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亲密关系的幕后推力

2012-02-13 11:03 作者:朱步冲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6期
“正是边缘共振使观察一张异性脸孔所呈现出的情绪反馈变成了一种多层次的体验。当我们深入这心灵的窗户直至边缘大脑,我们的视觉也变得更为深刻。”

“心灵总是拥有某些理性无法理解的冲动。”三个世纪前,法国物理学家、数学家帕斯卡曾发出过这样的感慨。作为人类情感活动的一部分,爱情,既是人类精神生活和艺术创作永恒的主题,也是人体经过千百万年进化发展出的错综复杂,然而精密的神经系统的产物,遵循某种宏大的、我们只能努力了解却无力改变的宇宙运动定律。我们为何会被某一特定群体的异性吸引?我们为何反复在爱情中经历欣喜、焦虑与幻灭的惊涛骇浪?直到19世纪末,科学系统才有足够的勇气和知识开始小心翼翼地探寻解开这个戈耳迪之结的路径。到人类进入第二个千禧年的今天,社会学家、心理学家、生物化学家和神经科学研究者共同将这场宏大的探索运动推进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峰,从而试图阐明,爱情,是社会文化环境和人体生物构造这两个极宏大和极细微,仿佛处于光谱两端的所共同塑造的产物。

亲密关系 家庭 爱情

边缘共振与童年依附——亲密关系的幕后推力

科学难道就不能把爱情还给情人和艺术家们,而留给人们一点神秘感吗?用《洛丽塔》的作者、著名文学家纳博科夫的话来说,没有幻想就没有科学,没有现实也就没有艺术。在加州大学生物心理学专家托马斯·刘易斯、范尼·阿米尼以及精神病学专家理查德·拉农最新出版的著作《爱情通论》中,最终锁定了诞生神秘爱情的魔法工厂:主管情绪、记忆与注意力的脑边缘系统(LimbicBrain)。“正是边缘共振使观察一张异性脸孔所呈现出的情绪反馈变成了一种多层次的体验。当我们深入这心灵的窗户直至边缘大脑,我们的视觉也变得更为深刻。”托马斯·刘易斯写道,“感觉复合。就像两面镜子对着放,产生了某种闪闪烁烁的弹跳感,互相反射使得各自的深度渐渐向后扩展至无穷无尽。当我们遇上了他人的凝视,两个神经系统此时就能形成一种真实而又亲密的接触。”

到这里,我们大脑的一部分似乎记得并找出(往往是无意识的)那个在我们家族内从情感上能和我们产生共鸣的人(通常是父母的一方或双方)。然而进化则要求我们寻找一位比由家族设置的GPS系统更好的伴侣。一旦我们离开父母与家庭,我们的大脑和内心便开始进入搜索状态,寻找相同点,我们的潜意识正如GPS系统一样运作,为我们找寻一份似曾相识的,曾经在自己家庭中体会过的一种爱情:1921年,年仅18岁,日本著名耽美女作家森茉莉偕同新婚丈夫山田珠树前往巴黎游历,来车站送行的父亲森鸥外,在火车开动的一刻,默默地向她点了两三下头,森茉莉顿时热泪盈眶,大哭起来:“那温柔的蔷薇刺,在我心脏中间,现在仍扎着。这是我简直可怖的恋爱。”50年后,森茉莉在回忆录《记忆的画像》这样写道。众所周知,森茉莉的童年,是在父亲精心构筑的童话王国城堡中嬉戏、蜷睡中度过的黄金岁月,从而使得她的作品中的感情只有一种,掩盖在忘年同性之爱中的父女恋,而如其笔下知名洛丽塔型女主人公藻罗般任性的森茉莉,却在第一次婚姻失败后始终颠沛流离,辗转在儿子、情人、暗恋的咖啡馆陌生人之间,一如维多利亚·格丽芬(VictoryGriffin)所说:“在儿时感到必须用乖巧去赢得父爱的女人,更有可能终其一生成为情妇。”

听上去像某种新弗洛依德主义的腔调,对不对?然而研究者们确实发现,家庭影响与童年经历在我们处理爱情问题时候,发挥着意想不到的巨大作用:2011年,哥伦比亚大学心理学与神经科学专家艾玛尔·列文即从儿童与父母的依附关系考察中,总结出三种两性亲密交往类型:正常、焦虑与羞涩。拥有正常型交往人格的人,可以从亲密关系中得到欣快、勇气与安全感,焦虑型恋人则比常人更加渴望亲密关系,索取心更为强烈,并永远质疑对方是否能够投桃报李;而羞涩型拥有者则在恋情中刻意逃避亲密关系,并将其看做是对于自身独立价值与自由空间的威胁。日本Cult电影大师三池崇史的《切肤之爱》,以及亚历克斯·雅丁的《芳芳》,完全是两部为我们解析焦虑与羞涩型亲密关系的大众娱乐文本。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