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为了这个岛屿而感动(4)

2012-01-06 11:45 作者:张宇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期
南岛文化圈指语言学上属于南岛语系的地域,包括了许多太平洋以及印度洋的岛屿。因为台湾原住民在这个文化圈中,语言的差异性最大,按照语言学的理论,如果某一集中点的分歧最高,那么这个地点是起源地的可能性就最高,所以学术界一直有人认为,台湾就是整个南岛文化的发源地,古南岛民族未分化迁移前,就住在这个岛上。

他眼中的今天下午

5月中旬,我们又从南回公路向北,进入太麻里地区,先去金峰乡医疗所拜访一位排湾族医生。走到台东县金仑社卫生所门口,我发现了两个入口,侧面一个缓坡,正面一条陡峭的水泥台阶。应声出来迎接我们的高医师指着正面的台阶说:“那是政府要求原住民恢复传统,说金仑社的每一户都要朝着日出的地方开门,所以我们就增加一个高高的门供起来,一看就不是给人走的。”

高医师50岁上下的年纪,高大臃肿,因为饮酒过度导致痛风,使他走路很慢,有一种雍容的拖曳。他也跟阿贵父亲一样,常年戴一顶麂皮做的牛仔帽。一摘下来,一缕灰白的头发像老猎犬一样扑出来。高医师的办公室在三楼,窗户正对着太平洋,只有台铁火车经过的时候给海洋和陆地划出一条临时的界限。桌上留着一本翻开的日本人做的台湾原住民摄影集,书柜里放满了关于原住民和南岛文化研究的各类资料。

台湾岛 原住民

台湾岛上汉人与原住民同乐的情景(英国《伦敦画报》1890年2月号插图)

日据时代,日本人限制台湾人接受高等教育。对汉人开放的公学校中有两种科目最受台湾人欢迎:医科和师范科。所以当时台湾社会的众多精英都从事这两个职业,当时闽南语中也只把老师和医生称为“先生”。这个习俗对台湾人的影响,在高医师这辈人中仍然能看到。他从美国留学回来,也通日文,是金峰向正兴村的排湾族大头目。排湾族是保留贵族世袭制度的民族,头目的儿子通常会从事比较尊贵的职业。

吃晚饭的时候,高医师也带来了他的儿子,一个染了金发的精瘦小伙子。席间小高幸福地告诉我们,他的职业理想是做个鸡尾酒调酒师,过阵子就要去台北学习了。他的理想是,把排湾族人的小米酒带到世界上去。2010年屏东的吴宝春以酒酿桂圆、黑糖、荔枝等西方人完全陌生的口味加入面包而一举获得法国面包大赛头等奖,其中就使用了原住民酿的小米酒。由于原住民的饮食哲学从来都是取自天然,有着天然的优势。

饭后我们一路去高医师家参观一个刚刚搭建起来的“订婚台”。高医师家有着头目家的特殊装饰:订婚台由4根竹竿,夹两层九穹木桩垒成,总高度约一根电线杆。上半部是一根一人高的竹竿,竿头保留着茂盛枯黄的枝叶如旗帜。在枝叶下用红丝带系上木枪、木刀和鹿角,再往下一点系着一朵百合花。高医师特意用手电为我们照亮九穹木桩中部的一个位置:一个完整的九穹木树杈被顺势雕刻成女性阴部的样子,在树杈的分叉处放置了棕榈树的纤维以示毛发;对着分叉口,反置着一个男性器官的木雕,也是用九穹木雕的,刀法挫滞,十分写实。

九穹木的质料坚硬,难于砍伐,是台湾人做砧板的好材料。之所以要用它来做,一来是为了考验男人的体能和决心,二来是象征着结合的坚实。砍伐九穹木要求新郎召集全村的青壮年来帮忙。这件事情并不复杂,因为排湾族和台湾许多原住民部落一样,都有青年会这个组织。青年会具有实体上的物质空间,往往是一间大屋子,里面可以睡下村里所有的男人,未婚男青年会在这里居住到结婚,而已婚男人在成亲后一段时间内也要先住这里,夜里与妻子相会,直到生育。其他男人则在任何需要的时候都可以到这里来混单身,譬如和老婆吵架啦、家里来亲戚啦等等。

订婚台最高处系的鹿角和木刀枪,都象征着男性的勇武;下面系的百合花,一方面象征着女性的纯洁美丽,也是原住民长期以来信仰基督教后引入的圣母象征。

女性器官的发想来自男孩子们的树杈情人。爬树几乎是排湾男孩子一会走路就会做的事情,树上的好东西实在太多了:除了芒果,龙眼,伯劳鸟窝,百步蛇……还有比它们都可口和危险的性幻想。青年会的男孩子们一起在树林里干活的时候,都会认一个树杈做他的爱人,当然是因为他喜欢骑在上面做任何白日梦。而其他的男孩子也就会尊重他的选择,不再去那个树杈上作乱。直到他可以做订婚台了,那个树杈就真的会变成他的爱人的象征。

至于代表新郎的那个器官,一定是这个准备结婚的男孩子一手雕刻出来的。一定要做的尺寸比他的“树杈”小一些。原住民的雌雄尺度概念认为,男人称大的时刻应该是在狩猎场上。在婚姻家庭中,雌性和母性一定是更“大”的。这种大是有生理基础的,想想这世界上,哪有一根雄宽得过一杈雌的?他们明白,这个时候,雄性需要被接纳,被包容。

订婚台从订婚之日搭起,可不是在结婚之日拆除,一直要到女方怀孕之日。高医师作为头目和医师,有一个“missionimpassible”,就是密切观察新婚夫妇,如果过了一年还没动静,他就会找男人谈话,如果这个男人自己有身心问题,他必须把他带到他的订婚台前,给他一通教训。

“你都跟他们说什么?”

“请求祖灵眷顾这个孩子。”高医师眯眼笑着,“然后让他来诊所,我给他讲讲A片不会教的事,包括什么时候不能喝酒等等细节。实在不行我还会给他开点药。”

可是,什么时候能不喝酒呢?在19世纪,就有西方人记载:“他们像印第安人一样真正喜欢烈酒,而为了换取酒喝,他们可以割舍任何东西。”还有人发现原住民部落的小孩子,四五岁就可能处于酩酊大醉的状态。我已经在很多户门口看到了被撞得奇形怪状却还在被使用的车。在每一户人家的屋前都有一个简单的烤肉炉,炉边放着成堆的台湾啤酒或米酒的酒瓶。Barbecue,对于原住民是日常生活,并不是周末的中产阶级仪式。没有点火烤肉喝酒的一天,是非常不吉祥的一天。

只不过从前,酒是小米酿的,肉是山上打来的。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