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逆战》,很香港而不止于香港

2012-01-17 13:59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3期
“我决定停下来,想想自己怎么回到最根本的出发点,什么是自己想拍的,什么是真能让这个电影类型和自己的生命、经历产生联系的所在。那两年我几乎天天想,‘怦怦怦’响一阵的枪战故事里最要紧的是什么呢?”

电影《逆战》剧照

《逆战》的开场就真拍在动荡不安的约旦,主演之一的周杰伦回忆:“片场里在开枪,片场外也都是开枪声。”他在这部戏里扮演的是国际安全局警察,在中东执行任务中不幸重伤,子弹留在头颅内。时日有限的他离队返家,得知母亲多年的心结,于是再远赴马来西亚替母找寻父兄,难料重逢却是在一场惊世罪案之中。父亲颓然而逝,兄弟正邪两立,看似满是抉择关口,而黑白却早已模糊了界限,混沌中只剩命运的摆布。

林超贤导演光头黑衣,开口却引用张爱玲经典的“人生永远千疮百孔”来阐释自己电影里漫布的黑色。“作为人,我们每日都不断中枪,这是所谓逆的含义,但最重要的在于我们如何带着满身弹孔,继续坚持把人生旅程走完,然后回望时你开始思考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继续香港故事

作为典型的成长在片场的香港导演,林超贤“出道”很早,80年代已经在为陈嘉上导演做副导。那时正是香港电影的黄金时代,《逃学威龙》、《霹雳火》、《天地雄心》里其实都有他的名字,而直到与陈嘉上联合执导《野兽刑警》,在第1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上大出风头,斩获最佳影片和最佳导演两项大奖之后,终于自立门户。很快,便又以一部在传统黑帮故事框架内,用荒诞和黑色跳脱黑帮片血腥义气藩篱的《江湖告急》而脱颖而出。

至今林超贤愿意把枪战动作场面说成是自己的童子功,因为当年走向导演的道路,就始于自己对枪械战争的着迷。理所当然地在与前辈导演的合作中,林超贤往往单纯地去负责掌控动作场面。“后来独立出来,我一直告诫自己的是,动作片也不能只有动作而已。我开始把精力用在故事上,爱情、喜剧等等各种类型也都试过,但还是回到动作片来,因为作为这一代香港导演,我所擅长的,也和自己有真正联系的题材,还是我们的警匪黑帮电影。”

林超贤所说的联系,意在自己,却也是衬在了香港影史底子上。香港黑帮片发端于吴宇森时期(《英雄本色》1986),正是港人意气蓬勃之时。吴氏的黑帮故事,着力表达的大多是“情义”二字,主角们大多是重情义、守信义、讲道义的伦理英雄,无论帮派头目还是街头混混,他们始终是一群游离于正统的伦理道德秩序之外的边缘人,而在他们身上却往往不乏东方式的侠义精神、悲天悯人的情怀,以及急流勇退归隐江湖的睿智,同时这些人物内心也不乏孤独幻灭的柔软一面,依此规则树立的经典男性形象,构成了香港黑帮动作电影最核心、最打动人心的力量。

这种类型不仅风靡一时,又在这座港岛扎下根基。有人归之为地道的香港消费主义,娱乐至上;也有人归之为香港特殊的历史人文心态——边缘性,功利性,却也渴望人文温暖。

虽然作为电影圈里的晚辈,林超贤也刚好完整地经历了吴氏暴力美学盛极而衰,再到杜琪峰借黑帮类型书写港人迷茫心态,以及《无间道》及其后的影片,在港人日益恢复自信的同时,重新将广义的英雄回归到对个体存在的关注。作为类型片导演的一分子,林超贤自说随波如萍是前半截事业的最好概括,确有很多尝试,喜剧、爱情、青春,用不同的元素与最本港的黑帮类型碰撞,有掌声雷动,也有沉沙折戟。

“差不多到了2004年的时候,拍片的环境不好,那种一部赶一部的必要性不大,而我也觉得越来越不喜欢自己拍的电影,就决定停下来,想想自己怎么回到最根本的出发点,什么是自己想拍的,什么是真能让这个电影类型和自己的生命和经历产生联系的所在。那两年我几乎天天想,‘怦怦怦’响一阵的枪战故事里最要紧的是什么呢?我想表达的是什么呢?有一天我终于想明白,因为我拍的是华语电影,那就还是应该回到中国传统的伦理美学上来,其实也是更真实的中国人的生活。”

2008年,林超贤拍出了迄今的代表作《证人》,枪战撞车场面自然发挥多年积累所长,重拾港产警匪片火爆传统,叙事架构及人性刻画却倾向于写实、悲情。急功近利致误杀蒙上心魔的警员,失去女儿才意识到骨肉之痛的母亲,以及外表可怖行事凶残却满心爱意呵护病妻的绑匪……他并不强调作为个体人所把持的忠义正邪,却着意呈现诸如因果、血脉之类最根深蒂固于中国人头脑中的价值取舍,当然还有黑幕一样笼罩在整个故事之上的,人之于命运的渺小软弱以及被动。口碑与票房皆大欢喜。林超贤再接再厉,连拍《火龙》、《线人》,延续《证人》路数,又皆有水准不俗的发挥,到如今《逆战》,警匪黑帮片的商业类型范畴之内,得到两亿港元的超高预算,已是最好不过的实力证明。

《逆战》里的林超贤继续了招牌式的命运漆黑可怖中混几抹明艳温情。“这个故事其实是关于一个选择,一个很艰难的选择。”林超贤导演如是说,“周杰伦是警察,而谢霆锋却是个通缉犯。兄弟身份互相对立,正义和亲情之间该如何抉择?一个人的是非观能否一直坚持到最后,‘逆向抉择’就正如故事里病毒的变种,人性其实也在变种,然而,我们都真的有选择吗?还是,我们根本没有选择余地?”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