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生活 > 风尚 > 正文

米原康正:我的摄影与色情无关(2)

2011-12-27 14:12 作者:朱步冲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自从2004年在东京的Spaceforce首度举办名为“Loveyone”的个人摄影展后,出生于上世纪50年代的米原就被扣上了“情色潮流教父”的名号,同时在《NumeroTokyo》、《EyeScream》、《Nicola》等数家日本著名时尚潮流杂志拥有自己的摄影专栏。与荒木经惟夸张、恣意、沉溺于描摹死亡与肉体关系的风格截然不同,米原康正则赋予了摄影某种幽默、卡通式的质感和享乐主义情节。

在摄影手段方面,米原康正是个不折不扣的“反技术派”,和美国大名鼎鼎的情色时尚摄影师泰瑞·理查德森一样。他声言自己从来不用单反专业相机,而是随身带一部拍立得相机、一部卡片数码相机包打天下,用Snapshot方式拍摄。他告诉我们,最近使用最多的相机居然是Casio新近出炉、为自拍狂女性量身设计的ExilimZR200,以及摩托罗拉的MOTOMT917DroidRazr手机。

米原康正的摄影作品

在米原看来,自己的摄影,与奈良美智的卡通符号,抑或村上隆“超扁平概念”一样,都可以被归入以“萌”系文化建构的后现代波普艺术。他的成功,也要归功于“萌”系文化在日本乃至东亚青少年女性中的风行。“萌与Kawayi(卡哇伊,日语中‘可爱’的音译),其客体就是作为可爱特质的消费物化对象,能够令人产生如燃烧般情感冲动的美少女。”日本经济学家森永卓郎曾在他的《萌经济学》中称:“这个世界上唯一不会衰退的市场,就是恋爱与身体消费市场。”早在70年代,太宰治就以短篇小说《女生徒》而勾勒出以未成年少女描摹与崇拜构建的“萌”概念的蓝本:“任何对于日本独特的女性视觉缺乏认识的人都不会了解到这种独特的性感。”本名利川裕美的日本著名独立女摄影师Hiromix说:“日本男性始终认为,独立与成熟的女性是对男性主导的社会秩序的一种威胁,希望她们永远保持在一个天真的状态。”根据野村经济综合研究所的统计,2003年,日本“萌文化”产业,包括摄影、时尚服饰、动漫周边乃至角色扮演餐厅与咖啡馆在内,其服务业产值已经达到2900亿日元。 

“萌和卡哇伊是略微不同的,前者是由男性视角出发的审美,后者则是日本新一代年轻女性关于自我形象气质的定义。”米原康正告诉本刊记者,“如果以东京潮流文化地标来说,萌属于秋叶原,而卡哇伊属于原宿。就算穿一样的COS女佣装,萌与卡哇伊系的着装要求也不尽相同,所以,我的作品尽量是以年轻女孩审视自身的角度去拍摄、描摹,探究女性自我认同的性感标准。这种细微的差别很难为日本之外的受众乃至艺术评论家所了解。”米原回忆说,直到四五年前,日本潮流时尚刊物的女模特还是铃木亚耶式“Gal系性感”的一统天下,女孩们热衷于松糕靴、特殊改制裁短的校服、蓬松毛线制腿套、缀满亮片的蕾丝和雪纺绸上衣,以及夸张的蜜糖色系和模仿美国嘻哈黑人与牙买加风的美黑妆容。而他为了打破这种单一的审美维度,树立自己标示性的“EroKawaku”风,尝试在摄影片中加入一些只有女性才会喜爱的道具和元素,比如繁复的项链饰品和毛绒公仔,模特下身可能是大胆暴露的内衣,上身却是严丝合缝的棒球帽配帽衫的组合,从而向男性读者关于女模特暴露尺度越大才越过瘾的审美直接提出了挑战。

米原康正的摄影作品

2002年,米原康正与日本新锐摄影师内藤启介合作,为《Smart》杂志拍摄了“EroKawaku”风格的“SmartGirl”专辑,结果大受好评,单期售量超出10万册,并直接导致了“EroKawaku”风潮在全日本的风靡。当时身为杂志编辑的米原,自然萌生了转向全职摄影的念头。然而《Smart》的出版方总是抱着一种“能不能让模特再突破一点尺度,让男性读者也喜欢”的态度,所以米原康正在操作三期后终止了合作,转而创办了自己的《Warp》杂志。很快,包括KIKSTYO、AmericanApparel在内的诸多欧美和日本潮流服饰品牌也开始邀约米原为自己拍摄作品目录。“他们也许并不认同我们的‘EroKawaku’理念,但是没办法,如果不把照片拍成那个样子,年轻的女性消费者就不会买账。”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成为中读VIP,阅读期期精彩内容!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