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断肠草杀人事件

2012-01-30 15:21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期
“龙老板临死之前,眼睛睁得大大的,很费力气地抬起胳膊伸直指向黄光,一共指了两次。”当时站在龙利源对面的八甲火锅城老板阿万一边回忆一边演示。2010年12月23日,商人龙利源在阿万的火锅店里中毒,不治身亡。几天后一同吃猫肉火锅中毒的镇农业办副主任黄光被锁定为投毒嫌疑人,毒药是山里采集的断肠草。

“龙老板临死之前,眼睛睁得大大的,很费力气地抬起胳膊伸直指向黄光,一共指了两次。”当时站在龙利源对面的八甲火锅城老板阿万一边回忆一边演示。2011年12月23日,商人龙利源在阿万的火锅店里中毒,不治身亡。几天后一同吃猫肉火锅中毒的镇农业办副主任黄光被锁定为投毒嫌疑人,毒药是山里采集的断肠草。

离奇凶案的源起是黄光以镇政府干部的身份许诺运作水电站木山项目为名持续两年、总金额300多万元的办事费索要。诈骗还是暗箱操作的诺言无法兑现的绝望,黄光的杀人供认并不是这起粤西山区谋杀的终结。

黄文是龙利源和黄光生意的牵线人和合伙人

黄文是龙利源和黄光生意的牵线人和合伙人

 

谋杀

八甲镇很安静,周末中午沿路的饭馆里都没有客人。小镇边缘的八甲火锅城是一栋自建的三层楼房,一、二层做饭店,三层自住。与其他饭店不同,八甲火锅城大门紧闭,来送货的人要站在楼下喊一会儿,老板娘才把门开一个缝,还要左右张望有没有陌生人,12月23日的中毒事件让老板夫妇成了惊弓之鸟。老板阿万坐在一楼的饭桌前看前一天的报纸,他对报纸上刊登他的全名很生气。虽然黄光招认了,案件的调查却还没有结束,一楼的相关场所还封着,阿万不知道餐饮的生意还要不要做下去。“我在看守所里住了10天没怎么睡觉,一个是想没有救活龙老板,对不起他。一个是担心黄文死了,没法还我清白。一个是担心黄光跑了。”阿万告诉记者。八甲火锅城的生意一直冷清,出事当天饭店里只有老板夫妇、龙利源、黄光、黄文5个人。

“那天早上9点多老板打电话问我有没有空,跟他去八甲看一下山。老板在八甲镇的河路村委会看中了一个山头,想承包下来种松树,需要黄光拿林权证来对一下界限。”黄文告诉记者。八甲镇农业办副主任黄光当天上午并没有时间,镇上搞林改,他作为农办主管林木的领导正在镇林业站里给全镇的村主任开会。龙利源就带着黄光到相熟的八甲火锅城一边喝茶看电视一边等黄光忙完。一个多小时之后,黄光的会议结束了,龙利源带着黄文开车去接黄光进山,临出门的时候,他嘱咐阿万准备猫肉火锅等他们中午回来吃。

阿万告诉记者,龙利源在他这里吃了三年饭,经常点的就是鸡或者猫肉火锅。吃猫肉在当地是平常事情,猫在家里养到两三年自己不吃也可能会被别人偷走吃。火锅底料也并不是阿万自创,猫杀好拔毛后用柴火把皮烧成黄色,再到中药铺里买一包已经配好的炖猫料,通常是一些温补的药材。

“山距离镇上很近,我们只在山脚下看了看,差不多只用了半个小时。回到镇上黄光去开自己的车,然后我们一起到火锅城。”黄文说。现在回想起来,那一天有一点反常,阿万告诉记者,每次龙利源带着黄光、黄文来吃饭都是直接上二楼,这一次路过大厅的时候黄光先站在一楼要求猫肉要炖久一点才上去。包间里黄光、黄文挨着坐,龙利源坐在对面,刚刚开始喝茶黄光的电话就响了,他接起电话出了包房还顺手带上了门。在厨房炒菜的阿万看见黄光在一楼走来走去的。“我以为他要烟抽,跑出去买烟回来他又不要,叫我不要那么急,炒个青菜一起端上去。”阿万告诉记者,黄光从来是一个爱贪便宜的人,来吃饭必定要拿走一盒烟。那一天却主动拿出钱来要老板娘出去帮他们买饮料,而阿万记得龙利源他们并没有喝这种饮料的习惯。

“菜一端上来,黄光也跟着进来了。”黄文告诉记者,龙利源给大家分汤的时候,黄光递给自己一根烟,两个人抽了几口烟,从来不吸烟的龙利源先吃了起来。“龙老板吃了几口汤,说没有味道,可能是没有下盐巴,就让阿万拿盐上来,分别加在汤锅里和碗里,我们再吃汤就变苦了。”黄文说。阿万告诉记者,他尝了三口,还吃了一块猫肉,汤是苦甘味,确实奇怪,本来想叫龙利源不要吃了,可是黄光没有给他插话的余地。“黄光说不怕不怕,苦的药材多一点。”三个人各喝了一碗汤,龙利源多吃了点汤泡饭之后,突然就开始头晕。

“我和火锅城老板一人扶一边下楼开车送到八甲卫生院,一进门就大声叫有人吃错东西中毒了,医生让我们到住院部的二楼,龙老板说自己头晕,心里不舒服。医生做了基本的检查,血压正常,心跳过快有点问题,要住院。”黄文告诉记者,龙利源当时还很清醒,他不同意住院,要去更大的高州人民医院治疗,医生就在三楼开了房间对龙利源进行紧急处置。龙利源其间打电话给在高州人民医院ICU工作的亲戚询问如何急救,还打电话回家要派车过来接。“护士进来的时候,龙老板还在打电话,但是他的眼睛已经睁不开了,感觉他一点力气都没有。护士给他打了针,然后让我到我卫生间喝水把中午吃的东西吐出来。”黄文说。黄文从卫生间回到病房时候,龙利源的鼻子和耳朵已经发黑了。

14点10分左右,龙利源的女儿阿燕、小舅子阿水和公司会计从云潭镇赶到了八甲卫生院。“爸爸的胳膊上和脚上都打着点滴,当时已经昏迷了。我第一反应是去摸心脏和脉搏,还都有,就拉着他的手,掐他的脚,摸他的额头,怎么使劲抓他都不醒。大约到了15点钟,医生想放弃抢救了,我看到点滴都还在流,觉得还有希望就不同意,可是没多久医生还是放弃了治疗。我说不清楚当时的心情,很乱。我给叔叔打电话让他快回来。黄文还让我赶紧叫当医生的舅舅来救我爸爸,还要快点报警,是有人投毒。”阿燕回忆。

警方第一时间封锁了现场,阿水告诉记者,他跟警察进到包房拍照的时候,火锅还是热的。八甲火锅城的老板阿万被控制起来,龙利源死于食物中毒还是投毒并没立刻下结论,龙家人却坚持怀疑是一起蓄意的谋杀。龙利源去世第二天的晚上,龙家就到八甲镇收集当时目击者的材料,还悬赏10万元征集线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