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电影 > 正文

阿比察邦:“我想做的只是解放”

2012-01-05 11:22 作者:李东然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期
阿比察邦·韦拉斯哈古在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的个展“明日今夜”将持续至2012年2月。3个月有余的时间,人们有机会跟随他的电影、录像、摄影、装置,穿过幽深氤氲的湄公河的夜,或者念及来世,或者遥想明朝。

阿比察邦·韦拉斯哈古

阿比察邦·韦拉斯哈古

我想很多人和我一样,狠心记下阿比察邦·韦拉斯哈古这个怪名,是在2010年的戛纳电影节上。当时他的《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一部晦涩又神怪的泰国电影,竟拿去了金棕榈大奖。

台上的阿比察邦文气羞赧,笑容里也不全是透亮的喜悦,而致辞简洁有力:“献给我战火中的祖国。”

一时间舆论四起。当然先有人评价本届由蒂姆·波顿为首的评审团品味过于异端,还有更多如《纽约时报》、《综艺》、《好莱坞报道》,更甘愿附和《英国卫报》那声“又一次政治对艺术的胜利”,早早就转移了重点。当然这并非全无道理,那个5月,整个泰国上空弥漫着浓重的硝烟,连曼谷的世贸中心也只剩满目疮痍。有人拍下经典的战地照片,商厦废墟中间倒着一尊木头佛像,嘴角上停着最后一丝“微笑国度”的影踪;旷日持久的冲突里,爆炸、鲜血、火光、尸体、枪声、混战,使那里成为世界上最满溢着愤怒与暴力的地方。

影片 《明日今夜》

影片《明日今夜》

但因此就把戛纳折桂全部归因于时事政治,对阿比察邦是颇有不公的。事实上戛纳电影节对他的垂青由来已久,2002年他的第二部电影《祝福》便获得了当年戛纳电影节一种关注单元的奖项;2005年的《热带疾病》晋级主竞赛单元,获得当年昆汀·塔伦蒂诺为主席的评审团大奖;至《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问鼎金棕榈,于这位年轻的东南亚导演,已精准而迅速地完成了三级跳式的飞跃。

看上去阿比察邦的电影真是贴满了讨喜西方世界的标签。《祝福》开始于非法移民与边界问题;《热带疾病》里的同性相吸则指向了性向政治,故事的后半段甚至把同性之惑推向了丛林,一片尚古的“兽”的领域,似是决然对秩序发起挑战;《综合症和一百年》里佛教僧侣们弹吉他、扔飞盘;《能召回前世的布米叔叔》里,布米叔叔忏悔自己早年杀了很多共产党员,肾病便是直接的报应。

《明日今夜》 展览现场

《明日今夜》展览现场

可如果你因此定义了阿比察邦电影的高度政治性,那么极有可能的是,挫败感会伴随你看完每一部电影。比如你死死盯住故事主角身份是偷渡者,但电影里的每一个角色都在为诡异的皮肤病奔忙,这个问题早已不了了之(《祝福》);而两个少年纯美的爱恋和一段梦魇般的猎虎经历交相呼应,几乎任何释义都显得赘余;至于布米叔叔,逝去的妻儿出现时,观众已分不清现实和虚构,而当他们引领满脸泰然的布米回到前世出生的地方,幽灵鬼怪、轮回转世,还有一场公主和鲶鱼之间的神秘交欢,若归之于怪力乱神,你可以既不相信也不喜欢,而安静地敞开心扉,淡淡看所谓东方式的死亡过程舒展开来,也许就另有一番觉悟。

“我的作品只是挖掘我的生命体验,如果它和政治有关,也仅仅是因为有一部分政治曾介入了我的生命。”阿比察邦的回答很难被坦诚质疑,“我也不清楚这是不是所谓的东方,不愿意想别人(西方世界)怎么看。我成长在这片土地,很多思考的路径就像设定好的程序已在脑中,我首先想了解自己,所以要尽力直面这些存在。”

阿比察邦出生和成长在泰国东北部的一个小镇,父母都是医生,因此还是孩子时的他,把医院当做游乐场,这也是很多阿比察邦电影里会有医院出现的原因之一。他最初学习的是建筑,因为学生时代经常逃课去电影院,大学毕业以后索性就远赴美国,在芝加哥艺术学院继续研读了电影专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