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另一个俄罗斯:小镇与农村(2)

2011-12-27 11:24 作者:杨璐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除了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双城记,乘火车在俄罗斯辽阔的国土上旅行,经常遇上的是平凡的小镇和一望无际的荒地,不是托尔斯泰笔下充满了异国情调的乡间,而是因为工厂而聚集的工人社区和早就没有农民的村庄。它们鲜有外地人拜访,更不用说是外国人,俄罗斯的国家资源也很少投放在这些地方,同莫斯科和圣彼得堡的繁华热闹相比,这些地方凋敝而宁静得像另一个国家。

五一村

别勒乌麦斯基村如果译成汉语叫做“五一村”,它属于莫斯科州纳罗福明斯克区,距离莫斯科有30公里路程。除了名字的特别意义,它同中国也颇有渊源,1928年中国共产党第六届代表大会就在这里举行。沿着乡村小路向里走,最显眼的是一栋淡黄色的公共建筑,这是村里的文化宫,按照俄罗斯的习惯,文化宫是居民聚集的地方,是了解当地的一个入口。这天很不巧,五一村的文化宫正在装修,工作人员也不知去向,只留下一位叫阿廖娜的大妈照看房子。她说,她原来在隔壁村的餐厅工作,但是因为物价高,退休金少,不得不出来打零工。村里大部分年轻人都在莫斯科工作,集体农庄早就倒闭了,现在没有人种地为生,他们手里少量的地只种了些蔬菜和香料供家里日常所用。文化宫的对面是刚建好还未装修的三层高居民楼,阿廖娜说,大块的地都被卖给了莫斯科人,他们在这里修房子,这样一套房子要300万卢布,村里人是买不起的。

莫斯科州 五一村小学 对中国很感兴趣

莫斯科州五一村小学的学生对中国很感兴趣

五一村的居民聚集区完全没有规划,不同时期的房子随心所欲散建着,少数几栋外观精致的楼房被铁栅栏围住,进出需要密码开锁。中年妇女娜杰日达告诉我们,栅栏围住的是五一村原来的公园,而现在住的是来自莫斯科的富人。娜杰日达80年代从农业技术学校毕业后就进了五一村的集体农庄,当时每天工作8小时,月收入280卢布,这要比当时的工厂收入高,“我负责挤牛奶和操纵脱谷机,第一年觉得活儿很重,后来习惯就好了。”娜杰日达说,农庄效益好的时候有700人,所有收成都由公家收购,农庄工人还可以分到房子。苏联解体后农庄虽然还存留了一段时间,可是经济效益每况愈下,因为工资太低,娜杰日达离开了工作10年的农庄,她贷款100万卢布买下房子,在另一个村子找了一份新的工作。虽然正在下雨,阴冷潮湿,还是有几个老年人在户外活动,我们的到来引起了小波澜,他们好奇于我们到访的目的——“你们现在过得很好了,为什么要来看我们的生活?”村里找不见一家咖啡馆或小餐馆,只有村中央和公交车站旁有两家卖食品的小超市。

五一村里没有看见中共“六大”会址的标志,也没有村民告诉我们会址在哪里,只好到纳罗福明斯克区政府寻找答案。一周前我们已经发了采访邮件可是一直没有回复,区政府的女官员妮娜·库金科娃刚把层层转发到她的邮件打印出来,我们的到来让她措手不及。她无法满足我们的采访要求,只能委托她的朋友带我们参观会址。妮娜的朋友是五一村小学校长奥列嘉·吉洪诺娃。妮娜随手提着的是北京万豪酒店的纸袋,她负责中俄友好的各项活动,刚从北京回国,她的同事正在广东佛山,希望可以同佛山有经济合作,引来佛山的投资或者中国的商品。

奥列嘉带我们去会址,虽然经过上百年岁月,沿路的森林和残墙依稀可辨沙皇时代贵族庄园的轮廓,唯一完好的是一直在使用的东正教堂。再往前走过一座小桥,就进入了一条狭长笔直的林荫道,道路尽头两栋建筑的废墟就是中共“六大”的会址,那栋烧得已经成为断壁残垣的三层楼房第二层有一个可以容纳七八十人的大厅,就是“六大”的会场。奥列嘉说,会址考证出来后,政府想把它保护起来开发利用,可是楼里居民还没逐个谈好搬走,两年前夏天的一把火就把它烧掉了。

谁在种地

在五一村我们没有找到种地的农民,自从集体农庄倒闭后,地就彻底撂荒下来。从集体农庄成功转型为农业企业集团的是柳别尔齐市的白房子农场,在苏联时代,这个农场为克里姆林宫供菜,现在俄罗斯麦当劳里的生菜都是它特供。柳别尔齐市很有活力,空气里充满着尘土,有大片厂房和到处耸立的正在建设的高层住宅。

白房子农场成立于1918年,它原来一直以养猪为主,到了50年代才出现了第一批蔬菜大棚,现在的蔬菜大棚是在70年代末才初具规模的,它提高了农场的蔬菜产量。1980年,白房子农场现在的领导人谢苗诺夫·亚历山大洛维奇以生产队长助理的身份来到农场。1988年,农场推选新领导,谢苗诺夫担任了这家国营企业的总经理,苏联解体后,白房子农场成了他的私人财产。

其实,单靠种植蔬菜也无法保证白房子农场的利润增长,他们已经向种植花卉转型,这部分收入占营业额的一半。

把俄罗斯的荒地看在眼里并且寻找商机的是中国人。山东人王军(化名)从2006年就关注这个市场。“一开始简单的想法是俄罗斯有大量的荒地没有人种,而中国又有劳动力,两项可以互补。然后我就花了半年时间研究俄罗斯的政策法规,市场产品和潜在的竞争对手,觉得如果选好蔬菜品种,这个生意可行。”王军告诉记者,白菜和花菜在中国的种植技术已经很成熟了,但是在俄罗斯这两种蔬菜需要从波兰和荷兰进口。他与人合资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中间的新城州巴节茨克市租了1200公顷地,租期30年。“那个地方只有7000人,农村人口流失非常严重,10%的农村都没有人了,有些村庄房子很多,可是住在里面的不超过10个人。俄罗斯人都不再从事农业和畜牧业,租给我们土地的俄罗斯人,鼎盛时期有6000头牛,可是现在1升牛奶的批发价才14卢布,太便宜了,他不赚钱也雇不到人,所以现在只养了60头,地也早就不种了,闲着也是闲着,就以很便宜的价格租给我们,每年每公顷才1万块钱。”王军说。租地的价格占全部投资的比重不大,除了固定资产,最大的一块支出是从中国雇佣农民。“中国工人并不便宜,每个人从办身份到出国路费要四五万块钱,再加上人民币升值的压力,比雇佣俄罗斯人价格贵,大约是2.5万元和1.5万元的区别。但是,一个中国农民的工作效率相当于两个俄罗斯人,这样算下来,雇中国农民现在还是划算的。”

目前,王军的团队已经谈下了圣彼得堡连锁超市里的白菜和花菜的供应,他的价格要比从波兰进口低很多,他也正在同浙江的一家企业谈合作,如果成功,将有大笔的资金注入,白菜和花菜还是俄罗斯蔬菜里的边缘品种,而传统的土豆、包菜、胡萝卜,国外企业还是竞争不过俄罗斯本土的农业企业。■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