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后“冷战”时期:朝鲜与美日

2011-12-30 12:06 作者:朱步冲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期
“冷战”结束,朝鲜必须面对新的国际政治格局。这当然是一连串的国与国关系的调整,显然,美国希望自己来主导未来世界格局——这是朝鲜乐意接受的未来吗?

朝鲜 核电站

2009年1月16日,韩国官员穿着防辐射服视察朝鲜核电站仓库的核燃料棒

从“硬对抗”到“软着陆”

1994年7月,克林顿政府发布了上台后第一份《国家安全战略报告》,正式提出了“扩展与参与”战略,主旨为利用“冷战”后总体对美国有利的国际形势,加强介入和参与全球各地区政治事务的力度,实现和巩固美国的领导地位。1997年,这一战略又被修改为“塑造—反应—准备”三位一体,同时应对后“冷战”时代大国对其全球霸权挑战的同时,加强应对所谓地区性“不对称威胁”(即有可能采用恐怖袭击和核生化等大规模杀伤性非常规武器对美国实行打击,对美国持敌对态度的地区性发展中国家)。这正如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中强调的那样:“一旦现存的以民族国家为基础的地缘政治结构框架自行瓦解,人口爆炸,贫困导致的移民,急剧的程式化,种族宗教的敌对,以及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扩撒的后果将无法控制,如果没有美国持续和有针对性的介入,不用多久全球动乱的力量就会主宰世界舞台。”

在诸多全球热点中,欧亚大陆这个“世界岛”,是美国战略利益的核心。布热津斯基要求美国在亚洲建立“一种以美国为仲裁者的稳定的大陆均势”,从而“有效应对在朝鲜半岛和中东发生的两场地区性军事冲突”。在后“冷战”时期,继续拒绝被纳入美国环太平洋体系的朝鲜,成为美国定位的“无赖国家”典型,而其在核武器与远程导弹等国防项目上的发展,也被美国视为“地区性不对称威胁”的例证。2000年1月号《外交政策》上,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康多莉扎·赖斯在《促进美国国家利益》一文中声称:“金正日政权的不透明,使得我们很难知晓它的动机,只知道这些动机的本质是恶意的,与曾经的民主德国一样,朝鲜是其国境边上另一个成功国家的邪恶孪生兄弟。”

“‘冷战’后期至朝核危机激化前,老布什政府时期的美国对于朝鲜问题,采取了一种所谓半岛问题内部化政策,就是以韩国为主导,逐步吸收统一朝鲜。”中国社科院亚太研究所朝鲜半岛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王传剑说,美国曾设想苏东国家的社会制度与政治剧变,必将波及朝鲜,而韩国则有能力以“西德方式”实现统一,然而此局面并未发生,原因就在于南北经济发展水平和模式的绝大差异,如果按照两德模式统一朝鲜,那么韩国政府需每年投入400亿美元,耗费至少10年才能将朝鲜经济水平提升至当日韩国大约60%的水平,而如果完成彻底统一,整个提升朝鲜境内公用设施、难民救济以及整合工业生产结构所需的总体费用则将超过1万亿美元,这显然不是当时韩国能够负担的。

在此情况之下,1996年6月,美国战略和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提出,美国在亚洲的重大利益包括“防止某个敌对大国控制该地区,保证朝鲜半岛的安全,保证自身在商业、军事、政治上进入亚洲的便利,以及阻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在亚洲的扩散。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对外政策研究中心主任理查德·N.哈斯在《规制主义——后冷战时代美国全球新战略》中,将美国的朝鲜政策核心,定义为对朝鲜半岛现有政治局势的规范与制约,即一种被称为“双重规制”的战略。“在华盛顿以及其智库看来,朝鲜半岛问题所造成的低强度冲突,极可能将周边大国卷入,美国战略,由全球战略、东亚地区政治和朝鲜半岛三个维度层面考量,从全球战略来说,当务之急是维护对盟国的安全承诺,树立美国的威权,从东亚角度上,则重于在中俄日韩之间平衡,力图在地缘政治角逐中占据主导位置,再细化到朝鲜半岛局势方面,则重于制止直接冲突,对朝鲜加以挟持与控制。”

“‘冷战’结束后,似乎整个世界都顿觉紧张局势一去不复返,除了朝鲜半岛,这里的安全紧张局势,因‘冷战’而孕育,但其对抗性质并没有随着‘冷战’结束而烟消云散,‘冷战’中各项制约因素一旦去除,南北双方矛盾可能有更易激化之趋势。”美国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系教授,东亚外交与现代化问题研究专家吉尔伯特·罗兹曼教授告诉本刊,“五角大楼对朝鲜军事实力非常重视,认为其在‘冷战’后一旦遭遇政治危机,对韩国采取军事冒险行动的可能性始终存在。”不仅如此,20世纪90年代初,朝鲜自身的经济困境亦不容忽视。“冷战”结束,朝鲜以往依赖的经济援助顿失,1990~1998年,朝鲜经济已经连续9年出现负增长;从1990年起,苏联不再以优惠价格供应朝鲜石油,其他传统贸易伙伴亦要求朝鲜在贸易时支付硬通货。1999年,朝鲜实际粮食产量仅为241.8万吨,只能达到全国所需的50%。1997年,驻韩美军司令约翰·提勒里将军(JohnTilelli)提出:“朝鲜人民军可能是朝鲜政权仅剩的唯一有效国家工具。”根据日本防卫厅防卫研究所的年度报告显示,朝鲜将近30%的国民生产总值都被投入到国防相关开支中去,军事力量规模在全球排名中仍然居于前十,在北纬38度军事分界线附近,朝鲜人民军始终呈攻击态势部署。

在此种战争边缘思维下,朝美双方摩擦不断,一时间,朝鲜半岛被直接冲突的乌云所笼罩。1995年初,平壤人民武装部副部长金光镇表示,朝鲜不承认1953年之朝鲜停战协议,并拒绝履行义务。同时发生朝鲜人民军武装进入板门店共同安全区事件。1996年9月,一艘朝鲜潜艇在韩国东海岸附近搁浅,朝鲜的理由为潜艇机械故障。1998年11月2日,朝鲜人民军总参谋部发表声明,谴责美国制定了“5027”作战计划,其目的是为“第二次朝鲜战争铺路”。发言人表示,将“以歼灭性的打击加以回应”,认为美国、日本在用子虚乌有的朝鲜地下核设施,以及8月卫星事件为借口,向朝鲜直接挑衅。根据五角大楼的计算机模拟演习结果显示,一旦战事爆发,驻韩美军将最终付出大约5.2万人的伤亡代价,韩国陆军的伤亡人数则将超过10万,总开支将超过1万亿美元。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