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家园 > 正文

为了这个岛屿而感动(2)

2012-01-06 11:45 作者:张宇凌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2期
南岛文化圈指语言学上属于南岛语系的地域,包括了许多太平洋以及印度洋的岛屿。因为台湾原住民在这个文化圈中,语言的差异性最大,按照语言学的理论,如果某一集中点的分歧最高,那么这个地点是起源地的可能性就最高,所以学术界一直有人认为,台湾就是整个南岛文化的发源地,古南岛民族未分化迁移前,就住在这个岛上。

画眉鸟还没睡醒

2011年,伊达邵的祖灵祭在9月17日进行尾祭。我们早了两天,15日就赶到了日月潭边东南角的伊达邵部落。落脚的酒店是全桧木建造的哲园。桧木产自此间山林,是日本皇宫的主要建材。伊达邵码头边的坡地上发展出一个拥挤的观光小区,共有8家大小不一的酒店,一条叫做日月街的主要商业街从码头爬伸到环湖主路。有一个邵族文化活动中心,显然是一个失败的政府项目,成了台湾人说的“蚊子馆”。很难看出这里就是邵族的聚居地:德化社。

我们的目的地要从小镇向上,穿过环湖公路,左手有木刻的邵族大偶人,写着“伊达邵欢迎你”。再向上走50米,左手有一块台地。

邵,据传是从台南平原或阿里山北上来到这里的。传说中他们追逐一头白鹿,发现此水草丰美之地,就开始在潭中心的一个独立小岛:拉鲁岛上定居。后面的故事是一个avatar的原型:族人以岛上一棵30人方能环抱的茄苳树为保护神,年年祭祀,而得兴旺发达。最终,清朝政府派人来把茄苳神木锯断,还盖上了铜锣,使它不得再生新枝叶。

后来日本人为了发展台湾轻工业而兴建日月潭发电站,邵族的多处家园被水淹没,几个社合并迁居于今天的德化社(日人的命名)。如今他们由水沙连最强大的部落,变成了人数最少的一个原住民族,仅存281人,大多数居住于德化社。这么少的人数融在日月潭观光产业的底层职业中,却让人难以置信地保留了他们自己的语言、祖灵信仰和祭祀习俗。比如他们大多数人家门口的晒谷场,也就是祭祀用地,在寸土寸金的日月潭边被商人或政府强征或出售。他们却坚持,即使在马路上,也要完成每年的祭祀仪式,用两根竹竿拦起来,与过往的车辆和行人争夺出一段属于族人的神圣空间。

我们的车从主路进入小区,迎门放着一台被涂上颜色、画上邵族图案的中型吊车。后来才知道,这块环湖公路上的台地,亦是政府和地产商均欲染指的地方。“9·21”大地震后,山下族人的房屋80%倒塌,相关部门不同意邵族在此台地重建家园。但是在政策拖延之间,邵族人在谢英俊建筑师的带领下,3个月修完了所有的房屋。

建筑族人家屋的速度快,来自两个重要因素。首先,谢英俊为他们专门设计了搭建非常迅捷,却又防风抗震的房屋结构,外部全部使用族人熟悉的当地材料,比如竹子。谢英俊多次向我解释原住民的某种生活哲学:他们都是活在当下,活在现场的人,每天的天象物候,人的状态都在变化,不可以提前太多去计划。而且解决任何问题,都应该用人的双手能够着的材料,用本地山水现场里的好东西。其次,在邵族的历史上,建任何一个成员的住宅,都是全族人的事,全体族人按男女老幼分工,建哪家就由哪家主人负责晚上的酒肉。

这种以换工方式集体劳动的形式,大大提高了建设效率,促进了族人的公心。也节约了去外面请包工队的金钱。所以,是特殊的部落集体生活的哲学,帮助邵族人“占领”了这块本来就是他们家园的土地。在部落门口,那个当初大家齐心协力建家园使用的吊车,被做成一个装置来以兹纪念。

再向内走一段,右手边出现一块奇怪的牌子,上面写着:“公用捕蛇器,用毕请归还。”旁边放置着一根带钩子的长竿和一个铁笼子。这是部落用来捕捉入侵住宅的蛇类的,有的蛇会盘踞梁上或床下久久不去,其中包括百步蛇、眼镜蛇等剧毒蛇。族人捕到蛇后一定会将它放生,百步蛇还是他们崇拜的灵物。邵族和蛇之间玩着这个无休止的游戏。

继续向里,还有人家的外墙上画着猫头鹰,据说也是他们崇拜的当地动物。我们一入夜就听到了它的鸣叫声。继续深入,会看到一块长方形空地,空地北边是头目的家。这应该就是晒谷场和祭祀用地了。空地西侧有一座茅草搭起来的小屋。屋门口又有一个字牌:“祖灵屋,外人勿入。”我们走到部落最深处,部落会议室的旁边有3间大屋,那就是谢英俊和空空在邵族安的家。

黄昏降临,聚落的面貌开始转变,现实的轮廓模糊了,随着家家户户门口的篝火点燃,我们的身旁变得更充实和拥挤了。篝火是由后山砍来的樟木烧的,木段还是湿活的,树皮上生长着油绿的苔藓和蕨类。台湾盛产樟木,是世界樟脑油的主要出口地。再扣上几只刚剥完的文旦皮(一种小柚子),火焰立刻有了特殊的芳香。

谢英俊如同肉铺掌柜一般拿出一块洗干净的猪后臀肉,大约30厘米长、15厘米宽,厚度在三四厘米间。我急忙站起来想要帮他打理。他却摆摆手,直接在火上架起一张并非烤肉专用的铁丝网,把这块东西甩了上去。撒了些盐,就用一个大锅盖盖住。每面来个15分钟,这东西变得毫无腥膻,肉汁微甜,而且天然地带着樟木和柚子熏肉的香味。

后来,我们又在这火上烤了茭白和蘑菇。就着这一堆火,一点盐,一锅白米饭,吃了顿此生或许不可再有的晚餐,也是原住民典型的晚餐。饭后,所有荤菜的剩余,骨头肉渣,都只需用力扔向屋前一块长满草的斜坡。不一会儿,你就会听到草丛里窸窸窣窣,不知是什么动物开始发挥自动垃圾处理的功能。第二天那草地一片清新,毫无曾经荤腥过身的气息,真不能想象有多少动物在部落里和族人共同生活呢。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