉。

前期的点子会是没有薪酬的,如果是投资方组织,开一次几小时的创意会有100元报酬;如果导演组织还属于拿着创意找投资阶段,可能写了几万字还不见一分钱;最明码标价的是一位编剧找情景喜剧“枪手”,一集30分钟的戏,大概七八千字才1000元,领头的编剧抽走了4/5甚至9/10。对戏剧有兴趣,抱着学习心态的新人不会介意,只是以此为职业,很难做到释怀。

编剧黄珂

编剧黄珂

入行十余年的黄珂就遗憾自己没有师傅领进门,但他也承认这么说一定会招致新人的怨怼,师傅和门徒之间就是老板和廉价劳动力的关系。他多次听到过他们的抱怨:“有些大师开血汗工厂,我不敢和别人建立这种关系。曾经听过新人自豪地说曾是谁谁的‘枪手’,写作人要有起码尊严,血汗工厂是毒瘤。”可对于没门路没关系的新人来说,做“枪手”是唯一的投名状,这个阶段也许会很长。少数幸运的第一部就可以与名编剧联合署名的戏,往往是他已经在相关领域有一定知名度,或者成名编剧慷慨讲义气。

举个例子,《爱你没商量》的片方找的是当时价钱最高的王朔,在部队里任专职编剧的王海鸰恰巧离婚了,带着孩子艰难度日,她的前夫和王朔是朋友,王朔接到这个活儿后与她联合完成了作品,也接济了她的生活。王海鸰懂得感恩,多年后她寻找的合作者是情感专栏作家陈彤,她们的合作沿袭了王海鸰的入行道路,陈彤没有像别的编剧那样经历“枪手”过程。另一种是像编剧秦晔这样的机缘巧合,他在做电影记者期间认识了某投资方,对方欣赏他的文笔,一上来就做了独立编剧,这样的幸运相当罕见,很少人会敢于把赌注压在没经验的编剧身上。

《东京审判》

电影《东京审判》剧照

《东京审判》的编剧胡坤说:从来没做过“枪手”的编剧很少,同样的,没有几个成名编剧愿意承认自己曾做过“枪手”,“枪手”是大家默认的行业规则。但“枪手”这个界定是相当模糊的,情况大概分为以下三种:第一种是代笔,只收稿酬,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枪手”;第二种参与讨论和执笔,由成熟编剧定二稿;第三种人有一些文字功底,能贡献一些闪光点。但真相永远是罗生门,只有当事人心里才清楚。这个当事人不仅包括编剧和“枪手”,也有投资方,因为策划会投资方经常在场,编剧很难捂住年轻人的才华,所以如果“枪手”价钱公道并且能独立完成作品,投资方下部戏就会找他,是锥子必然会戳破麻袋。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网络编辑:晓晨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燃Ran”、“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