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文化钩沉 > 正文

九把刀:直接青春,来不及学会假装

2011-12-29 11:42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2年第1期
九把刀,台湾网络畅销书作家,因为他把自己亲身经历如所见即所得的方式拍成电影,成为东南亚电影票房的一匹黑马。几个男孩追求女孩的青春题材电影并不新鲜,新鲜的是九把刀没有掩饰、回避任何事实,直接把那段青春经历呈现出来,让人在回忆怀旧时有些措手不及。

九把刀

三联生活周刊:你写过很多小说,但很少写爱情、青春题材的,你是怎么突然想到写《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以下简称《那些年》)?

九把刀:我的小说写了60本了,但是爱情题材大概在里面不会超过五六本,占1/10。但是这五六本爱情故事里面,真实的爱情故事也不过就是这一个。所以我没有把它当小说看待,就是我的一个青春纪念。我在写这个小说时还是用一个故事的手法在写,但是常常跳到我现在的位置,比如说我现在正在火车上,正在写《那些年》,然后我正在去哪个地方,回想起过去的这一段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是什么样的感觉,常常是跳来跳去的,它不是纯粹小说体写法。所以,《那些年》是一个我最想要写出来的故事。

在写这个故事之前,我有一个女朋友,她非常吃这个电影女主角的醋,我没有办法写。但我又很想要写我喜欢这个女孩子的心意,我写了很多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其实就是柯景腾跟沈佳仪。读者知道哪些男女关系在影射这两个人,但是我都不敢明着写这个故事。直到有一天我跟女朋友分手了,我就开始堂堂正正、不用角色投射的方式来写《那些年》,这是我最想说的一个故事。

三联生活周刊:你当初只想把这段青春过程记录下来?

九把刀:对。而且在2005年就写了,那段时间我的小说还卖得蛮烂的,所以写《那些年》时的心情很一般。但是我觉得它绝对会是我写过的爱情故事里面最感人的一个,因为我不用再隐藏了,不用再做角色置换之类的偷鸡摸狗的事情,直接写。

三联生活周刊:电影《那些年》为什么一下子这么受欢迎?

九把刀:别的地方我不知道,但是在台湾,基本上拍青春电影的导演就是编剧,所以,他几乎是最诚恳的,没有人会对青春做掩饰。特别是它又通常都是台湾导演的第一个电影作品,我们来不及学会假装,我们就直接拍自己的青春。我的青春期就是很白痴、很智障,一群弱智都喜欢一个女生,然后为了她的生命而发光,这个就是我的青春期。我的青春期唯一也是非常巨大的忧愁,就是我到底能不能够追到这个女孩子。所以我就把这个感觉、经验拍出来。我还特别跑回我的家乡,去我读过的学校,让他们穿上我过去曾经穿过的校服。我不只希望电影好看,我也希望在拍电影的过程中能享受到把青春重新复制一遍的那种快乐。

三联生活周刊:人在走过那一段青春岁月后,想再把当初的感觉抓回来,是很难的。

九把刀:我一直觉得小孩子可以不了解大人,因为他们没有当过大人。但是我一直很纳闷,我觉得大人不可以不了解小孩,因为你们当过小孩,到最后你成为大人,你有多少童真,靠的不是你学习得多,而是你忘记得少。你没有忘记当你还是一个少男或少女的时候,你的那些心思,你的情怀,你没有抛弃太多。我拍电影的时候是32岁,这恐怕是在我绝佳的年纪拍的。我心中真正面对的观众是我这个年代的观众,就是27岁到30岁的观众,因为我们的背后是青春,但我们不会再回去了,但是我们还处在那种我们回首一抓,还可以够到青春的边这样的年纪。我想拍出的是:舍不得青春的最后一道光芒。我知道我会向前走,我知道迟早有一天我也会忘记,但我在我没有忘记的时候拍。我拍出来的时候,我会感伤。但电影院里气氛很奇妙,就是很多十七八岁的小孩子去看,他们会觉得电影很好看、很好笑,他们会一直拍手哈哈笑。到电影最后10分钟的时候,他们还在笑,他们觉得很好玩,觉得太棒了。但是我知道在我这个年代的人,他们一边拍手一边在落泪。活在青春盛夏的人,他们不晓得即将失去什么。但是我们知道,我们回不去了。我不想只有呈现忧伤,你看,你要人家舍不得,你怎么可以一直拍忧伤呢,你要拍快乐啊,你要拍快乐然后让他们知道我们失去的东西是什么。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