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观演关系:技术与想象,还有情怀——专访春晚舞美总设计陈岩(4)

2012-01-30 11:44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5期
“我对春晚有一个很大的个人心愿,我一直希望让它更中国化。我们也许应该把大家的需求都化解掉,春晚就剩下来一个仪式,我觉得春晚应该更仪式化。”

陈岩:是因为空间,被局限在固定位置里,来不及转换。如果是为现场演出,这样的变化,不可取,但是为了电视转播,可取。比方说现场买票,舞台突然变化,你看不着人了,肯定急,但是电视可以看得见。今年春节晚会更为电视服务。

三联生活周刊:所有的改变都是为了更吸引电视机前的观众吗?

陈岩:还是代表着一个先进的制作方式。文化就是这样,潜移默化,春晚兴盛或者衰败谁也拦不住,讨论这个没有任何意义。但如果观众可以见到不一样的东西,干吗明明有能力却不做?我希望看到一种改变,不是我改变,不是剧组改变,而是你到了这份儿上必然要改变。我们总是想把最好的献给观众看,没有说非要春晚怎么着。

三联生活周刊:你觉得春晚在衰落吗?

陈岩:我没觉得,因为春晚不是以人多人少来证明是否衰落,像京剧,你觉得它衰落了吗?

三联生活周刊:似乎在衰落。

陈岩:那是因为你没到年龄。不是衰落,你站在民族角度,自然就把它提起来了。你不会认为我们的国歌不好听,那是情怀,那是精神,衰落不了。

我年轻的时候比你们叛逆得多,当我做了几个事,包括奥运会之后,突然就意识到有很多东西我要表达出来。奥运会的时候,我们讨论怎么样与众不同,本质上,我们中国人的美学是二维的,西方是三维的,我们不要制造全世界最大的舞台,而是要建造全世界最能引人想象的舞台。我们每一个环节,都制造了不是最漂亮,但一定是最美学的东西,比如万张笑脸,很简单,把伞打开,但是大家明白这个意思;比如说击缶,我们用了激光来击缶,但根本是要表达中国人的礼仪观念,有朋自远方来;全世界50亿人我们就用6个人演,五大洲加一个中国人;开幕式我们用6把道具演了。我觉得春晚也是,一定要找到这样的方式,我觉得一号厅是一个舞台,也是一个餐桌,我们不要求观众过多地坐着,要过节,要联欢,节目再好不一定适合春晚。有时候说春晚节目需要完美性,我觉得它更需要的是信息量。

我敬重哈文这些导演,他们付出的不只是身体,还有情怀。忙到最后还是为了那天晚上。未来你想象不到,过去人怎么走来你也弄不清,春晚现在也在慢慢改变,早年春晚和现在完全不一样。有的人跟我说特怀念以前的春晚,但他在家放录像又觉得没意思。你不能拿一个当时没有竞争对手的晚会来跟现在有一万个竞争对手的晚会比;你不能说当年百分之百收视率,不能和现在比。

只要有一个人不忘记春晚,我就要做。心动大于所有的变化,只要心动,就不会死,就会有新的方式。但这不是光靠想象,也要组合。

对我来讲,我对春晚有一个很大的个人心愿,我一直希望让它更中国化,我觉得现在的春晚不够中国化,因为我们面对很多不同的观众群,需要满足他们的不同需求。我们也许应该把大家的需求都化解掉,春晚就剩下来一个仪式,我觉得春晚应该更仪式化。

三联生活周刊:现在还不够仪式化吗?现在各地方台办春晚,都在模拟央视春晚,已经形成一个固定的套路。

陈岩:套路不是仪式。我想象中应该找一个民间剪纸老人,晚会开始就在剪,整台晚会都在完成这个剪纸,最后一提溜起来,满场都变红了。春晚变成一个仪式,这是我的心愿。当然我是从舞台的角度来想,不站在导演的角度,不符合综艺的需要。我所希望的是,喜儿的一根红头绳就过节了,一张剪纸就结束了,一个红灯笼就点亮了整个城市。

心愿,不是最终结果,我必须要服从集体,服从节目内容。

(实习记者潘洁)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