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满意度:春晚求变之“演员之争”

2012-01-29 12:52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5期
高密度的彩排曾经是央视春晚的一个特色,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最高的次数是8次,但今年的彩排数量减少为4次。为了争夺大牌艺人的年底档期,今年春晚团队的时间表提前到了8月份。在10月之前,就做好了节目的编排。

春晚

小品《我们的幸福》

2009年,湖南卫视的春晚导演洪涛告诉本刊记者,自己的制作空间完全不及央视春晚,最突出的例子是“连让全体艺人提前一天彩排都做不到”。这接近2012年央视春晚的处境。李薇负责今年春晚剧组与演艺人员签订版权。她告诉本刊记者,她的工作要持续到大年三十那天,因为“有的大腕明星可能要到演出当天才来”。高密度的彩排曾经是央视春晚的一个特色,我们在采访中了解到最高的次数是8次,但今年的彩排数量减少为4次。为了争夺大牌艺人的年底档期,今年春晚团队的时间表提前到了8月份。在10月之前,就做好了节目的编排。

邹友开在总结春晚的制作规律时说:节目是最重要的,节目的质量高低在于演员为节目花费的心思和投入的时间,这又取决于导演组对演员的控制力。但春晚与演员之间的关系在发生变化。春晚的舞蹈编导顾磊曾经在香港待过很长时间,他告诉本刊记者:“香港演唱会的Dancer,为了排练动作整齐,是在地面上画一个米字,每个动作踩在米字的什么位置。郭富城演唱会有一个节目排了一个半月。但这是一种纯商业的操作,排练都是要加钱的。央视春晚是另一种操作模式。”作为事业单位,中央电视台并没有按市场规则制造一台晚会的经济自主权。央视春晚是在垄断权威已然逐渐丧失的情况下,用计划经济时代近乎公益演出的报酬,与市场争夺演员。这考验着导演组的人脉和智慧。

为了赢得陈奕迅、王菲的年底档期,导演哈文在8月份就和他们的经纪人陈家瑛谈定了春晚的节目。这是春晚明星争夺战中比较漂亮的一仗。但几乎每个节目都需要经过这样说服、谈判的过程。“每个节目都是磕下来的,用我们的人脉和我们的诚意。”哈文说。春晚在各个方面放低了姿态,甚至“我们放新闻都要经过艺人方面的同意,他们要看稿,审图片”。剧组中负责宣传的马星对本刊记者说。

歌舞导演杨莱莱可能最能体会其中的辛苦,她负责的部分涉及人数最多。“光明星我这有将近100人,他们还要带家人。一个变动可能至少要打上百个电话。”杨莱莱对本刊记者说,“现在是23个歌舞节目,看到的演员可能小于100人,但是我一开始前前后后联系了不下六七百人,比如王力宏的经纪人半道不干了,我还需要再找另一个经纪人对接。”这个过程非常曲折,“要先找经纪人,可能先找到的还不是直属经纪人,等找到直属经纪人谈完后,可能歌手本身还不知道。时间大量用在了沟通上,但这个沟通只能导演来做,导演有说服力,能告诉对方我为什么要邀请你。导演做到位了,就能争取来好的节目。”在密集的与明星的沟通中,杨莱莱已经有了一套经验:“内地的很多艺人是电话联系,一定要注意措辞。港台艺人是发邮件,因为邮件能说得很清楚,对方也很职业,比如时间上的细节能说得很清楚,靠说效果反而不好。”

对宋祖英的争取是另一个例子。“最早7月份我去了新疆歌舞节,守到半夜两点才见到宋祖英。新疆的凌晨两点相当于这边凌晨4点,困得我隐形眼镜都要掉了。当时和她见面,她第一句话是:‘春晚我已经上了这么多年了,年年上。也有观众说是不是能别上,我自己也在想能不能别上。’这是很婉转地表达了她不是很需求上春晚。她说要上她也想上一个不一样的春晚,她对节目的创意想得更多。还有很多公司的大牌歌手也一样,他们已经是市场一线明星,不需要扬名,所以他们会问你,有什么更好的东西值得我来吗,能达到‘哇,真棒’,不来我会遗憾的。”

哈文说,除了放低姿态,对艺人的争取有两种方法:尊重艺术家的创作,比如让王力宏自己改编《龙的传人》,用剧组的智慧来刺激艺人。“你是愿意跟高手过招还是低手过招?本来80分的歌,我们可以给你包装到90分。”今年的舞台变化至少在硬件上增加了对歌舞节目的谈判力,但对春晚最重要的语言类节目来说,要获得演员的精力和时间,还需要改变一些老的规则。

作为春晚的台柱子和一个庞大娱乐产业基地的管理者,赵本山总能享受到一些特殊的待遇。历年来,他的小品是半免检产品,总会在审查进行到几轮后才参与进来。网上还流传着历届的央视春晚导演去辽宁本山基地请他参加春晚的照片。今年哈文没有离开北京去拜访任何一位艺人,“因为这涉及公平”。审查制度也更一视同仁,并将原来最多6轮的审查简化为两轮。“8月通知演员准备,11月8日是第一次排演和拍视频,然后就是12月中旬的终审。”语言组导演汤浩告诉本刊记者。春晚小品统筹王宝社对这个新规则的评价是:“起到了让演员提前投入精力创作的作用,今年就两关,第一次你不参加,就没机会了。”

但市场仍然具有强大的力量。我们在采访中,几乎每个节目都有艺人在参与电视剧拍摄,能让参演的所有人凑到一起排练的时间并不多。“开心麻花”团队虽然还算春晚新人,因为担负着岁末的市场演出,票在一个月前就已经卖出去了,他们的排练时间只能是22点半以后。甚至在1月13日第一次彩排的时候,还有一位应该到场的明星缺席,经纪人说他去了湖北商演。在与市场的演员之争中,导演组并无全胜的把握。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