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 正文

“粉丝”的30种可能

2011-12-23 12:58 作者:王小峰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粉丝”一词源于英语fan的音译,一般意义上指在商业社会某一类群体对某些人物、作品的喜爱形成的心理和物质消费时产生的崇拜现象,表现为痴迷、狂热、非理性……它必须建立在一种消费前提下,这种消费包含三个层面:精神、心理、物质。当“粉丝”与崇拜对象形成这种关系后,便形成了新的文化现象。而这里面出现的无序与不同程度和层次的表现特征,又让人很难说清“粉丝”其对与错。

传统商业社会下,“粉”与被“粉”被牢牢地限定在商业规则下。但是网络时代突破了过去的商业规则,演变成相对清晰的社会关系。过去“粉丝”行为是单向的,现在是双向的,虽然这种双向仍建立在一种假想的默认熟人社会关系下,但比起过去完全的空想“粉丝”主义,它让这种互动关系变得更为复杂和不纯粹。这种“粉”的特征会间接形成商业关系,更多时候却显得暧昧不清。

从“粉丝”到“粉”,是中国最近20年发生的事情。20年前正好香港四大天王出现,他们通过商业行为撩拨起人们的狂热,巧的是,他们都不是单纯的歌手,已经不能用简单的“歌迷”来形容四大天王的消费者们。当时尚没有一个很确切的词来形容这些明星的崇拜者。直到后来,一个外来词“fan”解决了所有问题,这个词放之四海而皆准,在过度使用中它逐渐变得廉价和模糊,它既带有传统意义上的崇拜与狂热,但又逐渐还原成传统社会的人际关系,变成关注、追随、围观这样相对比较松散的特征。这种轻度的“粉丝”行为无法像过去创造一种深度甚至专业的“粉丝”文化,反而让中国式的社会关系展现出来,这种网络关注现象,与其说是新媒体时代的进步特征,倒不如说新瓶装了旧酒,只是它过于显得时髦,让人忽略了它的本质。如果说,在过去,“粉丝”至少可以推动某种形态的商业进步,在今天,网络的群体喧嚣仍处于草履虫阶段。看上去,就像一群中国人突然同时得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玩具,玩起来是那么如醉如痴。于是出现了形形色色的“粉”们。

粉丝

1.

一个叫钟子期的樵夫从伯牙的琴声中听出了“巍巍乎志在高山,洋洋乎志在流水”,于是伯牙有了知音。大概伯牙此生只有这么一个“粉丝”,愈发显得珍贵,所以钟子期死后,伯牙摔琴绝弦。这可能是有史料记载的最决绝的互“粉”故事。纯粹的“粉丝”需要付出代价,如果今天网上出现钟子期与伯牙互“粉”的故事,多数属于精神不正常。

2.

刘备“粉”诸葛亮,是因为他有大志,需要这么个人来帮助他。事实上,诸葛亮早就“粉”他了,但要扭捏一下,以显出自己的分量。所以,一旦刘备伸手,诸葛亮的“粉丝”心态便暴露无遗,直到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这种互“粉”身份的转换是一种权力的结果。

3.

宋江有107个“粉丝”。不管他走到哪儿,都能有人知道他,统统纳头便拜,足见宋江的魅力。宋江与“粉丝”之间的关系是江湖义气,为了共同利益和立场走到一起来的。李逵是典型的傻“粉丝”,只要哥哥说的都是对的。虽砍了替天行道的大旗,惹了不少祸,但宋江总能找出理由留他一命,谁不喜欢这种死心塌地为你效命的“粉丝”呢?现在的网络精英骨子里都希望能有个把“李逵粉”在他身边。

4.

“粉丝”习惯站在一个信息不对等的层面上思考对等的事情——假设他想象的一切都符合事实。实际上最终想象出来的结果无非是他把自己的内心想法安在他所“粉”的对象身上。“粉丝”的想象和精神病妄想症有些类似,区别在于:“粉丝”在一种想象的逻辑下把自己推理进去;妄想症是在发病状态下把别人幻想出来。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