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2012在冒险中求变,放松一点,春晚——30年春晚,寻找归途(2)

2012-01-23 10:46 作者:陈晓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5期

 

因此,这届晚会可以表现出尽释前嫌的态度,给因为版权风波绝迹春晚十几年的陈佩斯发出了短信并当面邀请。为了和宋祖英见上一面表达合作诚意,歌舞导演杨莱莱在乌鲁木齐的宾馆里等到凌晨两点。邀请的诚意也传达给了新人团体。“开心麻花”是近年来在喜剧戏剧市场上颇受好评的年轻人团队。语言组导演汤浩去到公司说服他们参与今年的小品角逐——这是今年唯一一个由导演去请的小品团队。“观众对春晚的抱怨是看不到变化。所以一定要推新人,我是有硬指标的。”哈文说。

观众的构成也在变化。春晚的门票从不对外发售,历来春晚一号厅的1000位观众席,是权力、关系以及金钱的展示台。“往年能拿到票的,第二年还是能拿到票。这些人不是观众了,他们是春晚专业户。”多次参加春晚的小品统筹王宝社说。今年剧组想清除观众席上所有的标志性符号——比如历年都会出现的某企业老总。“家庭”是他们寻找到的国家和个体的情感通道。演员的家属将被邀请到现场一起过年,他们将坐在观众圆桌区的位置,与舞台产生亲情的联系和呼应。大部分“春晚专业户”因此失去了坐在台下的权利。2012年春晚还第一次制作了套红的春晚节目单,将刊登在除夕当天各大城市的都市报上。“老百姓拿着节目单看春晚,更有被尊重的感觉。”哈文说。

所有变化的核心是“谁是观众”。用哈文的说法:是做一台给现场几百人看的晚会,还是做一台给电视机前十几亿人看的晚会?这个问题的答案包含着技术革新,对导演组艺术判断力和勇气的挑战,对演员的掌控,对观众的祛魅,“是一个共同洗脑的过程”。哈文说。

解决了“谁是观众”,接下来才是真正的挑战,如何在这一晚为十几亿中国人提供欢乐?电视人所有的努力,在我们接近两个月的跟踪采访里,其实他们想做的只是:用最高的技术、最好的创意来完成一个回归:联欢。家庭式的联欢。在家与国的结构里,这种回归,是一种主角的归位:中国人、中国家庭才是这场晚会的“观众”与“主角”。

这种转变,实则在回归春晚初创时期的本意,回家快快乐乐过大年。既然如此,曾经由此出发,由家而国的思维向度,当然会悄然而变。但这个过程并不容易。30年的春晚,我们绷得太紧,也太久了,需要开始学会放松。放松,并不容易。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