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热点 > 正文

大学生地铁坠亡事件:监控录像缺失的困境

2011-12-23 11:37 作者:贾子建来源:三联生活周刊
2010年11月23日是马跃21岁生日,马跃的妈妈、同学和不相识的网友聚在鼓楼大街地铁站出口处悼念马跃

马跃坠亡后 母亲孟朝红 寻找真相

儿子马跃坠亡后,母亲孟朝红日复一日地苦苦寻找真相

地铁“暗室”

2010年8月24日零点20分接到的那通电话打乱了孟朝红的人生轨迹。身为化工行业的高级记者,她从8月17日就奔赴内蒙古鄂尔多斯的棋盘井采访,按照工作进度,再过两天就可以回京与儿子马跃团聚了。深夜惊醒的电话来自马跃的手机,通话的却是一位自称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民警连海的陌生人。他告诉孟朝红:8月23日23点47分,马跃在鼓楼大街地铁站触电身亡,尸体已经被送去了盛唐司法鉴定中心。孟朝红告诉本刊记者,她蒙了。“下午我和儿子还通过电话,他在实习,我还嘱咐他工作完成后早点回家。”

离婚后孟朝红一直没有再婚,十几年里独自带儿子成人,马跃上了大学后,这位单亲母亲的生活压力才有所减轻。在西南交通大学英语系读书的儿子9月就要上大三,他选了物流专业的第二学位,对未来也已经有了清晰的规划。“他说中国的物流业还比较弱,他英语好,毕业想再去荷兰读几年书,因为荷兰的物流行业最发达,回来一定能做出些事情。”为了实现目标,马跃拒绝了奶奶和姥姥叫他到外地过暑假的邀请,留在北京找了一家知名调查公司实习。这个大小伙子还有一个只肯讲给妈妈听的理由:“留在北京我也可以在家里多陪陪你。”从这个暑假起,马跃包了家里的后勤工作和妈妈的晚餐。“我说18点半要吃饭,回到家他就会说饭已经给你做好了。”越发懂事的儿子让孟朝红对未来充满期待:“我盼着看他娶媳妇的那天,还跟他说,你娶了媳妇一定要带着妈妈住啊。他还开玩笑说行,说给我在厕所边弄个小屋。”暑假里虽然孟朝红也时常出差采访,但懂事的儿子一个人在家已让她颇感放心。为了回校选课,马跃打算提前返校,8月23日下午的电话里,孟朝红还关心他是否已经订票。“他说如果你26日能到家,我就买28日的票走,还能陪你多待一天。”孟朝红对本刊记者说。

突如其来的噩耗让孟朝红不能接受,她以为遇到了骗子,连一起的同事都说不可能:因为北京地铁23点47分早就停运了。将信将疑的孟朝红拨打了北京的110,除了具体时间被改为22点47分外,马跃死亡的事实得到了确认。伤心的母亲连夜赶往银川机场,终于坐最早一班飞机在上午9点赶回了北京。此时鼓楼地铁站早已开始了新一天的运营,孟朝红看到的只有躺在冷柜中身上多处电击伤口的马跃。让她疑惑的是,近视眼的马跃一直戴着的眼镜不见了,而地铁公司的说法是他根本没有戴眼镜。而北京市公安局公交分局拍的现场照片孟朝红也不能理解:马跃左肩部紧贴接触轨,双腿搭于走行轨,头朝东,脚朝西。列车行进的走行轨并不带电,而有750V电压的接触轨被设置在站台正下方,轨道上敷设绝缘罩,即使站在站台边缘弯腰向下看都很难看到,马跃要怎么跌下去才能触碰到呢?这些问题没人能给她答案。

马跃的妈妈 同学 网友 在鼓楼大街地铁站出口处悼念马跃

马跃21岁生日,马跃的妈妈、同学和不相识的网友聚在鼓楼大街地铁站出口处悼念马跃

相比于2号线其他站点,鼓楼大街站的客流一直较少,乘坐末班地铁的人就更少,据运营的北京市地铁公司工作人员透露,当时等车的乘客不过20人左右。列车当时尚未进站,这都不符合他杀的逻辑。孟朝红想不出儿子会有什么理由自杀,除了详细的人生规划,几位最后见到马跃的朋友还原的,也是再正常不过的经过。15点多提前结束工作的马跃和几个同学约在鼓楼大街地铁站附近的网吧打游戏,在网吧里马跃还遇到了很久未见的小学同学小潘,“大伙有说有笑,还互留了新手机号”。在粥铺吃了一个多小时的晚饭又回到网吧打联机游戏,过了22点,这些年轻人才相继散去。鼓楼地铁内环的末班车时间是22点48分,马跃要赶的就是这趟车。警方交还的马跃的手机中保留的最后一条短信是22点44分发给女友的,充满甜蜜的对话中,马跃告诉女友,自己在等末班地铁回家,距离事发只有3分钟。

乘客稀少的末班车站台成了特殊时间下的特殊存在。“虽然有目击者称看到马跃掉下去,但都是掉下去后的情况,谁会注意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人那一瞬间发生了什么?”孟朝红的律师史小勇对本刊记者说,“而且目击者当时所处的位置、主观感受不同,描述上也有出入,有些甚至无法互相印证,也就成了无效证据。”几成“暗室”的地铁站中不会骗人的“眼睛”只有遍布的监控摄像头。鼓楼大街站内共有55台摄像机,其中31台摄像机属于闭路电视系统,安装在地铁站台、站厅、出入口等位置,具备视频录像功能。2008年奥运会前,整套监控系统已经投入使用。孟朝红第一时间想到的也是向地铁公司要求看事发时的录像,然而不断改变的推脱言辞让她心生疑惑。地铁公司最初的说法是“不能提供录像给家属”,追问之下变成“一部分录像设备坏了,提供不了”;后来又变成“8月11日到24日,监控设备全都发生了故障,没录上”。直到12月24日,“8·23”地铁鼓楼大街站死亡事故调查组出具的调查报告中才被统一为:“因机房温度、环境等原因造成主存储磁盘故障无法存储,8月23日22:39到22:49时段包括内尾摄像机在内的部分录像资料作为次保护文件被系统删除。”在人证提供信息不够充分的情况下,监控录像是唯一可靠的整个过程的物证,太过巧合的“10分钟”让原本简单的真相变成了充满想象空间的“暗室”。

 

阅读更多更全周刊内容请微信扫描二维码下载三联中读App,注册就有红包哦!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已有0人参与

网友评论

用户名: 快速登录

《立冬》现已上线即刻前往 App Store 搜索“三联生活节气”体验更多精彩。

《霜降》 《寒露》 《秋分》

微博@三联生活周刊
微信:lifeweek
扫描下载三联中读App
三联中读服务号