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罗永浩:有时候“粉丝”让我很难为情

2011-12-26 11:01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罗永浩是这样的一个人:如果他去做脱口秀主持人,你会发现周立波原来是个冒牌货;如果他去说相声,受争议的郭德纲可能会稍有喘息;如果他去当作家,王朔会后继有人;如果他去演小品,赵本山可能会多出一个徒弟“小延边”……总之,如果他混迹于文化艺术圈,一定能凭借他的天赋让人眼前一亮。但他偏偏选择了无法出明星的英语培训这个行业。即便如此,他仍是一枝红杏出墙,至少,在他数百万的追随者眼中,他真正的职业早就被忽略了——他是一个从来不参加娱乐活动的娱乐明星。

罗永浩能言善辩,幽默风趣,但由于骨子里尚存一丝善良正直,因此他不得不为这一特质付出代价,他把更多的才华消耗在他成为网络明星之后的网络口水战中。他精力充沛地加入到每一次与其有关的争论中。从他这几年的经历中不难算出,在中国,你想做一件正确的事情,并且能坚持做正确的事情需要付出的成本和代价是多少。但从他偏执倔强、出了名的小心眼儿的性格来看自己的言行,他的一套换算公式算出的结果告诉他:值得。

罗永浩

罗永浩

三联生活周刊: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自己有“粉丝”了?

罗永浩:教书的时候吧。我2001年开始在新东方教书,上岗教书很快就发现有所谓的“粉丝”了,那时候还没在互联网上得瑟呢。是这样,每个班无论讲得多烂的老师都有“粉丝”,因为大班上课,300人,总有几个人看上你,即使你是个歪瓜裂枣。我当时头几个班讲得都不怎么样,下了课就有学生拿个笔记本上来说罗老师给签个名,我当时就脸红了,我想我又不是歌星影星的,怎么还签名呢,签什么名啊?我说不给签。我发现其他老师都给签,学生就说我装,结课了留个纪念都不给签名,太能装了。我就特别分裂,觉得签的话特傻,不签的话特装,就给折磨得不行了。后来三四期班下来以后就习惯了,觉得不好意思不给签,就给签了。签的时候还有男生起哄,比如围着几个女生签,男生就说,围着一群姑娘签名是不是感觉特高兴特得意啊。我感觉里外不是人,怎么都得让你们恶心一通。这是我最早对“粉丝”的印象吧。

三联生活周刊:那时候你对待“粉丝”的态度是抵触,还是说觉得别扭?

罗永浩:就是觉得别扭。既不喜欢也不烦,就是别扭。

三联生活周刊:什么时候觉得不别扭了?

罗永浩:后来讲多了,就跟别的尴尬一样,麻木了。后来课越讲越好,结课的时候“粉丝”就越来越多,有时候300人的班能围上100人签名,说实话挺烦的。我后来包括卖书给人签字的时候,会觉得出窍、走神,觉得我在别的地方旁观自己干这事儿。围着一堆人,你拿着笔,不停地写自己名字,这事儿细想特别像精神病,虽然这是被普遍接受的一种行为方式,一种仪式性的东西。

三联生活周刊:为什么觉得像精神病?

罗永浩:拿着笔不停地写自己的名字本身就是特荒诞的一个事儿。你干吗拿着笔不停地写自己的名字呢?你既不练字,练字也可以练别的字。他们有需求,所以你就做了,但是重复的过程中会产生很荒诞的感觉。

三联生活周刊:你并不享受这些。

罗永浩:不享受。有享受的时候必须承认,比如说,跟一些朋友在外溜达,心情也好,又比较闲,过来个人打招呼说你是罗老师吧,能跟你合个影吗?等他走了,我就可以和朋友吹吹牛——你看,到处都是“粉丝”。这样的乐趣也是有的。但是我没有那么闲的时候,比如我急急忙忙赶路,追上一个人说能合张影吗,肯定是感觉被骚扰,这时候挺烦的。我要是自己走路,也很闲,过来个要求合影的,跟朋友吹吹牛的乐趣没有了,那就没什么意思。

三联生活周刊:你怎么理解现在“粉丝”的现象,过去这个现象不是很明显,现在都是一撮一撮的“粉丝”。非网络时代和网络时代的“粉丝”有什么不一样?

罗永浩:我觉得没啥区别,非网络时代和网络时代的“粉丝”本质上都是一样的。网络时代的变化就是,在非网络时代,如果“粉丝”很傻,他的话其实是没有多少跟你交流的机会的。比如围着一圈人跟你签名、合影什么的,可能有些孩子特别傻,然后你也不跟他产生对话,也不交流,就是场面上的东西,对付过去就完事儿了,这时候很多东西暴露不出来。到了互联网上,你发一个贴也是围上来一大帮,每一个人说的都被留在网页上,这时候你就发现怎么有这么多特别怪,特别傻,特别人品糟糕,特别逻辑混乱的……各种各样的人就暴露出来了。但如果在围着一堆人合影的时候他并没有机会和你交流,所以没有问你傻问题,你回答了以后他也没有给你很糟糕的反应。这些体现不出来,它被掩藏了,但是本质上是一样的。

说这个我还想起来,很多人看到网上“粉丝”说的傻得没边儿的话,原则性、常识、基本道德底线都没有的话,老觉得互联网上冒出了很多妖魔鬼怪,实际上妖魔鬼怪一直都存在,只不过互联网给了他们一个表达的机会。过去他们也是有表达欲望的,他们的表达欲望可能表现在给电视台、电台或者杂志,给自己喜欢的专栏作家写信、发邮件,但这些东西是没有机会被发表到传统媒体上的,因为写得特别糟糕或者特别愚蠢,在处理读者来信的部门里就已经把它给过滤掉了,就显得没有这么多妖魔鬼怪。我倒是觉得互联网的发达使得妖魔鬼怪的数量变少了,大家毕竟接触的信息多了,辨别是非的能力比过去变强了。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