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相声演员曹云金:走出小剧场(3)

2012-01-25 13:17 作者:丘濂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5期
在越来越绚烂的央视春晚舞台上,形式简单的相声节目变得越来越不吃香。活跃在民间小剧场的相声演员,也许能用他们的作品和表演为晚会相声提供一条新的出路。
也是因为这样的精耕细作,曹云金每年的原创相声段子只在两个左右。《奋斗》中的大部分包袱来自去年的一个新段子《快乐男声》。其中有个包袱是曹云金说《西游记》台词,让刘云天来猜对应的是哪集。“本来我说‘剖心挖腹照样长全,砍下头颅还能长上,滚油锅里如同洗澡’,他回答‘《斗法降三怪》’,我们就可以继续再猜下一个,这里我偏要加一句‘桃!核!桃!核!’,他说‘这是同一集啊’。这是为了和后面相照应。之后刘云天问‘悟空!’是哪集,我告诉他和‘师父,师父!’是一集。这个包袱的结构其实已经很符合三翻四抖的规律了,我还是要让它能更响。”这个包袱出现在《奋斗》中,由于时长的限制,也删减了一些。

曹云金的剧场相声中,“三俗”的包袱不少,他明白小剧场的观众需要什么。去除这些包袱后,他的相声却又不仅停留在这个层次。“现在小剧场的相声出现几种状况我都不认可。一个就是以逗乐观众为目的,说什么不重要,只要把你哄乐了,下回再来买票就行。他们不是在说相声,是在把笑话拼凑起来,没有结构,没有框架,也没有技巧。有的人往相声里加别的东西,带个乐队来或者跳个舞。说相声就是一张桌子,一把折扇,一块醒目,一块手绢,有本事用这几样东西你就把观众逗笑啊?还有的演员靠把社会现象泛政治化来煽动观众的情绪。他们并不是发挥相声的讽刺作用。艺人就不该沾政治。”2007年之后,随着曹云金在剧场的走红,他得到了去北京台以及央视去录制节目的机会。“我也就学会了更好把握其中的尺度。”曹云金这样说。

春晚唯一的相声节目

离春晚只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去年春晚前的这个阶段,同样也是相声统筹的赵福玉还很忙碌,同时要关心4个相声节目的压场及走台。但今年他就显得比较清闲了。因为曹云金的节目是整台晚会唯一一个标准意义上的相声。“还有一个节目是相声演员周伟带着一群歌唱家来演,我们在想,叫‘说唱’更合适吧。”赵福玉说。

“春晚的相声创作太难了。相比小品,它不是一个适宜晚会场合的品种。”赵福玉说。去年,曹云金的师哥何云伟以及李菁的搭档登上春晚舞台。人们期待曾经是德云社成员的这对演员能保持他们在小剧场演出的风格,最后却失望地发现,经过若干轮的审查以及修改,它又成了一出平庸无奇的表演。“他们说的《独家录制》改编自传统作品《学电台》。实际上,他们第一次把作品带过来的时候,就叫《学电台》这个名字,逗哏的演员会为观众模仿电台里播出的各种节目。可是一旦要上央视春晚,有人就觉得电视台播出的晚会不应该拿广播电台来砸挂,于是就改成了逗哏的喜欢收集老唱片,他来模仿老唱片中的收录的内容。《学电台》里很重要的一条学插播广告的包袱线,就这样被拿掉了。何云伟善于学各种戏曲的唱腔。比如里面他会来段乐亭大鼓,唱得惟妙惟肖。可是这样地域性极强的戏曲种类,考虑到南方地区的观众看起来不会有共鸣,也给删去。”

在赵福玉看来,传统相声不适宜改编来上春晚。“一个段子在剧场说上30分钟很正常。演员就像和观众聊天一样,观众听的是个滋味。春晚相声讲究的是短平快,一个相声节目也就允许10分钟的时间,三句话就要出一个包袱。这样对传统相声段子损伤很大,不如不改。”而为春晚临时打造的相声又往往只会制造出热闹的假象,其实缺乏真正的包袱和笑料。赵福玉在2008年曾为春晚创作过62位新老相声表演者一起来说的《相声大合唱》,结果在第五轮审查中被毙掉。“我们这儿刚被毙,德云社就得了灵感编排出一个新节目《我要下春晚》。开场郭德纲讽刺:‘一个人说的相声是单口相声,两个人说的相声是对口相声,三个人说的相声是群口相声,62个人说的相声是春晚相声。’”说到这里,赵福玉也不生气,“大家都是为了相声好”。

与其他相声演员不同,曹云金的作品《奋斗》从创作到一路参加审查,都很顺利。在和春晚剧组商量确定了“年轻人奋斗”的立意后,曹云金将以往作品中能够适应这个主题的包袱都摘出来组织在了一起,在审查中,只涉及个别包袱的调换。“这些年我几乎天天都在剧场演出,最高纪录是一年400场。因此包袱都是在剧场里反复使用又经过多次改进的,在效果上已经接受过许多演出的检验。”赵福玉认为,民间剧场的相声演员要指着说相声来吃饭,因此经常拆洗老段子,也不断去完善包袱结构,这样才能留住听众。“文工团的相声演员在这方面则有惰性。”

据春晚剧组介绍,何云伟和李菁这次也送了作品,叫做《送年戏》。“何云伟在里面通过表演各种地方戏来给观众拜年。作品不可笑,只是突出了‘年味儿’。也许是他们接受了去年反复修改作品的教训,这回一上来就送个既无风险也无太多彩头的节目。所以也就没有通过。”姜昆每年都会为春晚送作品。对于这个能让全国人民了解相声艺术的机会,姜昆年年都没有放弃。今年他带了两个作品,一个是准备和“嘻哈包袱铺”高晓攀来合说的相声《都是为你好》。“那个本子是高晓攀专门为春晚写的,讲的是两代人之间的差异,被毙掉的原因是包袱分量不够。另外一个《纠结》的创意不错,说的是现代社会中出现的许多两难的情境。出门是坐车还是开车?见到老人摔倒了是扶还是不扶?只是作品传达的情绪不准确,仅仅停留在发牢骚。”

“与春晚剧组沟通的时候,他们总对我说,进入一号厅也不要失去小剧场演出的魅力。‘现挂’实现不了,但我的特色,丰富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善于演绎小人物的‘坏’和抖包袱的速度‘快’,都保持在这个作品里。”曹云金说。在得知《奋斗》是春晚唯一的相声节目,曹云金的心情变得复杂起来。“我得拿出180分的劲头儿把这个活使好。作为相声艺人,攻击春晚有什么意思?再过几年,也许这个舞台上相声品种就要消失了。到时,还会有多少人惦记相声的命运?”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